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4章 城池破了

二营驻地。

昨天晚上没有打反击,所以二营官兵非常难得的睡了一个囫囵觉。

www.daocaorenshuwu.com

何书崖一大清早起来,脸都顾不上洗,便匆匆来到食堂准备用餐,因为根据他总结出的经验,今天小鬼子十有八九会向奉天的城垣工事发起进攻,所以留给他们用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书崖走进食堂里时,二营的不少官兵已经在吃早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由于战斗强度非常大,官兵们体力消耗也就非常之大,所以徐锐特地下了一个命令,让各个营的食堂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准备米铁以及馒头等主食,除了主食,还要尽可能的多准备诸如猪肉白菜炖粉条这样的菜肴,而且所有官兵随到随吃,绝不限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是完全有底气这么做的,因为在光复奉天城之后,他们缴获了大量的军需物资,之后又对奉天周围几十个县的武装垦殖团进行了无条件镇压,不仅枪毙了大量的日本侨民,而且收缴了他们的所有财产,这些财产里有一大半都是粮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现在,察哈尔独立团的几个大仓库里有的是粮食,之前因为要在奉天守六个月,而且奉天城内除了五万军队,还有将近五十万百姓,如果要维持五十多万人六个月的所需,囤积的粮食就难免有些紧张,那样的话就要省着吃。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以目前的形势来讲,奉天之战绝不可能再拖六个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徐锐的估计,最多半个月,双方就会分出胜负了。

稻草人书屋

所以现在,完全不用节省粮食,尽可能让全团官兵敞开了可尽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何书崖走进食堂里时,发现里边已经有不少二营官兵在吃早餐了,看到何书崖进来,在座的官兵便纷纷起身敬礼。 www.daocaorenshuwu.com

何书崖示意官兵们不必多礼,一扭头却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六辰。 稻草人书屋

“小六?”何书崖讶然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身上的伤全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辰在五天前的一次反击中被流弹打中了肋部,好在没伤及要害,但流了不少血,被紧急送往野战医院救治,按理来说现在应该还在住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事。”六辰拍了一下伤口,漫不在乎地说道,“就是蹭破点皮,当天就没事了,要不是纯子院长再三拦着,我早出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事没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何书崖沉声道,“纯子院长的出院批条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早知道你会问,喏,在这呢。”六辰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 稻草人书屋

看见真的是小鹿原纯子的批条,何书崖才放下心,又道:“小六你回来得正好,林蔚已经带着一连离开奉天,现在我们二营正是缺军事干部的时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六辰点了一下头,压低声音问:“营长,咱们二营少了好多兄弟?” 稻草人书屋

何书崖叹息一声,说:“一连跟林蔚支援民兵去了,二连、三连又在之前六天的夜间反击中损失了不少兄弟,现在全营已经只剩下不足千人了!”停顿了下,何书崖又道,“其中还包括像你一样负伤后又归队的三百多伤员。”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去。”六辰咋舌道,“伤亡这么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不。”何书崖说道,“不过没关系,有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钓上石原莞尔这条大鳇鱼,为了东三省,不管花多大代价都是值得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六辰说:“说到这钓鱼,这次真能钓上石原莞尔这条鳇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子,你什么时候看见团长失算过?”何书崖嘿然说道,“这回,既然团长已经出了手了,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就基本上没跑了。”停顿了下,何书崖又说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这两天鬼子第七军就该发动总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何书崖话音刚落,一个哨兵便气喘吁吁的冲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营长!”离何书崖还隔着至少十米远,那哨兵便立刻高喊了起来,“有鬼子,有小鬼子正靠近城垣,还有好几门大口径的榴弹炮!”

www.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大口径榴弹炮?”何书崖顿时心下一凛,霍然起身说道,“跟我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下何书崖从竹篓里抓了两只白面馒头,一边走一边大口的咀嚼,等他带着六辰还有哨兵上到北门城垣上时,两只白在馒头已经被他啃完了,再抬头往外看,便果然看到两辆卡车拖拽着两门大口径的榴弹炮,沿着北门大街缓缓逼近。

稻草人书屋

在榴弹炮的前后及左右,还有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跟进保护,这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整整六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何书崖正看呢,北方天际忽然响起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急抬头看时,便看到十几个战斗机从云层中穿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辰立刻咋舌道:“我草,这又是大炮,又是坦克,又是飞机的,鬼子想干吗?” 稻草人书屋

“还没看出来吗?”何书崖嘴角绽起一抹冷冽之色,又接着说道,“看这架势,小鬼子是拿重炮来打城墙了,鬼子这是要总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