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3章 民夫逃亡

这满山遍野的民工正在砍树,又不能用枪打,徐锐怎么反而那么高兴呢?谁也不知道徐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daocaorenshuwu.com

五家山西麓的丛林里,杨老么和二嘎子不断用斧头砍树,这山上的黄花松又硬又沉,砍了半天才将树砍的只剩下一点点相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混入民工中的东北虎看着对面监视自己的鬼子兵,对着松树大叫一声:“倒喽!”随后用力一推。

稻草人书屋

十几米高的黄花松向着对面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纳尼?”站在对面的鬼子兵猝不及防,被倒下的松树砸了个正着,直接没了气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快走!”东北虎大吼一声,杨老么带着二嘎子与十几个伐木的民夫向着前面的丛林深处飞奔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到东北虎杨老么爷俩儿跑了,四周正在伐木的民夫中纷纷逃走。事实上,这两天,杨老么在民夫中做了很多的工作,民夫们都知道了自己即将迎来的命运,这些民夫心知左右也是个死,反以也就豁出去了,只等杨老么一发信号就进行逃亡,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五家山,有树林做掩护,再加上狼牙在短时间内扫清通往五家山要塞的道路,这些民夫完全有可能在二十分钟之内全部逃进五家山要塞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嘎!站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面在山路上站岗的十几个鬼子纷纷举枪想将民夫们赶回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砰! 稻草人书屋

枪声从背后响起,鬼子纷纷倒地,林海雪原之中,几个全身雪白的人影从雪地中站了起来,原来是山鸡带着几个狼牙早就埋伏在了这里,干掉了鬼子的看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乎与此同时,整个五家山西麓的山岭中不断发出枪声,一百多个狼牙早就分成几十个小队潜伏在山林中,只等混入民夫中的东北虎等人发出信号,他们就干掉鬼子的看守,掩护这些民夫进入五家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枪声愈加激烈起来,狼牙们纷纷干掉看守,掩护着民夫向着五家山而去,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民夫在生死之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只用了十几分钟,一万多民夫大都跑进了五家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听到山上响起枪声,鬼子着了慌,从山下追了上来,然而却遇到了狼牙的层层阻击,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损失了大量的人员之后,见民夫都已逃走,鬼子为了减小损失只好停止了追击,开始向山下后撤。 daocaorenshuwu.com

每一支军队都有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是他的第一任主官所赋予的,之后只要这支部队在,那么不管士兵与军官换了多少,这个灵魂将一直存在下去,狼牙大队从头到尾就散发着徐锐的气息,那是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傲气与骨气,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一种捭阖天下的霸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狼牙不过是一支一百多人的小部队,而山下却有山下奉文第七军的数个主力师团,如果换成一般的部队,在完成了任务后一定会进行后撤,然而骄傲的狼牙们却并没有这么做,不约而同的,各小组的狼牙对鬼子发动了反冲锋,死死的咬住了鬼子后面的部队紧追不放。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莫辛纳干狙击枪、波波莎冲锋枪交织成了一张收割生命的死亡之网,将一个又一个鬼子罩了进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枪爆头,骆驼干掉了目标之后再一次寻找下一个目标,同时将一粒黄豆放进了玻璃瓶中。 daocaorenshuwu.com

“153。”骆驼心中默默数着,狼牙的队员在很多时候都使用破坏力极大的达姆弹,但凡被达姆弹击中的鬼子都死的很惨,不可能存活下来,而在骆驼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悸动,这些被杀的小鬼子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些牲畜而已,对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同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妈的,死骆驼,总跟老子抢。”山鸡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一枪干掉了一个正在手拿着军刀指挥机枪的鬼子少尉,随后,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向着山鸡藏身之扫了过来,精准的三连发点射让山鸡根本无法动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骆驼发现了山鸡的危险处境,一枪干掉了鬼子的供弹手,随后又干掉了的鬼子的副射手,等鬼子的机枪射手子弹用尽回头找人的时候,又被骆驼一枪爆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鸡向着骆驼所在的方向伸出了大拇指,骆驼的脸上现出一抹笑意,他知道山鸡这小子特别的傲气,除了团长和队长,还是头一次看他服别人,真的是很不容易了。

稻草人书屋

狼牙的追杀直到山下,看到日军的阵地上近百挺轻重机枪与火炮不断对着丛林轰炸,再也没有机会之后,狼牙们才缓缓退了过去,然而此时的山路上,已经丢下了一千多具鬼子的尸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正在城头观山景,忽听得城门马纷纷,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大兵!”要塞内,徐锐翘着二郎腿,用跑了不知多偏的调子哼唱着《空城计》。 www.daocaorenshuwu.com

地瓜实在是忍不住了,站起来说:“团长,我知道你是把自己比做诸葛亮了,可是你唱得也太难听了,最重要的是,他能不能不要总唱那两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