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罗勒水妖

我要死了,里奥夫想道。这念头似乎转得很慢,一切都慢了下来,被那道奇特的光镀上金边。作曲家在这一瞬间把正接近他的那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他有一头淡色头发,剪成长短不一的刘海儿。周围太黑,看不出他双眸的颜色,可那双眼睛在他脸上瞪得浑圆。他的皮马甲敞开到腹部。他的头上围着块布,露出一双耳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还有那把在月光下像毒蛇般美丽的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本想逃跑,可当他抬起头看到死亡已是如此接近时,他明白自己不愿背对敌人终此一生。 www.daocaorenshuwu.com

接着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划过,伴随着另一道月光,正中那人的胸膛上方。这让对方停了手,随后痛呼着低头望去。某件金属物体撞上地面,完美的音符随即鸣响。那音符仿佛由某种奇怪的和声作为支撑,悬停空中,驻留不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吉尔墨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蠢货,”那人说着,再次举高了剑,“就为这个,我会在你们死掉前先阉了你们。”可他随即犹豫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里奥夫听到的歌声并不是他想象出来的。它确实存在,那是种令人脊骨发寒的声响,自高墙之下传来。他勉强分辨出那是人的尖啸声——或是喊声,至少他们是在用尽全力高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拿剑的那人就站在城墙边上朝墙下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接着他便试图加入合唱之中。他张大嘴巴,颈后的脊骨像铁丝般凸出。最后,就这么瘫倒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吉尔墨走向前去,也想看个究竟,可里奥夫把他拉到墙垛后面,他俯下身,用力拉着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看。”他喘息着说,“别看。我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可我知道我们不该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拿剑的人倒在地上,头正对着他们。他们只凭月光也能看到,那人的两眼化为了灰烬,就像布鲁格其余死者的眼睛一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下方仍有尖叫声传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盯着它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捂住你们的眼睛!让里弗和海尔曼去抓住它。” www.daocaorenshuwu.com

“它没把他们全杀掉。”里奥夫低语道。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没把他们全杀掉?”吉尔墨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里奥夫发现老人正在颤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更有力也更威严的声音盖过其他人的话语:“这玩意儿是从墙上扔过来的。那里还有人。找到他们。干掉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指我们,”里奥夫说,“快走。还有别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匆忙走下楼梯,回到寂静的镇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要多久才会过来?”当他们沿着粗糙的石板路狂奔时,里奥夫喘着粗气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多久。他们会从北边的城门进来。我们最好藏起来。来吧,这边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带着里奥夫绕过几个拐角,穿过钟塔下的广场,走上另一条街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它是啥,我只想知道它有几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说不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嘘!”吉尔墨说,“停下。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里奥夫照做了,透过充斥耳中的呼吸和心跳声,他能听出吉尔墨停步的原因——那是正朝他们赶来的几个人的脚步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进来。”吉尔墨说。他打开一座三层楼房的门,两人走了进去。他们沿着楼梯走到第二层,走到一间有张床和窗上覆有帘布的屋子里。吉尔墨走向窗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心,”里奥夫说,“他们也许跟它们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唔,伙计。我就瞄一眼。” daocaorenshuwu.com

小老头儿靠向窗边。里奥夫紧张地看着他,而这时背后伸来一只手,盖住了他的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嘘,”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我,阿特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吉尔墨察觉到这轻微的声响,转过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特沃领主大人!”他倒吸一口冷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好啊,风匠,”阿特沃说,“你给我们惹了些什么麻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领主大人?”里奥夫重复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知道?”吉尔墨说,“阿特沃阁下是我们的公爵,查尔斯陛下的堂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里奥夫结结巴巴道,“我根本不知道。领主大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嘘,”阿特沃打断他,“现在这不重要了。他们紧跟着你们,而且会找到你们的。罗勒水妖的鼻子可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勒水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哎。这年头,最可怕的传说都成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那盒子里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他露出紧张的笑容,“我到的时候,他们正带着它在街上走,它亮得就跟盏提灯似的。我瞧见最后一个镇民死去。我得感谢我的老保姆,是她的故事救了我的命。它的目光转到我这边的时候,我别过了脸。当然,你砸烂它笼子的时候我差点就死了,因为那时候我正盯着它呢。做得好。我想他们在把那玩意儿重新遮住前已经被干掉了一半还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瞧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特沃点点头。“我在南边的塔楼上看着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是怎么抓住这东西,又把它关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