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学生家长

当天晚上,刘昆仑还是回邵老家住,春韭心事重重,锁门回家,俩孩子早早就做完了作业,就等妈妈回家讲远房表哥的来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俩孩子好奇的面孔,春韭搜肠刮肚,只能说那是你们大姑家的二表哥,甘孜草原呆腻了,现在想进城打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可不像是草原上的人。”甘孜撇撇嘴说,“高原上的人不会长得那么白,比我都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塔格说:“他啥时候再来咱家玩,他住哪儿,找到工作了么。”

稻草人书屋

春韭说:“等下回见他再问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夜,春韭激动的没合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老家中,爷俩把酒言欢,邵老喝了两杯摇头晃脑道:“到底该怎么称呼你呢,你的实际年龄,也就是十八岁,喊我一声爷爷不委屈,可是你身躯里有南兄的一部分,南兄比我大十六岁,我该称呼他一声大哥,你还有刘昆仑的灵魂在里头,那是南兄的儿子辈,该喊我一声叔,你说到底怎么论交呢咱爷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昆仑说:“道理呢,我都明白,这具身躯本来也不是给我预备的,那是给南裴晨定制的,但是用的是我的DNA样本,南兄魂魄不全,这身衣服我先穿几天,合适的机会我会还给他,所以您老别犯难,咱们各亲各叫,在外面面前,我喊你一声爷爷,私下里我喊你邵老,你喊我昆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邵老嘀咕道:“你也不是南兄的儿子,你就是南兄本人的复制品,只是有了独立的灵魂,你就是刘昆仑,我的弟子之一,你喊我老师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刘昆仑说:“我不是关门弟子么,后来您老又收徒了?我说您老要有点节操啊,不能啥人都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文渊笑道:“后来又收了俩,每一个都以为是关门弟子,你走后没多久,我收了一个学生,那也是故人所托,叫刘汉东,小伙子不错,可惜啊,他遇到的波折虽然没你那么大,也够他喝一壶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昆仑说:“后一个呢?” 稻草人书屋

“最后一个那是我本人的故人,他的前世叫史家骏,是江大一个比我资历还老的教授,转世投胎到一个殷食人家,姓丁,我给他改了名叫丁家骏,入我门下做关门弟子,去年博士毕业,现在北京发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昆仑说:“干脆您老再收我一回得了,上次您安排我读的书,我还没看完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老说:“读书见效太慢,我给你找个差事先干着,慢慢规划后面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俩喝了一瓶酒,当然都是刘昆仑喝的,他也不管这具躯体能不能承受酒精,喝了再说,实际上喝完浑身烧灼,难受的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老家书房里有张躺椅,但刘昆仑不睡,他站了十八年每天浑浑噩噩的,站着坐着都不舒坦,必须走动,他晚上一个人出去,在城市里游逛到天明,十八年过去了,近江变化很大,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高楼更多,城市边缘从四环延伸到五环,到处是新建的小区,但亮灯率不高,路边停满了汽车,很多没见过的牌子貌似是电动的无人驾驶车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黎明时分,刘昆仑回到家里,邵老醒得早,穿着睡衣预备了早餐,吃完后带着刘昆仑出去锻炼遛弯,结束后找了一家银行,在自助系统前扫描身份证,办了一个虚拟银行卡,然后注册了一个虚拟手机号,再去买了一台华为6G折叠屏幕手机,没有这些,在大城市寸步难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昆仑有了崭新的身份,什么都是无纸化的,电子虚拟的,办任何事的流程都比以前简单多了,甚至不需要亲临前往,6G的速度比上一代5G高十倍,大流量信息交换无缝连接,毫无障碍,使得无人驾驶和VR眼镜,三D虚拟办公成为现实,这些新科技,并不需要慢慢接受,一天时间就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老,赞助点钱花花。”刘昆仑说,“我得买辆车,理理发,去洗个澡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文渊当即给他电子转账,转过去一千块,现在支付不需要扫码,只需要刷脸,得亏真正的欧珠没用过这些,不然刘昆仑这个黑户就活不下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千块,不够吧。”刘昆仑对物价还是很敏感的,春韭面馆里一碗米线就要二十元,新买的手机也要两千元,这一千元怕是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省着点花,够用。”邵老的行政级别很高,比得上副省长,退休工资相应也不少,但老人家艰苦惯了,舍不得乱花,给孙子辈零花钱也小气得很。 daocaorenshuwu.com

“得嘞,谢谢爷爷了,您回去吧,我自己出去溜溜。”刘昆仑辞别了邵老,溜溜达达走了一段,又刷脸坐了公交车来到老火车站,时隔十年,老火车站依然存在,老线路也在运营,但长途汽车站彻底搬迁了,金天鹅大酒店耸立,外立面看起来有些陈旧,一晃二十年了吧,这儿也不再是近江酒店业的标杆翘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让刘昆仑震惊的是,金桥大市场居然还在,而且客流量还不少,卖啥的都有,大到电动车,小到服装五金小商品,饮食摊点比比皆是,卫生状况不比当年,最大的变化就是没有小偷扒手,反正刘昆仑逛了一圈也没见到有形迹可疑的三只手,倒是发觉不少女生在偷窥他,还悄悄拿着手机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