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刺客

玛蕊莉尽可能压低呼吸,她沿着墙壁摸索,直到发现了那块小小的金属片。她将它推向上方固定,随即有道一指宽的微光透了进来。她俯身向前,拂开面上的长发,将眼睛凑上窥视孔,观察着眼前那间屋子的动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战炉大厅内空无一人,只有几道摇曳的烛火作为照明,足以让人看清楚威廉的旧扶手椅边的那座圣芬弗的雕像,也隐约照出——但不太真切——装饰过度的墙壁上那些描绘着战争与胜利的油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屋子看起来依然无人使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叹口气,告诫自己要耐心。依伦多年前就给她看过城堡墙壁里的这些暗道,就在她成为王后的不久之后。这些走道狭窄而又老旧。依伦声称在这座王宫建造时,她们那群曾在修女院受训的刺客就巧妙地操纵了建筑师,说服他附带上这些设施,并且确保他和参与建筑的工人永远不会泄密。因此这条黑暗的走廊便成了唯有圣塞尔的修女——以及她们指定的寥寥数人——知晓的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玛蕊莉常常怀疑,在这么多世纪之后,这秘密能否保守至今。假使别的王后也像她一样知道这些通道,肯定有几个会告诉她们的丈夫、女儿或者朋友。

稻草人书屋

然而,她这一生中从未在这些隐秘的通道中见过依伦以外的人,这也让她想到,她的老朋友清楚她过去的一言一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窥视孔隐藏得极为巧妙,外表经过伪装,并且盖有玻璃,外人无法轻易察觉。那些门更是奇迹的造物,合拢时看不到半条接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自依伦死后,她开始频繁地使用暗道。它们比她自己的房间更安全,而且没了依伦,又没有值得信赖的替代者,她要是想对身边的密谋有最起码的了解,就只能自己充当探子。可今晚并非是走马观花式地搜索,试图逮到赫斯匹罗护法或是朝议会其他成员的秘会——今晚她有确实的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目的来自于一张塞进了她房门下的折叠过的短笺,上面用流畅的字体写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陛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您正身处危机之中。我也一样。我有能保住您性命和您儿子王位的情报,但作为回报,我需要您的庇护。在得到您的保证之前,我必须掩饰自己的身份。若您同意,请将一张写着“同意”的字条压在战炉大厅书桌的雕像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噢,这就是她的答复,安全地藏身在暗处,玩着这种孩子气的把戏。可五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人来拿走纸条。当然,她写了那张“同意”的字条,可她觉得自己应该知道那个报信的人是谁——或许整件事都是精心策划的诡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或许有人先于她找到借口脱身之前便已来过这里。他或许读过了字条,随后把它放回了原位。可战炉大厅位于城堡中心,尽管晚上很安静,可在白天,任何访客都会引起注意。另外,为何要留下那字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幕降临,她也该正式就寝。她得一觉睡到清晨,而睡眠与梦境对她毫无意义。

稻草人书屋

一个钟头之后,某种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皮革在石头上的摩擦轻响。她的目光穿过小孔,试图看清是谁或是什么东西弄出的这种声响,却发现房间的西侧投来一道影子。她焦躁地等着那身影走到亮处,让她的努力得到回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个女人,一头卷曲的栗色头发,穿着蓝灰色睡袍。她这位“朋友”很精明。他派了个年轻侍女来拿那张字条。也许我能认出她,她想,然后就能知道她的主人是谁。但她并没抱多少希望。伊斯冷堡中有许多仆从,而她能认出的不超过十分之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着那女人转过了身,烛光照亮了她的脸庞,而玛蕊莉惊愕地眨着眼睛。的确,她认识这女孩,而她也不是女佣或是侍女。不,这张年轻的脸属于艾丽思·贝利,她已故丈夫最年轻的情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艾丽思·贝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怨恨、嫉妒与自责让玛蕊莉怒火中烧,可她努力让它平息下去,只因这并非恰当的时机。艾丽思·贝利的脑子和韭葱没多大区别。她是维吉尼亚的贝利领主的小女儿,她父亲管理着王国中最贫困的一块领地。两年前她的家族来访时,威廉就爱上了她蓝宝石般的眸子和窈窕的曲线。自从威廉死后,她就不再抛头露面,尽管玛蕊莉曾多次想过将艾丽思逐出原本的住所,可事实上她有远比满足这种可鄙且微不足道的怨恨更重要的事要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此刻。现在艾丽思·贝利再次引起了她的注意。甚至依伦也认为这女孩又蠢又轻率,一心只想留住国王的宠爱,不会有什么政治动机。一直以来,只有葛兰才有威胁。贝利甚至没有子女,而且显然也从没想过怀上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表示她的第一种猜测是对的,贝利是别人派来取字条的。可会是谁呢?除了威廉之外,她从未表现出和宫廷里任何人有关系。但近来有足够时间改变这种状况,而眼下的情况正是如此,每个人都在使尽解数争权夺利,显然,有人发现这女孩可以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