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信任

卡佐闯进庭院的时候,安妮正蜷缩在炉火旁,缝补着一条披肩。夜晚正变得越来越冷,而她买不起一条新围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朝着一如既往洋洋自得的卡佐略展笑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要送你一件礼物。”他宣布。 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样的礼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好问我,我就告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请问,是什么样的礼物?”她不耐烦地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皱起了眉头。“这就是你最好的问法儿?我还期待有个吻之类的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喔,没了期待,我们就没有努力下去的动力啦,对么?如果我吻了你,你还剩下什么可期待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我可以想到一两样。”他挑逗地瞥了她一眼。

稻草人书屋

“对,可你不会真的期待那些吧,”她说,接着吸了口气,“没关系。除非你的礼物是条新披肩,要么是件更暖和的衣服,否则我很怀疑我会需要它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哦,不需要吗?一段海上之旅又如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安妮的缝衣针失手落下。她随即紧皱双眉,将它捡起。“别戏弄人了。”她心烦意乱地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该说这是个好笑话才对。”他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从没——”

稻草人书屋

“我在开玩笑。”卡佐说,接着又飞快地开口,“但船的事不是玩笑。都安排好了。我们四个的旅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哪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鄱堤。它离伊斯冷很近,对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常近,”安妮说,“够近了。你说真的?你不是在戏弄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凯司娜,我没有。我才跟那个船长谈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它很安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安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妮对卡佐眨眨眼。过了这么久,她已经开始不再思念家乡,努力让自己安于现状,日复一日。可现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房间。得体的衣物。噼啪作响的壁炉。温暖的浴室。真正的食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及平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站起身,不慌不忙地在卡佐唇上印下深深一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一刻,”她说,“我爱死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噢,”卡佐的声音突然显得有点不自然,“那么,再来一个如何?” daocaorenshuwu.com

她沉思半晌。“不,”她最后开口,“那一刻已经过去了。不过我还是很感激,卡佐。” daocaorenshuwu.com

“呃,你可真是薄情啊,”卡佐说,“我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你的爱,而得到的回报是如此渺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妮笑了起来,接着却为那话里的诚挚而惊讶。“你爱我,你爱奥丝姹,你爱所有穿着裙子的年轻生物。”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些是爱,而有些是真爱。”卡佐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的确。可我觉得你永远不会知道它们的区别。”她扯扯他的衣袖,“我的确感谢你的帮助,尽管我怀疑父亲会付给——”她突然停了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都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佐留意到她面容的变化。“别费神想什么报酬了,”他说,“我已经是全维特利安最好的剑士了。我只想瞧瞧在别处能否找到对手,而你的国家是个不错的起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妮点点头,可却无力去回应这句玩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论如何,你都该收拾行李了,”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想搭明早出发的那条船的话。”

daocaorenshuwu.com

“你能保证它安全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认识船长。虽不太喜欢他,可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而且可靠得让人觉得无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我们就走吧,”她说,“非走不可。” 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时,街上传来一阵呼喊声。安妮的目光越过卡佐,发现欧斯佩罗就站在门口。她看见门外有人群聚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出什么事了?”她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又发现你了。”欧斯佩罗回答。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

稻草人书屋

尼尔深吸着海边的空气,长久以来头一回感觉自己回到了家乡。陌生的语言、行人的古怪衣着,甚至连海的气息都跟斯科或是莱芮的寒冷清新截然不同,可它毕竟是大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坐下,”瓦赛托说,“你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稻草人书屋

尼尔低头望向这名女子,而她正盘腿坐在海事公会门厅前的石阶上,吃着从小贩处买来的一把油腻腻的炸沙丁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些人中间?”他朝着身旁川流不息的商人、海员、小贩以及流浪汉们抬起下巴。他的伪装仍在,“我觉得我们一点都不显眼。” 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别人在注意那些船。你朋友们的悬赏可是很丰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发现有别人在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回答,“如果你看起来就像在朝船张望,总会有人发现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想,”他叹了口气,“我厌倦了这些伪装的把戏和藏匿的手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朋友们就在藏匿,他们有理由这么做,而且似乎找到了个藏身的好地方。关于他们的行踪,街头巷尾只有些靠不住的谣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许他们已经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这么想,”她摇头,“有人声称看见过他们,而且就在不久之前。如果他们正打算搭船出海,就是我们的最好时机。其他人多半只是凭描述在寻找他们。你认识那些女孩,即使她们化了装也认得出。而我认识卡佐和查卡托。这是我们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