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1章 给你机会

地瓜被卓力格图背到地面上时,徐锐正拿着不知道什么动物制的皮革条,一圈圈的往一根荆条上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地瓜,徐锐便道:“怎么不在医院里好好休息?跑到地面上来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闷了。”地瓜的一张小脸挤成了苦瓜,五家山要塞的野战医院修建在地底工事的最深处,不仅闷,而且潮湿,地瓜早就不想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了眼徐锐手中荆条,地瓜又好奇地问道:“团长,你是做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什么,就是一件特制的武器而已。”徐锐一圈圈的往柔软却不失坚韧的百条老荆条上包裹着皮革,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武器?”地瓜闻言立刻来了兴致,满脸期待的问道,“看这样子,好像是鞭子,可又不像是鞭子,这是什么啊?干什么用的?教训大王用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大王可是我们的好战友,哪用得着鞭子。”徐锐摇摇头,旋即又语气一冷,紧接着说道,“没事赶紧回病房里躲着去,别老在外晃荡,当心鬼子攻击机突然闯进来,到时候你小子躲都来不及,就有你的苦头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徐锐手中的荆条已经完工,当下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荆条是柔软的,从空中飞速划过,便立刻弯曲成一个柔和的弧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地瓜的喉结便下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因为徐锐挥出的这一鞭没有抽到他身上,但是他仍旧可以轻易的想象出,被这根“鞭子”抽在身上会有多么疼,尤其是徐锐还别出心裁的在鞭子的表面包裹了皮革,这就使得被打者体表还不会出现伤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换言之,这根鞭子可以让受罚者成倍的品尝到痛苦滋味,却又不会遭受重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地瓜便立刻意识到,徐锐的这一根特制的鞭子,估计是给井上准备的。

稻草人书屋

“阿图,呆会你就把地瓜送回医院去。”徐锐吩咐了一句,便拿着那条鞭子离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卓力格图轻哦了一声,目送着徐锐的身影走进甬道入口,又扭头问地瓜道:“地瓜,你说团长这是要干什么去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废话,还能干吗去?”地瓜说道,“当然是收拾井上千代子那个老娘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娘们?”卓力格图眼前便立刻浮现出了井上千代子美丽的倩影,说道,“井上千代子可一点不老,漂亮着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小子懂个屁。”地瓜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接着指使卓力格图道,“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儿眼力见啊?没见太阳已经照到这边来了?你是存心想要让我晒死还是怎的?还不赶紧把我背到树荫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卓力格图不高兴的道:“不是你说的要晒太阳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说的晒太阳,不是真的想要晒太阳。”地瓜没好气的道,“而只是要上来透口气,你小子这是什么脑子啊?” 稻草人书屋

卓力格图嘀咕道:“我不把话说清楚,我哪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去。”地瓜道,“我他妈的早晚会被你气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头再说徐锐,进入主体工事之后,又顺着长长的幽幽的甬道走子很长的一段距离,然后来到了一处囚室。 daocaorenshuwu.com

也不知当初鬼子修建五家山要塞时,怎么想的,居然还修建了这样一处隐蔽的囚室,整个囚室只一个入口,而且还有铁门锁住,把门一锁,关在里边的囚犯根本就别想逃出去,既便是徐锐这样子的来自未来的特战兵王,也得捉瞎!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现在却便宜了徐锐,正好用来关押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囚室的门口,徐锐专门派谴了两个老兵站岗,看到徐锐过来,两个老兵赶紧立正,向徐锐敬礼。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回过军礼,沉声道:“把门打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中一个老兵便立刻掏出粗硕的钥匙,打开铁锁,然后将足有儿臂粗细的铁栓移开,徐锐伸手轻轻的一推,沉重的铁门便在刺耳的嘎嘎声中缓缓打了开来,门才刚打开,一股刺鼻的氨水味便立刻喷涌了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站岗的两个老兵便忙不迭的掩住鼻子。 daocaorenshuwu.com

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虽然都是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但再怎么美丽的美人,每天也是要排泄的,排泄出来的粑粑也是一样的臭,也一样会挥发出氨水味,牢里不通风,挥发出来的氨水味排不出去,就只能郁积在牢房里,几天下来味道就很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抬腿走进去,说真的,这么点儿异味,对于徐锐这个接受过最严酷的训练的特战兵王来说,真不算什么!想当年,他可是曾经在高度腐败的尸体堆中潜伏了好几天,体表的皮肤都被尸水给泡烂了! 稻草人书屋

徐锐进入牢房后一招手,两个老兵便又在徐锐身后将铁门关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走进铁门之后,里边又是一条足有三十米深、一米五宽的甬道,在甬道的两侧排列着一间间的囚室,囚室正对甬道的正面没有墙,而是用儿臂粗的铁条格出来的铁栅栏,所以甬道这侧的囚室,可以看到甬道另一侧的囚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