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2章 撤离奉天

小日本的高级将领中其实也有派系之分,譬如皇道派、建制派还有少壮派,比如原本历史上威风八面、但这个时空却被徐锐提前干掉的冈村宁次,就是皇道派的骨干,梅津美治郎则是建制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小日本内部的派系倾辄没有国军那么没底线,国军间的派系倾辄,比如说阎锡山、韩复渠以及宋哲元等人,为了自身利益,什么民族利益国家利益都敢出卖,但是小日本的派系倾辄,无论怎么激烈也不绝对不可能出卖国家利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说,国民党真是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已经烂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归正传,面对梅津美治郎的当面取笑,山下奉文一时间竟然是无言以对。

www.daocaorenshuwu.com

山下奉文能说什么呢?整整两个装甲师团对付徐锐手下的区区一个坦克营,最后竟然打成了同归于尽,仗打成这样,他也很无奈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山下奉文终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沉默片刻之后便找到了反击之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微微一笑,山下奉文反唇相讥道:“梅津君今天居然有闲心跑来我的司令部,想必是对叛军的勘乱之战已经有了重大进展,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这下轮到梅津美治郎语塞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大本营的分工,山下奉文的远东军主力回师满洲之后,只负责追剿徐锐所部,而满洲的勘乱之战则交由梅津美治郎的关东军负责,考虑到关东军此时的兵力已严重不足,日军大本营甚至还从远东军调了三个师团给关东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远东军的三个师团到位之后,梅津美治郎便立刻迫不及待的展开了对东三省境内各路叛军的清剿,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在松原县的首战便失利了,前往镇压的一个步兵联队遭到当地叛乱武装的伏击,损失惨重,甚至连联队长都被打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不到反驳的说辞,梅津美治郎只能硬邦邦的道:“山下君,你还是先好好想想,怎么剿灭徐锐吧,至于说满洲国的叛乱,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关东军有能力,也有信心在短时间之内将各地的叛乱武装镇压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下奉文目的达到,便也不为己甚,诚恳地说道:“梅津君,对于满洲国各地峰起云涌的武装叛乱,皇军绝对不能一味的镇压,否则不要说三个师团了,就是调十个师团前来恐怕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将整个满洲打成一片废墟,也绝非帝国所愿,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梅津美治郎感受到了山下奉文释放的善意,便也诚恳地问道:“山下君,你曾经在华中占领区指挥过治安作战,对于如何镇压民间的叛乱想必有所心得,却不知道,关于如何镇压满洲的叛乱,你是否有什么高见呢?”

daocaorenshuwu.com

“高见谈不上。”山下奉文摆摆手,又说道,“愚见却有一点,简单了说,就是不能一味的强行镇压,更加不能一味的搞屠杀,否则只会使得叛军的抵抗变得更激烈,石原莞尔就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激起大规模叛乱,险些置帝国于万劫不复之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梅津美治郎道:“山下君的意思是,拉拢分化各路叛乱武装,我说的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得嘎。”山下奉文点点头说道,“对于那些有可能被收买、拉拢的叛军,绝不能吝惜金钱上的损失,因为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最后赚的也一定是皇军,只有那些绝对不可能被收买或者拉拢的武装,才要给予毫不留情的打击!彻底的将之歼灭!”

daocaorenshuwu.com

“明白了。”梅津美治郎欣然点头,又说道,“山下君,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谢。”山下奉文谦虚地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帮上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老鬼子握手言和,梅津美治郎匆匆返回关东军的司令部,然后真的调整了对各路叛乱武装的政策,必须承认,山下奉文这老鬼子提供的策略,还是十分的厉害的,在关东军的分化拉拢之下,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便有大量的武装变了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到半年,徐锐好不容易才推动起来的暴动就彻底被平息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独立团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山下奉文和梅津美治郎合计怎么对付东北的各路武装时,独立团正式开始了从奉天到长白山区的这次大转移,五千多残部,带着三千多名的伤员以及大量的辎重,从奉天东门出了城,浩浩荡荡的向着抚顺县城进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王沪生对团部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确定没有留下任何文件,也没给鬼了留下任何有用的物资,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团部大楼,团部大门外,警卫员田言已经牵着马等着了,王沪生却摆了摆手,示意田言先不用急着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田言无奈,只能牵着战马等在原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沪生却一个拐进了旁边一条小巷,走进了一户百姓的家里。

稻草人书屋

看到王沪生走进门来,正坐在门内纳鞋底的老大娘赶紧起身,王沪生赶紧一摆手,示意大娘不用多礼,然后就转身走进了后院,又在大娘的帮助下下到了后院角落里的地窖,地窖里因为空气不流通的缘故,所以有些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