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董浩翔也算身经百战,转眼镇定下来,对面前的陌生男子说:“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刚刚吵架,她现在在跟我闹别扭,没有什么事,我会哄她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方已见董浩翔睁眼说瞎话,忍不住喊:“你这个不要脸的,一把年纪可以跟我爸称兄道弟,你要是说我是你世侄女可信度还高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董浩翔脸色难看,佟立冬偏一下头,抑制住嘴角笑意,说:“哦,既然你们是情侣,那没我什么事,大晚上的好好哄你女朋友,一个小姑娘爬这么高太危险,还走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方已猛得并拢双腿,朝佟立冬喊:“佟警官,帮我抓住他,我要报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已经下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警察,要伸张正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警察也不能二十四小时工作!” www.daocaorenshuwu.com

方已气道:“佟立冬,你搞什么把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董浩翔没料到方已和这个陌生男子认识,更没想到这个陌生男子是警察。方已有佟立冬壮胆,立刻扶着枝干爬下来,想到佟立冬说她走光,她时不时地扭一下臀扯一下裙,边爬边说:“这个人叫董浩翔,刚才非礼我,我要报警,佟立冬,他要是被你放走,我会去警局投诉你玩忽职守!”说完,方已轻巧落地,扯着裙摆转过身,狠狠瞪向董浩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佟立冬漫不经心问:“确定不和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已说:“和解?和什么解,报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在家中听到电话那头的方已和旁人起争执,来不及询问,方已那头已出事,他派属下出去找人,又打佟立冬电话想让他去警局追踪方已的手机定位,可是电话迟迟无人接听,没过多久,他反倒接到佟立冬打来的电话,来不及听完,他立刻驾车出发,片刻赶到警局,刚走进就听方已气急败坏说:“董浩翔,我说你不要脸真没说错!”

www.daocaorenshuwu.com

董浩翔先前不逃跑也不辩解,现在镇定自若:“我相信她对我有所图,几位警官要是不信,可以去集团里问问,今天这位方小姐下班时,特意等着我,还坐上我的车,欧海集团人事部总监可以作证,我们还在集团附近的酒店吃过饭,那里的服务员也可以作证。我们两个都是成年人,她有意示好,我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饭后我想带她去我家继续,可能在车上的时候条件没有谈拢,她反悔了,还爬上树要挟我,我担心她会发生意外,所以一直在劝她,还有这位佟警官——”董浩翔看一眼佟立冬,继续说,“我想女孩总会注重自己的名节,所以这位佟警官过来的时候,我跟他说我和方小姐是男女朋友关系,如果实话实说,我担心方小姐日后会没脸做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对警察说:“我去人事部是为了找我的朋友,可是谁知道她已经下班,所以巧遇董浩翔,坐电梯的时候我只顾说话,所以才忘记按楼层,后来董浩翔说要请我吃饭,我初入职场,又敬重他年纪一大把是个长辈,所以才勉勉强强答应他,吃完饭我让他送我去地铁站,谁知道他竟然要带我去别墅!当时我在跟那个人打电话,他可以作证!”方已伸手一指,边上几人这才注意到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方已喊:“周逍,过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周逍看也不看方已,径自朝警察走过去,“我可以作证,她当时在跟我打电话,说会坐地铁回来,可她马上发现不对劲,那时电话还没挂断,相信你们可以查到通话记录。”

daocaorenshuwu.com

董浩翔争辩:“这位先生想必就是方小姐的男朋友,你们关系亲密,怎样说都可以,总之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各位警官,你们大可以去欧海集团调查,这位方小姐近日一直在找机会接近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董浩翔做十几年培训,口才了得,非常人能说得过,方已有口难辩,反倒越描越黑,董浩翔还意有所指:“这种天气,穿这样的短裙,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现在的小姑娘。” 稻草人书屋

方已卷起衬衫袖子,警察挡在两人中间说:“你们还是私下和解一下吧。”他给方已留面子,“方小姐,你也没有受到实质伤害,不如你们私下和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卷完袖子,推开警察,衬衫后领一紧,她被人拎着倒退,方已喊:“你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阴森森说:“别给我丢人现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的跑车速度惊人,他戴着蓝牙耳机打电话,佟立冬在那头说:“我知道报警的结果就是这样,方已不愿意和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逍说:“我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佟立冬笑道:“慢慢开车,别出车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已扒住车门和安全带,大气都不敢出,车速太快,她后悔坐上周逍的车,很快就到家,方已双腿软软,直奔二楼,周逍却又一次拎起她的后领,把她拖进了自己家,方已挣扎:“你放开我,你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冷声道:“接近那个男人好几天?和他一起吃饭?还上别墅?方已,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是这种口味,裙子穿得是不是很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