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9章 曼纳海姆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斯大林叼着烟斗,正在神情专注的批阅文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为一个独裁者,苏联的大小事务都要经由他的手来进行最后的决断,斯大林的工作量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斯大林对此也是乐此不疲,他就是个工作狂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漂亮的女秘书抱着个文件夹走进办公室,看到斯大林正在专注的工作,便拿手轻轻的敲了下房门,斯大林便头也不抬头的道:“请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秘书这才走进房间,神情欢快的说:“斯大林同志,西北前线捷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听说是西北前线捷报,斯大林便立刻停下手中的钢笔,然后抬头问道:“安娜,你刚才说什么,西北前线的捷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娜嫣然一笑,说道:“是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安娜便将手里的文件夹递过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斯大林接过文件夹,打开来,入目便是一纸电报抄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再定睛细看时,却果然是西北方面军刚刚发来的捷报,电报中甚至详细列举了这次攻势作战的一系列战果,歼灭芬兰国防军一个师一万三千余人,缴获各式枪械九千余支,各式火炮百余门,摧毁各型工事上百个。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也就罢了,因为跟苏军在第一阶段的攻势作战中所遭受的惨重损失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说真的,这么点战果真心不值得高兴,更不值得庆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真正令斯大林高兴莫名的却是,将战线从卡累利阿地峡推进了三十公里!这个也就意味着,芬兰国防军经营了近半个世纪的曼纳海姆防线,三重防线的第一重防线,已经被西北方面军突破了,而且仅仅只用了十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也就意味着,徐锐夸下的并非海口,真可成为事实!

daocaorenshuwu.com

离开莫斯科前,徐锐曾说过一月内突破曼纳海姆防线,当时斯大林还以为徐锐仅仅只是在说气话,因为统帅部有几个参谋对他表现得很不够友好,年轻人,难免年轻气盛,斯大林也能理解,但现在,斯大林却猛然意识到,徐锐似乎并没有在说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想到西北方面军真可能在一月内突破曼纳海姆防线,斯大林的目光便立刻变得无比的热切起来,老实说,一直到刚才,斯大林想要的也仅仅只是迫使芬兰求和,并且将卡累利阿地峡以及汉科半岛,割让给苏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刚才为止,斯大林压根就没有想过一口吞掉芬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并不是斯大林不想吞并芬兰,事实上斯大林做梦都想,但是苏军在苏芬战争第一阶段攻势作战中的巨大的损失吓着他了,所以他很理性的将目标给调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在接到了这封电报之后,斯大林却猛然间意识到,他的目标过于太保守了!或许整体吞并芬兰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西北方面军真在一个月内摧毁曼纳海姆防线,就能够抢在英法两国做出有效反应之前,快速的推进到赫尔辛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要这样的话,就算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吞并整个芬兰,至少也能在赫尔辛基扶植起一个亲苏联的傀儡政府,从此英法两国的势力再别想进入芬兰,那么苏联的西北边境的安全形势就将得到极大改善,波罗的海舰队也将拥有一条安全通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斯大林卸下嘴里的烟斗,说道:“安娜,立刻将莫洛托夫同志请过来,我要跟他讨论一下共产国际的工作,尤其是芬兰支部的工作开展情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的。”安娜嫣然一笑,转身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乎同一时间,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兰防务委员会主席曼纳海姆元帅,正在收拾行装,准备第二次亲临前线。

www.daocaorenshuwu.com

曼纳海姆已经七十多岁了,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不过精神还算得矍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芬兰,曼纳海姆绝对是家喻户晓,而且他还是芬兰国防军历史上、唯一获得元帅军衔的传奇人物,但是此时此刻的曼纳海姆,既没有穿军装,也没有挂勋章,只穿着一件普通开衫坐在一张老旧的沙发里,与一个普通老头没任何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曼纳海姆的沙发前,静静的卧着一只德国牧羊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寓、沙发、温暖的壁橱,牧羊犬,窗户外的夕阳,还有搁在沙发扶手上的德国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所著的战争论,共同构成了一幅家居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谧,只有墙上的时针在嘀嗒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针指向下午五点,天色逐渐黑下来,一位着戎装的芬兰军官推开门,悄悄的走到曼纳海姆的沙发前,小声说:“元帅阁下,车队准备好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正在专心致志看书的曼纳海姆这才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拿起书签放到刚刚阅读过的书页,再合上书本,刚才的芬兰军官立刻收起这本战争论,又郑重的收进皮箱,再将装了战争论的皮箱放到沙发边的行李车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行李车上早已放了几口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