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5章 超级重机枪

“前进!前进!”

秋田招呼着士兵,快爬起来向前冲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趴地上的鬼子见对面机枪哑了火,纷纷站起来,高喊着板载向前猛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碉堡中再一次响起了机枪的吼叫,将冲过来的三十多个鬼子一下子扫倒了一大半儿。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候硝烟已经散开,直到这时候,秋田才看到,掷弹筒虽然击中了新一团守军的碉堡,但却并没有给碉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刚才中国人之所以突然间停止射击,不过是引诱自己的部队冲锋以便于射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嘎!狡猾的支那猪!”秋田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一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轰!”一枚迫击炮的炮弹突然落下,在秋田的身边炸开,秋田一下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飞起来,离地足有两米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秋田又掉落在地,幸好现在地面铺着厚厚的一层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半晌,秋田才爬起身,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小队的士兵正在地上翻滚着,然后只觉耳朵一阵嗡鸣,他分明看到自己的士兵张大嘴巴正在大声的叫喊,可是自己的耳朵却什么也听不到,只知道他的士兵看上去非常焦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秋田踉踉跄跄的往前冲,并且不断高喊着,让手下的士兵冲锋,可是这些士兵根本不听他的,只有两个士兵服从命令跟着冲锋,但是很快就被打成了筛子,对面碉堡的重机枪火力实在太凶残,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冲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秋田却是奇迹般的没有被打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恍惚间,秋田看到一个士兵双膝跪地正在虔诚的祈祷,手里还捏着一枚佛像,定睛一看却是北岛司,这个家伙竟然在祈求神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嘎!北岛你这个懦夫,快冲锋!”秋田大吼一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北岛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秋田便一把抢过了北岛手中的佛像,拉着北岛大叫着:“懦夫,快去战斗!”

daocaorenshuwu.com

见手中的佛像被秋田抢走,北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发出如狼一样声嘶底里的叫声,一下将秋田扑倒在地上,去抢秋田手中的佛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给我!快还给我!”北岛疯了般的大吼着。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佛像是北岛的妈妈在北岛参军前特意从寺庙求来的平安符,就如同北岛的命一样,一见被秋田抢去,北岛的情绪完全失控彻底爆发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给我!” 稻草人书屋

“还给我!”北岛像疯了一样掐着秋田的脖子,秋田只觉自己无法再呼吸,双手在身边胡乱摸了半天,终于在腰间找到了一支南部式手枪,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枪,对准北岛的太阳穴就扣下了扳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股鲜血从北岛的太阳穴溅出,秋田用力一推,将北岛的尸体推到了一旁,嘴里不断大口大口的喘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嘎!”

daocaorenshuwu.com

半晌,秋田才喘匀了气,然后扭头向四周望去,他惊讶的发现,整个小队除了两个重伤的伤兵不断惨叫,已经没有活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秋田像傻子一样呆坐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从秋田的身边冲了过去,这些鬼子以一种很鄙夷的眼神看着秋田,但是根本没有人停下来理会秋田,在他们的眼中,秋田不过是个被战争的残酷吓得精神崩溃的胆小鬼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鬼子第三十八师团与三十九师团向五家山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攻击。 daocaorenshuwu.com

霎时间,硝烟弥漫,杀声震天,鬼子如潮水般向着五家山要塞冲杀,然后又被一次次打退,五家山要塞外,无数的尸体已经铺满了雪地,大口径重机枪的子弹,将冲过来的鬼子打得血肉横飞,很多鬼子连尸体都被打得残缺不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鬼子损失惨重,但却并没有放弃进攻,在鬼子不计伤亡的攻击之下,五家山要塞除主阵地外已经全部失守,剩余人员全都退缩到主阵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主阵地的一处碉堡中,狙击手老牛不断的打着哈欠,这二十来天,老牛除了撒尿拉屎都呆在碉堡中,由于鬼子不断的进攻,老牛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每天最多只能睡上两、三个钟头,由于长时间缺少睡眠,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牛看了身旁的石长庆一眼,又转回头来连续不断的打起哈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石长庆用望远镜不断看着外面,碉堡外面,鬼子的尸体密密麻麻铺了一层,这几天光死在这个碉堡前的鬼子,就不下千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一刻,石长庆放下了望远镜,狞声说道:“小鬼子这是要和我们拼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营长,已经打了快二十天了,兄弟们这些天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也没有吃过一顿安生饭,我怕这样下去,兄弟们的身体要撑不住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三连的连长丁文豹走了过来,皱着眉头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鬼子这是黔驴技穷了,团长在外面消灭了鬼子两个师团,占了延吉,切断了鬼子的后勤补给线,别看鬼子现在打的这么凶,只要咱们顶住鬼子这三板斧,用不了两天,鬼子一定就会撤走,到时就该轮到我们反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