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5章 缓兵之计

海参崴,徐锐刚下飞机,就看到整个机场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一看就知发生了什么大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在这时,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员萨武什金与政委切列夫来到了飞机场,看到两个老朋友,徐锐的心情不错,就说道:“切列夫、萨武什金,你们亲自迎接我,真是够朋友,回五家山的车准备好了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与萨武什金老脸一红,切列夫说:“徐锐同志,回五家山的车怕是没有了,你和狼牙也需要留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想干什么?”一旁的冷铁锋一听就火了。 稻草人书屋

切列夫就说:“冷铁锋同志,不要误会,是这样的,这几天,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所以,我们需要狼牙和徐锐同志留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铁锋还要说什么,徐锐拦住了冷铁锋,口中说道:“切列夫,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就说:“六月六月,也就是昨天,日本联合舰队偷袭了美国珍珠港,几乎全歼了美国太平洋舰队,第二次世界大战已席卷到了大洋彼岸。就在几个小时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对日本宣战,日本的盟国德国对美国宣战,为了回报德国,日本对苏联宣战,日本远东方面军正在全力备战,准备一举消灭滨海边疆区。我们刚刚接到朱可夫同志的命令,任命徐锐同志苏联远东方面军参谋主任,协助萨武什金同志抵抗日本人即将开始的进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什么?珍珠港事件爆发了?徐锐记得,在原有的历史上,珍珠港事件要到十二月份才能爆发,而在这个时空,因为自己这个小蝴蝶的影响,珍珠港事件却提前了六个月爆发,这是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总统罗斯福就会摆脱国内孤立主义的影响,介入到这场世界大战中,到那时,美国的各种物资将源源不断输送到苏联、英国、中国等反法西斯国家,德意日邪恶轴心国的失败已是可以预见的事情,只是这个时候,朱可夫让自己留在滨海边疆区,自己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就说:“让我们回国可是斯大林同志的命令,朱可夫同志没有权力让我们留下,没有权力任命我为远东方面军的参谋主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就说:“朱可夫同志已经征得了斯大林同志的同志,由你做远东方面军的参谋主任,徐锐同志,你就不要推辞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就说:“如果我不同意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我们不会同意的,苏联人用我们狼牙的时候,百般讨好,用不着的时候,就让我们背黑锅,一脚踢出老远,我们才不会留在海参崴呢。”冷铁锋说。 稻草人书屋

“徐锐同志,滨海边疆区与五家山要塞相连,互为唇齿,如果滨海边疆区不保,那日本人就可以集中力量对付你的五家山根据地,到时,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得了你。”切列夫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就说:“滨海边疆区守不守得住是你们苏联人的事,与我何干?对不起,我没功夫和你扯蛋,你不能我们安排车,我们就走路回五家山。”徐锐招呼了一下狼牙,准备离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切列夫向萨武什金使了个眼色,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天这么黑了,要走明天走也不迟,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住一夜,我明天亲自送你回五家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吧。”徐锐看了一下时间,已是深夜,确实晚了一些,当即同意了萨武什金的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萨武什金一挥手,开过来四辆卡车,狼牙纷纷上车,随后,萨武什金让徐锐和冷铁锋上了自己的小汽车,来到了海参崴军官招待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了一天的飞机,徐锐也感觉身心俱疲,刚到招待所,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睡就是一夜,第二天一早,徐锐醒来,只觉经过这一晚的休息神清气爽,用过了丰盛的早餐,刚刚准备行囊,就在这时,切列夫走了进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就说:“切列夫,你是专程来送我的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说:“徐锐同志,你怕是不能走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就说:“怎么,你还想留我?别忘了,我是中国人,只听命于延安,而不是听命于斯大林。”

www.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就说:“就在昨天晚上,斯大林同志与延安方面通了电报,延安方面同意让你留在海参崴,代理远东方面军的参谋主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缓兵之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不由苦笑,自己打了一辈子的雁,到头来却让雁啄了眼,竟然没有看穿切列夫的缓兵之计,没有想到,只一个晚上时间,苏联人竟然沟通了延安方面,将自己留在海参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满心不快,但徐锐是军人,也是一个党员,自然知道要听从命令,既然延安方面已经下了命令,自己只有听从命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吧,切列夫,这次你赢了。”徐锐无奈的放下了背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切列夫哈哈一笑,口中说道:“徐锐同志,现在情况紧急,我们马上到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去,萨武什金司令员正在那里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