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开心果

铁木辛哥露了一下面就走了,一来要回去准备下一阶段的攻势作战,二来以他的身份留在这里的话,司令部的那些高级参谋以及女兵、女军官们难免会放不开,所以索性早早的找个借口离开,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之后,伊万、阿历克谢等十几个高参纷纷过来向徐锐敬酒。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徐锐跟这些傲骄的苏军高级参谋根本就没什么共同语言,敷衍了几句,伊万等人也看出徐锐兴致不高,便纷纷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徐锐兴致不是很高,狄安娜便提议道:“徐上校,要不去阳台透透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狄安娜其实是想跟徐锐独处,看到徐锐点头,不由心花怒放,当即领着徐锐来到离大厅最近的阳台,但是让狄安娜无比失望的是,当她领着徐锐到来时,却意外发现,阳台上早就站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狼牙,是韩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徐锐和狄安娜联袂过来,韩锋赶紧立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摆了摆手,又问韩锋道:“锋子,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锋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看得出脸上的神情略微有些落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端着酒杯站到韩锋身边,悠然说:“是不是想二丫和没良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锋便轻嗯了一声,他还真是想家了,更想念二丫还有儿子没良心。 daocaorenshuwu.com

站在两人身后的狄安娜闻言噗哧一笑,问道:“韩上尉的孩子叫做没良心么?怎么会起了这么个古怪名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和韩锋便立刻回忆起大梅山根据地的第二次反扫荡作战,二丫快要生时,正是反扫荡作战最关键之时,结果孩子刚刚生下来,正商量起个什么名字,韩锋突然回来,站在院子里大吼一声没良心,他其实说的没良心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别人却以为这是韩锋给孩起的名字,所以有了这么个小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到二丫跟没良心,韩锋的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来由的,徐锐也开始莫名的思念江南还有果儿,算算时间,江南此时应该已经生产了吧?却不知道,生下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想到江南,徐锐紧接着又想到了已经为国捐躯的赛红拂还有小桃红,心下就开始一阵阵的揪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狄安娜站在徐锐的身边,只能看到他侧脸。 稻草人书屋

但既便从侧脸,狄安娜也仍旧能够看到徐锐眉宇之间流露出来的浓浓的哀伤,更能清晰感受到徐锐心下的深切伤感,这一刻,狄安娜是真的很想伸手将徐锐揽入她怀里,用她烈火般热情去抚平他心中的伤痛。

稻草人书屋

但狄安娜终究没敢造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陷入思念之中的徐锐,蓦然感到胸口一阵前所未有的绞疼,那感觉,就跟真的有人在拿手揪他的心脏似的,徐锐立刻闷哼一声,用手捂住胸口蹲下来,韩锋急扭头看,便看到徐锐额头上已经沁出豆大冷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锋吓了一大跳,赶紧跟着蹲下身来,急道:“团长,你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狄安娜也急坏了,直接就跪倒在徐锐的身边,搀着徐锐胳膊问:“徐,你没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什么,没事。”徐锐深吸了口气,刚才的这阵剧烈的绞疼来得急,去得也快,就这片刻功夫便已经消失无影了,徐锐不认为自己的身体会出什么问题,只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却从他的心头迅速的扩散,江南,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夫妻连心,刚才这阵绞疼真的来得很不寻常。 www.daocaorenshuwu.com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几乎同一时间,在延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保育院的医务室外聚集了好多人,而且这些人大多都穿着白大褂,都是护士,而且无一例外全都眉头紧锁。 www.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保育院的凌院长带着一个年轻医生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个医生满脸愧疚之色,摇头说:“凌院长,江南同志的情况很不好,我建议还是赶紧设法送西安动手术,我们延安真的没有这个条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西安?”凌院长惨然说,“只怕是没时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提议去西安的医生闻言也是神情黯然,是啊,从延安到西安好几百里,不仅路不好走而且还有土匪,既便是保守估计,也至少需要几天,但是江南同志羊水已破,如果不能在二十四小时内完成分娩,绝对会有生命的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沉吟片刻之后,医生又道:“这样的话,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院长便立刻急切地问道:“还有办法?杨医生,什么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医生一咬牙,沉声说道:“那就只能舍弃孩子,保住大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院长便立刻轻嗨了一声,拍着手说道:“这个法子要是能行,我们早就用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关键是江南同志无论如何不同意,她非要留下这孩子,她是宁可自己没命也要留下这孩子,这可怎么办才好,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daocaorenshuwu.com

杨医生便陷入长久的沉默,好半晌后又道:“凌陵长,实在不行,要不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