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说你打不通电话这几个字用得相当意味深长。连张佳佳这个外行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阿宝好似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兀自张大眼睛问道:“师弟?那你看到我师叔了吗?”
  “没有。”谭沐恩绷着脸道,“当时只有他一个人。”
  阿宝道:“那后来呢,你有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谭沐恩道:“我追上去,但他不见了。我在周围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他。回来的时候,看到张小姐一个人躺在咖啡店外面,我就叫醒了她。”
  连静峰问道:“你出去了多久?”
  谭沐恩想了想道:“不到半个小时。”
  阿宝回想自己的经历,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也是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半个小时之内,先是张佳佳被人掳走,檀木头看到师弟,然后他打电话给师父和连静峰,打到一半,印玄祖师爷出现,把他引到地下停车库。随即印玄祖师消失,他在地下停车库看到一间奇怪的房间,遇到一个可以看到四喜的保安,回头又发现那间奇怪房间里的三个罐头不见了,可能是被那个奇怪保安取走的,最后又出现一个保安……他用一张定身符定住他之后,跑回拍摄现场,与此同时,檀木头回来,发现张佳佳又回到了咖啡店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起来好像是两条完全不相干的线索,可为什么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关联呢?
  “你想到了什么?”谭沐恩盯着他。
  “我在想,”阿宝转头看向张佳佳,“你被掳走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谭沐恩虽然知道阿宝是故意引开话题,但他问的问题的确是他想知道的,只能不满地瞥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张佳佳。
  张佳佳的情绪似乎稳定了很多,从座位旁边抽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才道:“我很快陷入了黑暗,然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小的床上,我的脚碰到床尾的铁栏,旁边是一堵墙,没有窗,但是房间里有风在吹……”
  阿宝的心跳猛然加速。这个描述……
  “旁边应该有一到两个人,我不能太确定,虽然我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但是我确定我当时看到床尾有一道影子,但是位置却不像是说话的那个人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静峰柔声道:“你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但他们可能不是同一个。”
  “我当时很紧张,有可能是我判断失误。”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每个人在这样的险境里,还能像你这样观察周围观察得这样仔细。”
  大概连静峰的称赞稍稍安抚张佳佳紧张的心情,她终于露出上车后的第一个微笑,“谢谢。”
  谭沐恩道:“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我听到了一长串的咒语,一张符纸贴在我的额头上,过了会儿,空中好似喷了什么,紧接着我就觉得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浮起来了。不是生病时晕眩的感觉,而是确确实实地浮起来,我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越过额头上那张符纸,一点点地靠近天花板,就在这个时,我听到像是门的吱嘎响声,紧接着又砰的一声,像是关上了,随即我就陷入了黑暗,朦胧中似乎有人抱过我,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趴在咖啡店外面的桌子上,看到了你。”她看着谭沐恩,眼里带着感激。 daocaorenshuwu.com
  谭沐恩尴尬道:“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连静峰见阿宝呆若木鸡地坐在旁边,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可能知道张佳佳当时被关在哪里,”阿宝晃了晃脑袋,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在屋外犹豫的时候,张佳佳竟然就在屋子里!
  谭沐恩眯起眼睛道:“什么意思?”
  阿宝深吸一口气道:“你们都说完了你们的经历,该轮到我说我的经历了。”
  他的经历显然比谭沐恩要精彩得多。从印玄祖师出现,到地下停车场诡异的房间与保安,到最后从密道逃生,全程都没有人打断他。
  谭沐恩和连静峰似乎也被他短暂而丰富的经历唬住了。
  张佳佳似乎吃了一惊,“那个时候,你在门外?”
  阿宝苦笑道:“虽然有可能是巧合,但我觉得几率太小了。”
  谭沐恩道:“也就是说,这一切可能是印玄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直觉地想摇头。如果印玄祖师真的像师父说的那么神奇,那张佳佳绝对不可能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说不定他们这一车现在只剩下当时不在场的司机是安全的。
  连静峰的看法与他一致,“如果印玄祖师是凶手,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带阿宝去地下停车库?”
