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5章 竹篮打水

当萨武什金见到山下奉文的那一刻,心中对于徐锐能否守住珲春岭的顾虑反而一下子消失了,这是因为,如果徐锐守不住珲春岭,那么山下奉文根本用不着跑这么远到海参崴来见自己,山下奉文来见自己,只能说明,徐锐的抗联新一团真的很强,强到可以抵卸住山下奉文的进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萨武什金将军,根据我的情报,海参崴的工厂设备正在进入珲春岭,这严重的伤害了日本人对苏联人的感情。”山下奉文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萨武什金脸上露出了极为惊诧的表情,摊了摊手说道:“司令官先生,你说的事情我怎么一点儿听也不懂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萨武什金的表情,切列夫政委有一种感觉,不让萨武什金去做演员实在是太屈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下奉文也是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苏联人会矢口否认这件事情,山下奉文当下脸色沉了下来,口中说道:“司令官先生,我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贵国海参崴的工厂正在经克拉斯金诺源源不断的进入五家山要塞,也就是抗联新一团所控制的区域,我想,这是谁都无法抹煞的事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这样的事?司令官先生,我实在是不知情,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那一定是某些不法份子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铤而走险干的,这绝不是政府行为,我以我苏联公民的人格来担保,这事情真的不是我干的,我一定会尽快查出事情的真相,避免破坏苏日两国关系的事情发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萨武什金这么信誓旦旦,山下奉文还真是相信了几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事实上,山下奉文并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明海参崴的工厂转移到了珲春岭,日本人的情报人员只是说海参崴的一些工厂进行了拆卸经陆路运走,不过到底运到了哪里,山下奉文只是猜测是珲春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见萨武什金这样的表情,山下奉文也就不好在这个事情上揪住不放,毕竟自己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山下奉文决定谈下一个话题,山下奉文说道:“我相信您苏联公民高贵的人格,现在大日本皇军正在对珲春岭五家山要塞的抗联新一团进行封锁,出于日苏两国长久友谊的考虑,我希望苏联一方配合我军的行动,从珲春岭东对五家山要塞进行封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萨武什金不由一笑,口中说道:“您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苏联是一个爱好和平与自由的国度,我们不想介入到贵国与中国人之间的战事中去,我想,我说的话您是懂的。”萨武什金向山下奉文投去了一个和善的眼神,仿佛苏联人真的不想掺合到这场战争中来一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山下奉文心中一沉,心说这个萨武什金似乎在敷衍自己,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儿,山下奉文决定对萨武什金施加一下压力,当即说道:“萨武什金将军,如果贵国不能配合大日本帝国的行动,等同于帮助抗联新一团,这样的话,大日本帝国会重新考虑对苏的政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萨武什金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打太极了,日本人在远东有百万大军,而自己的远东方面军只有五万人,实力相差太过于巨大,山下奉文明明在告诫自己,如果不配合日本人封锁珲春岭,日本人很可能对苏联人再次动手,这样的话,以现在的情况,苏联的远东方面军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萨武什金能当上远东方面军的司令员,自然也不是吓大的,当即鼻子一哼说道:“七百年前,苏联的前身莫斯科大公国不过是蒙古金帐汗国下属的一个小公国,可是,现在却发展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苏联人民爱好和平,但也不惧怕战争,俄罗斯民族是战斗的民族,不会屈服于任何来自外界的威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下奉文一听萨武什金真的生气了,气焰反而无法再嚣张下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毕竟与苏联再次开战并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将军所能决定得了的,如果把苏联人惹急了,那么就会影响到日本既定的政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到这儿,山下奉文的态度软了下去,口中说道:“也许是我说重了,不过我希望苏联朋友配合我军的行动,不要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萨武什金见戏做足了,山下奉文的态度也软化了,也就坡下驴,口中说道:“司令官先生,出于苏日两国的传统友谊来考虑,我们苏联方面会相应的配合贵国的军事行动,不支持一切反日武装,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抗联新一团。” 稻草人书屋

山下奉文松了一口气,他最怕抗联新一团从苏联得到援助,同时,也怕抗联新一团借道苏联绕过封锁线对满洲的其它地区进行袭击,现在苏联人答应了不支持新一团的行动,他也就松了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双方谈定了大事,接下来的气氛就轻松了许多,山下奉文因为忙于军务,与萨武什金告别,离开了海参崴,回到了珲春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