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先前拍卖,欧维妙大手笔拍下周逍捐出的玉雕,周围人均诧异,欧海平还以为她对玉雕感兴趣,欧维妙解释她与周逍认识,还提到周逍的女友是蒋予非从前的师妹,蒋国民自然而然问她一句,谁知那人竟然是方已。 www.daocaorenshuwu.com

蒋国民说:“那位方小姐是予非的朋友,听说她就在我们集团工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的,她今年刚毕业,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已经三十岁,确实该谈个女朋友稳定下来,怎么样,有没有见家长的打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回答公式化:“顺其自然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国民笑了笑:“介不介意我打听一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佯装诧异,笑答:“我和她算不打不相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将方已租住楼上,用老鼠夹夹他的事情绘声绘色说了一遍,蒋国民听得大笑,又若有所思:“住在你楼上?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公司就在宝兴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逍说:“对,蒋先生还记得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记得,当然记得,那栋楼已经没人住,没想到那个小姑娘胆子挺大。”说到这里,蒋国民话锋一转,“最近有一支好股,你帮我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同蒋国民一路聊过去,回到自己座位时,晚宴还没结束,他喝了一杯酒,偏头看一眼蒋国民的位置,见他在同旁人高谈阔论,周逍收回视线,专注地盯着自己的酒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想事,突然有人叫他:“周逍?”

稻草人书屋

周逍转头,扬了扬眉笑说:“欧小姐。”

www.daocaorenshuwu.com

欧维妙已经注意周逍很久,甫一入场到现在,她的目光不由自主追随着周逍,周逍不是闪光灯的焦点,可是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场在吸引着旁人,他不会知他看人时眼神多半犀利,笑时有丝线在若有若无勾着旁人,年纪轻轻白手起家,行事不羁,处事潇洒,这种男人她未曾见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维妙笑说:“我刚才投到玉雕,对玉器这方面我并不是太在行,不知道能不能讨教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周逍邀请她:“欧小姐请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欧维妙问了问玉雕的材质和制作工艺,问完后转移话题:“方已最近好吗?”“她很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听说她最近在办离职?”

www.daocaorenshuwu.com

周逍说:“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维妙欲言又止:“她……为什么辞职?”不待周逍回答,她低下头,说,“我跟予非已经很久没有联络,年初一那天我们本来约好吃饭,可是我一直等他等到半夜,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他和方已在一起。我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方已争吵,爸爸和蒋叔叔问我原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其实方已辞职也好,我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但我真的不希望我的朋友,和我男朋友单独见面。”说完,她看向周逍,等他表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逍扬起嘴角:“女人太优秀,总会招蜂引蝶,引人嫉妒和争风吃醋,破坏社会和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追她时也到处碰壁和人争破头,这方面她确实有错,我回去会管教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欧维妙诧异地看着周逍,脸色在他的无视之下一点一点泛红,周逍径自喝酒,恨不得再多说两句“你有自知自明也算好事,无论样貌性格你都差方已几等,没关系,将勤补拙,有时间你可以多走几趟韩国,韩国要是无法拯救你,建议你去泰国,做女人对你来说已经没意思”,想想话太长,周逍决定节约口水,给她留一分脸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头沈丽英远远注意着这边,见到欧维妙面无表情离开座位,她才收回视线,不知想到什么,她不由自主地笑了笑,随即款款走到欧海平身边。欧海平正坐在会场一侧隔断后的沙发上小憩,他拉住沈丽英的手,沈丽英轻声说:“血压药有没有吃?一定没吃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海平笑道:“吃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沈丽英说:“你最近胆固醇偏高,刚才我见到你吃了许多油腻的荤菜,妙妙答应我会看着你,我看她一定没照做。你前几天还说自己的胃不舒服,明天我叫王医生过来一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欧海平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别总是操心我的事,这次的慈善晚会筹备了好几个月,你辛苦了,回头给自己放个假,对了——”欧海平绕过隔断,瞟向欧维妙的方向,视线又跃过她,停在另一张餐桌上的周逍身上,说,“你跟妙妙能聊,她妈妈那性格差,她反倒跟你更投缘,你说,妙妙最近跟予非有点反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沈丽英顺着欧海平的视线望过去,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年轻人的事情让年轻人自己解决,你不要多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哪里想管这些,妙妙这孩子,看着傻乎乎,其实是个小人精,她不会让自己受委屈,更不会让自己吃亏,我不担心她,我担心予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丽英不动声色:“哦?为什么担心予非,年轻人分分合合很正常,要是他们觉得彼此不合适,我们也不能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