  谭沐恩道:“也许他想一网打尽?”他说完,也觉得自己这个理论太站不住脚。
  阿宝以一脸你太抬举我的目光望着他。
  连静峰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张佳佳道:“有一个问题,如果您不方便回答的话,可以当做没听到。”
  张佳佳道:“请问。”
  “您为什么拒绝了经纪公司请来的保镖,而另外叫了一辆车?”连静峰问道。
  张佳佳低头犹豫了下,才道:“这是我个人的感觉,也许是我太多心了。我觉得那群保镖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和后来我在房子里听到的念咒声有点相像。只是有一点,毕竟我和保镖的对话不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谭沐恩来了劲,“你还记得是哪一个吗?”
  张佳佳道:“不记得。我下车的时候他在我右边说过一句‘请下车’,但是刚刚我拒绝保镖车的时候,却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所以,并不能肯定。”
  谭沐恩叹了口气,有人相似,物有雷同,似乎光靠声音判定对方身份有点武断了,何况当事人也不敢确定。
  连静峰却道:“不管怎样,都是一条线索。可否请您找经纪公司要一份保镖的名单。”
  张佳佳点头道:“好。”
  连静峰道:“还有今天剧组所有人的名单。”
  张佳佳道:“也没问题。”
  连静峰道:“阿宝说的那个地下停车库绝对有问题,我想回去看看。”
  阿宝吃惊道:“你一个人?”
  连静峰微笑道:“你陪我一起去。”
  阿宝迟疑地看着谭沐恩和张佳佳,“这样……不大好吧?”大哥,你眼前这个黄符派掌门不久前刚刚把人弄丢过啊,虽然后来又找回来了,但那也只能说明他拾金不昧啊,那是运气好,不是能力强。就这样把张佳佳丢给他会不会太草率了? daocaorenshuwu.com
  这些话他嘴巴虽然没有说出来,但眼神也出卖得差不多了。
  谭沐恩气得连连冷笑,“还是我和阿宝一起去看看,连掌门照顾张佳佳小姐吧。”
  阿宝摇头道:“这样好像不太好。”
  谭沐恩笑里藏刀,“哪里不好?”
  “听说,我和你才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保镖。我们这样丢下雇主不太好吧。”阿宝问道。
  张佳佳道:“没关系,我可以……”
  连静峰笑着打断她道:“我很愿意为张小姐效劳。”
  谭沐恩很快收敛怒气,盯着阿宝冷笑道:“你不担心你的师弟吗?”
  “比起师弟,我更担心……”同花顺。
  阿宝微微地蹙眉。
  四喜似乎也想到了,低声道:“同花顺跟着师弟大人不会有什么事吧?”
  阿宝挠头道:“师弟应该没有吸食鬼魂的爱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同花顺,谭沐恩也有点印象,道:“是那个爱哭的小鬼?很难说,如果不喜欢吃鬼魂,那些女明星的灵魂又到哪里去了?”
  阿宝道:“说不定是为了不让我们通过她们掌握太多线索。”
  谭沐恩道:“杀死灵魂又很多种方式的,这种方式倒像是……”
  “夺舍。”连静峰静静地接了下去。
  张佳佳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脸色又微微发白。电影界也曾流行过一阵子鬼片,夺舍这个词对她来说并不陌生。一想到会有一个不知名的灵魂占据自己的身体,用自己名义瞒骗自己的亲友活下去,她就感到全身一阵发冷。
  阿宝皱眉道:“夺舍这种事哪能这么容易啊?我听师父说,生辰八字什么都要对过,还有灵魂和身体的气场啊,两人生前的功德啊,还有时辰机遇什么的……比骨髓配对难多了。”
  连静峰道:“难不等于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谭沐恩道:“就算有也不可能一下子来四个吧?宋悦、汤雪、林碧薇,还有……”他顿了顿,又接下去道,“总不可能四个人都合适。”
  阿宝突然击掌。
  谭沐恩皱眉道:“一惊一乍的,你想到什么?”
  阿宝道:“你还记得房间里的三个罐子吗?我想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是什……”谭沐恩蓦然醒悟道:“灵魂?”
  阿宝道:“可能是那三个女明星的灵魂!”
  “混蛋。”
  阿宝点头道:“是啊,太混蛋了,居然把美女灵魂藏在那么破烂的罐子里。”
  谭沐恩怒道:“我是说你混蛋!明明东西已经在面前了,居然还让它们溜走!”
  阿宝委屈道:“它们上面没写‘阿宝大人请收’的字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