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第2/3页)

周逍把方已拎到一边:“会不会下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方已说:“我会飞行器和五子棋。” 稻草人书屋

那就是不会象棋,周逍说:“其实你不懂装懂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周逍会各种棋类游戏,他当场露两手,帮助老伯转败为胜,老伯对家吹胡子瞪眼:“观棋不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笑说:“请教二位一个问题,问完我只观棋。二位认不认识一位郑岷山大爷,今年差不多七十多岁,听说就住这附近,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小女儿刚生一对双胞胎。” 稻草人书屋

老伯有印象:“哦,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之前是有老头推着一对双胞胎来过公园,姓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伯对家问旁边的人:“你们谁听说这个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十几个老年人你一言我一语,最后指路附近的一个小区,方已卖力夸周逍:“人不可貌相,你长这样居然还有居委会大妈的潜质!” www.daocaorenshuwu.com

周逍冷冰冰:“过奖。”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找到小区,再次向多人询问,最后终于确定目标,时间已过下午两点,方已忍受肚饿,摁下门铃,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已经上了年纪,方已说明来意,再报出马阿姨的姓名,屋主这才给她开门。 www.daocaorenshuwu.com

郑大爷年近七十,精神矍铄,一对双胞胎孙女在屋里嚎啕大哭,他的老伴在给她们换尿布,郑大爷稀奇:“你们这是怎么找来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已说:“我们陪公园里的大爷下了一副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大爷笑说:“我今天本来也要去公园逛,我老伴非不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寒暄片刻,方已终于问起五年前的租客,时间虽然过去很久,但郑大爷印象深刻:“我记得,当初来租房的是一对夫妻,见过两次后他们就租下了房,给钱的时候很爽快,没有还价。后来过了没多久,顶多一个月,那里就出了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问:“我看过当年的新闻,说是可能因为夫妻吵架,晚上他们开了煤气,煤气爆炸导致的?”

稻草人书屋

“没错,他们吵架的时候,边上的邻居都能听见,那房子旧,隔音效果不好,而且楼道里堆满杂物,不像现在这么干干净净,所以那天晚上一爆炸,整栋楼都烧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大爷的老伴抽空过来说话:“哎哟,幸好我们那个时候已经不住那里,听说那晚的火烧了整整一夜,死了很多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男的,也在那晚烧死了。”郑大爷突然说。

稻草人书屋

方已搜索过新闻,对此事有印象,她问郑大爷:“爷爷,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女人的长相?他们叫什么名字?” 稻草人书屋

郑大爷回忆:“我总共才见过他们两次,真没太大印象,女的看起来三十出头,听说已经四十好几了,男的四十多岁,女人姓沈,男人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郑大爷的老伴从卧室里出来,手上拿着一张破旧泛黄的纸,说:“我当时就怕以防万一,所以这张身份证复印件一直收在家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惊喜:“身份证复印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大爷老伴说:“对,当时租房子的时候,他们给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

稻草人书屋

周逍一直由方已说话,此刻听出一些端倪,突然开口:“郑奶奶,为什么说以防万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郑奶奶煞有其事地压低声音:“这个事情,我和老郑一直没传出去,当时不是出了事吗,警察来调查,那个男人被烧死了,那个女人后来不见了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猜他们当时吵得太厉害,可能那个女人跑了,所以出事那会儿人不在家,要不然死者家属怎么会不来?可是后来警察一查,发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郑奶奶指指方已拿在手中的身份证复印件,复印件上的姓名是“方大海”,照片有些模糊,但能看清大概的模样,与方已六岁记忆中,父亲方志钊的那张脸重合。

稻草人书屋

郑奶奶说:“——发现身份证是假的,根本没有方大海这个人,但他也不是通缉犯,警察说可能这人打算以后骗租,我怎么想都不放心,所以这复印件我一直收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六岁以前的孩子,会保存哪些记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记得自己家住五楼,她不肯爬楼梯,非要父亲抱,又哭又闹僵持很久,父亲才妥协,无可奈何抱她上楼,母亲还在后头怪父亲把她宠坏,那时她可能三四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还记得自己尿床,那时她认为自己是小大人,嫌丢脸没有告诉父母,尿床后穿着湿漉漉的小内裤,躺在干燥的床边,被子也不盖,一觉醒来,床单干了,小内裤也干了,她引以为豪许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影院里黑压压,虽是周六,可下午的时段并没有太多影迷,动画片的剧情也不够吸引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周逍一直看方已发呆,拿出一颗爆米花递到她嘴边,方已无动于衷,周逍问:“灵魂出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突然说:“我不太记得小时候的事情,记得没几件,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六岁那年,爸妈离婚,爸爸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