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伊甸园 第二节

尼柯尔又做梦了。早上醒来后她努力回忆梦中的情景,然而都是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她揉揉眼睛看看钟,还不到四点。她奇怪地想:“这个星期差不多每天都是这个时间做梦,这是什么意思呢?”她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会儿,尼柯尔穿着运动服站在厨房里喝了杯水,一个林肯机器人朝她走来。 稻草人书屋

“您要喝点咖啡吗,沃克菲尔太太?”机器人边问边接过她的空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了,林肯。”她回答,“我现在要出去。如果家里的人醒来,告诉他们我六点前回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尼柯尔经过过道右边的书房,看到书桌上放着理查德自己设计、组装的新电脑,电脑周围堆满了纸张。理查德以这个电脑为荣,虽然还不能完全替代他最喜欢的电子玩具和国际太空总署的标准便携式电脑。

daocaorenshuwu.com

尼柯尔发现理查德在纸上写了些什么,但读不懂他的电脑语言。“最近他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在这儿搞研究。”尼柯尔想,心里感到一丝内疚,“他如此努力,即使知道这一切都无济于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始时理查德拒绝参与对控制新伊甸园天气的程序进行解码研究的工作。尼柯尔对他们当时的谈话还记忆犹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赞成推行民主,如果你我忽略了民主的法则,那便会给其他人带来不良影响……”尼柯尔争辩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并非法律!”理查德打断她的话,“这只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已。你我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你和贤治都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求你了,理查德。你可以向任何人解释你反对的理由,但我们为此已经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一场运动因此而掀起了。人人都知道我们和渡边家最亲近,如果你也置之不顾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理查德的书桌有个抽屉是开着的,尼柯尔吃惊地看到里面放着理查德最爱玩的机器人。“亨利王子,福斯塔夫,还有,TB,理查德已经很久没玩过他的机器人了。” daocaorenshuwu.com

尼柯尔回想起从长眠中醒来后的那些漫长无聊的岁月。当他们期待着与其他居住者的会晤时,理查德的机器人是他们的快乐之源。尼柯尔仿佛听到孩子们无邪的笑声,理查德的笑脸又浮现在她眼前。“那些日子多么单纯啊!”尼柯尔自言自语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关上书房的门,继续朝大厅走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尼柯尔在路灯的照耀下走在人行道上。她在自行车场停下,犹豫不决地看着她的自行车。她突然转过身,朝后院走去,快速穿过房屋后的草地,走上了通向奥林匹克山脉的小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尼柯尔步履轻盈,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都没有留意她身边的一切。她陷入了沉思,想了很多很多,从新伊甸园面临的问题到自己奇怪的梦,又想到自己的孩子。她对自己的孩子忧心忡忡,尤其是凯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到了一个岔路口时,一块精致的小路牌上写着“缆车站,左行80米”,那儿可乘缆车直达奥林匹克山顶。 www.daocaorenshuwu.com

尼柯尔一出现在岔路口,就有一个加西亚机器人从缆车方向向她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打搅我,我想走走。”尼柯尔叫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景色随着盘山公路的延伸而越来越壮观。走到离家3千米、海拔500米的一个景点处她停下,望着脚下的新伊甸园。这是个空气干燥的晴朗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没有雨。”尼柯尔想,她脚下是博韦村庄。借着新家具厂射出的灯光尼柯尔依稀可辨大部分她熟悉的建筑。山的另一边是北方的圣迈克尔村。闪烁的灯光从中央区远方射来,尼柯尔知道那是中村俊夫的威加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威加斯,尼柯尔的情绪立即不好起来。那个邪恶的地方通宵开放,消耗着宝贵的能源,进行着肮脏的交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眼前的一切使尼柯尔自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凯蒂,她感到心痛无比。“自己的女儿居然是这种德行。”她不知道生活在那边的女儿是否还过着那种消沉糜烂的生活。“枉费生命。”尼柯尔摇摇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现在理查德和尼柯尔只争论两件事——凯蒂和新伊甸园的政治。理查德认为,除了尼柯尔和贤治,其他所有的政客都毫无原则。他对参议院的一切行动,包括尼柯尔的法院都感到索然无味。除此以外,他还拒绝参与与任何话题有关的讨论。 daocaorenshuwu.com

凯蒂是他们争论的另一个焦点。理查德认为尼柯尔对凯蒂过于苛求。“连他也责怪我。”尼柯尔盯着远处的灯光想,“他反对我参与政治,因为那样一来,在孩子们最重要的生长阶段我只充当了半个母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凯蒂几乎没回家了。家中还给她留着一个房间,但大部分时间她都在理藤修建在威加斯的一座豪华寓所里度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天晚上尼柯尔问女儿“你怎样支付房租”,母女俩开始了一场不愉快的交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想会怎样呢,妈妈?”凯蒂毫不示弱地回答,“我工作!我的时间很多,大学里我只修三门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