第1739章 欲擒故纵

与此同时,在重庆。

蒋委员长再次把孔祥熙还有宋子文请到了他的官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庸之。”蒋委员长首先问孔祥熙道,“令侃在包头可有新消息传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孔祥熙连忙回答道:“委座,令侃现在的身份可是竞拍理事会理事长,既便有什么消息也是第一时间上报给您,又怎会传讯给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蒋委员长一拍脑门,笑着说:“你瞧我,都忙糊涂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孔祥熙满脸的憨笑,不过心下却在冷笑,鬼才相信你真的是忙糊涂了,你是在借这个话题敲打我吧,让我不要父子勾结从中牟利吧?你也不想想,最近的这十年,全国这么多公路都是谁修的?你该提防的是你的这位大舅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孔祥熙又回眸掠了一眼宋子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宋子文虽然是孔祥熙小舅子,但是两人关系并不和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委员长又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令侃刚刚发回电报说,他已经说服了包头的绝大部份商家,已经把他们手中持有的股份收购到手,整个包头商界,只有复字号、蔚字六联号等少数商家没转让手中股份。” daocaorenshuwu.com

“是吗?”宋子文笑道,“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委员长点点头,又道:“不过接下来就难了,你们都来说说,徐锐有可能把他手中持有的五百万股转让给令侃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真是不好说。”孔祥熙摇摇头说,“我之前说过,令侃脑子还是灵光的,但是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办事没有经验,也未必能沉得住气,徐锐又是个狡诈如狐的家伙,所以未必就能占得上风,这事真不好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姐夫谦虚了。”宋子文呵呵一笑,又说道,“是,徐锐这家伙确实狡诈,而且胆子也是大到没边,但他终究只是一介武夫而已,金融经济层面的事情他完全搞不懂,令侃人虽然年轻,却已经有了中央信托局的半年历练,所以没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委员长欣然道:“子文,这么说你看好令侃能成事?” 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宋子文淡然道,“委员长不也很看好令侃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委员长闻言呵呵的一笑,又把话题转到了美国身上,问道:“子文,你跟美国政府的接洽进行得怎么样了?之前答应的五千万美元的无息贷款,是不是应该继续走程序了?毕竟包头茶贸公司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们就没有理由再拖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恐怕还是有些麻烦。”宋子文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又说道,“我恐怕得尽快去一趟美国了,不然再拖下去没准就拖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的。”蒋委员长忙道,“你尽快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daocaorenshuwu.com

在包头,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跟孔令侃的谈判终于进入正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事实上,既便徐锐也必须承认,孔令侃这家伙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他一下就指出了徐锐设计的那个竞拍规则的最大缺陷,这个规则的最大缺陷就是太过仓促,只给全国各地的商家一个星期的竞拍时间,根本不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成都的某个小商人想竞包头拍茶贸公司的股份,他首先得花上至少好几天时间来筹集资金,任何年代,手头留存大量资金的终究只是少数,然后来回拍发电报参与到竞拍,再把保证金解送到八路军驻成都办事处,一周时间早过了,甚至半个月的时间都未必能走完整个流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如果延长周期,时间上又耗不起,因为察哈尔独立团急等钱用。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徐锐也不是没有看到这一点,他当初的想法是,尽快将股份卖掉,不求卖高价,只求尽快将五百万股份套现,因为跟持有肥份牟利比起来,建设包头工业区明显更加重要,所以徐锐才会急着进行套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更何况,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股份就算是贱卖了,肉烂了还在锅里,得利的也是全国各地的小商家,繁荣的也是中国商业,又何乐而不为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说,从纯粹的商业角度看,徐锐设计的竞拍规则确实存在缺陷,而孔令侃提出来发行茶叶股票,确实是个更好的办法,不过再好的办法,也要看什么人用,如果到了居心不良的人的手里,办法越好就危害越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如说眼前的孔令侃孔大公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真的把包头茶贸公司的股票发行权交给了他,他绝对可以籍此机会,将数以万计的小商家的财富卷裹一空,在整个金融界造成一场浩劫!到时候无数商家跳楼、投河,他徐锐还有察哈尔独立团立刻就会成为全国人民的千夫所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徐锐并未立刻戮穿孔令侃,反而笑吟吟的道:“那应该在哪发行股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然是重庆。”孔令侃不假思索的道,“武汉行营沦陷之后,几乎全中国的富人以及企业主都逃到了重庆,毫不夸张的说,重庆一地集中了当今中国超过一半的财富,所以包头茶叶贸易公司的股票只能在重庆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