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4、第四章
  西瓜地发出风吹瓜叶的沙沙声,不时被掩盖在阵阵雷声下。风越刮越疾,沙沙声越来越响亮。
  阿宝看着印玄的白发从悠悠然晃动到喇喇作响,非常识趣地退后几步。
  一道黄光自印玄握令牌的掌中亮起。
  大地为之一震。
  阿宝暗暗咋舌。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正想着,怀里的三元四喜同花顺无论沉睡的不沉睡的竟然都跑了出来。
  不但他们,连一直被印玄收在袖子里匣子也自个儿翻滚了出来。阿宝听到匣子里面传来一丝极轻的呜咽声,若有似无,他想听得再真切一点,却被雷声风声一起压了过去。
  印玄手里的令牌突然一涨,竟变成一杆旗帜,旗帜上面绣着的像是甲骨文又像是图腾,阿宝逆风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鬼听令!”印玄的声音如利剑一般撕裂所有嘈杂,雷电渐止风渐歇,唯独天依旧阴沉沉的。
  老鬼三元四喜同花顺两腿一屈,匍匐在地。
  阿宝看得出并不是他们想跪的,而是那面旗帜传出的威压让他们不得不跪。至于他为什么会感受到威压……因为他也被压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没想到数百年后,我竟还有幸遇到呼神唤鬼盘古令重现于世。”清朗的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大镜仙小镜仙前来拜令。”
  话音刚落,就看到山上跳下来两棵树。
  ……
  这就是大镜仙和小镜仙?
  阿宝嘴角一抽。这明明应该叫大树仙小树仙吧?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大镜仙道:“我们肉身已失,只能用山上之物存身。”
  阿宝仔细观察两棵树,“这两棵树一模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道:“我们是同卵兄弟,自然什么都是一样的。”
  阿宝察觉小镜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笑道:“你们兄弟感情真好。”两兄弟一个新闻发布人。
  印玄凝眉:“怨女何在?”
  大镜仙沉默半晌才道:“她以毒血杀人,已经失去做神仙的资格,沦落成妖。呼神唤鬼盘古令对她无用。”
  “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突然从西瓜地里冒出来,随即,大片大片的西瓜藤疯狂地舞动起来,慢慢结成一个巨大而精致的藤蔓台,将一块脑袋大小的血红石头托了起来。
  怨女石叫道:“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做你的春秋大梦吗?”
  大镜仙不理她,兀自对印玄道:“你若想过西瓜地,最好以油火攻。若是无油,我可供山上柴火助燃。”
  不等印玄回答,怨女石已经叫起来,“烧我,我陪你这么多年你竟然想要烧我?!丧心病狂如你,简直世所罕见!你有今日都是报应。可惜啊,无论你如何自欺欺人,小镜仙都已经死了,再也不回不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一愣,眼睛朝大镜仙身后那棵一直没开口的小镜仙望去。
  大镜仙平静道:“你疯了。”
  怨女石道:“疯的是你!是你不肯接受现实,对神仙来说,散尽仙元如同凡人魂飞魄散,必死无疑。什么大镜山小镜山,那都是你的分|身!你将自己仙元分成两半,一座当自己,一座当小镜仙,因此这两座山变得一模一样。你骗得过别人骗得过自己,却骗不过我。”
  大镜仙道:“他没死,他一直在我身边。”
  怨女石狂吼:“死了!”
  “没死。”
  “死了!”
  “没……”
  “……”
  阿宝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抬头问印玄道:“他们还要吵多久?”
  印玄刚一皱眉,怨女石又大叫起来,“你以为假装听号令便可掩盖你也沦落成妖之事?哈哈哈,不错,我在此毒害路人,仙格尽毁,可你又好得到那里去?你以为我不知天庭数度征召都被你拒绝,如今你和我一样被天庭除名,沦落成妖,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叹气道:“你知道全世界多少人口,能当上神仙得有多不容易啊。你们俩居然说辞职不干就辞职不干了,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怨女石道:“你没听过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吗?我不甘心我堂堂灵石仙子竟然比不过一面普普通通的凡镜。”
  大镜仙道:“他不是镜子,他是我的弟弟。”
  怨女石道:“什么孪生弟弟。不过是你得道升仙时顺道照到的凡镜。镜子最大的特色便是可照出别人的模样,所以他才与你生得一般模样,可假的终究是假的,他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混个下仙当当,如何能与你我相比?散尽仙元算他识趣。”
  大镜仙道:“他的仙元我已集齐,无须多久,便能让他复生。”
  怨女石冷嘲道:“痴人说梦,你别忘了,你还缺最重要的一味。”
  大镜仙所在的树突然朝印玄的方向抖了抖树枝,“怨女所言属实。我的确已是妖魔之躯,但你若是有任何用得上之处,只管开口,我定竭尽所能,不负所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印玄道:“你的条件是最后一味药?”
  树突然倒了下去,一抹灰白色的声音从树干中走了出来,白肤黑发,容颜出众,即使站在印玄面前也毫不逊色。大镜仙道:“不敢相瞒,我原打算接近你讨好你,伺机定下契约,以获助力。可如今有了怨女从中作梗,只怕是不成的了。我虽然不再是神仙,但仙力仍在,你有何愿望只管说来。只是愿望达成之后,请一定助我拿到那最后一味药。”
  阿宝道:“最后一味药是什么?”
  大镜仙道:“心。”
  阿宝道:“鸡心鸭心还是猪心?”
  怨女冷笑道:“仙元本收于心中,散尽仙元之后,心瞬间枯萎,即便他拿出自己的心也无法重新为凡镜凝聚仙元,何况那些俗物。他要的心当然是这世上最难能可贵的心。”
  阿宝道:“七窍玲珑心?”
  大镜仙看着印玄,缓缓道:“善德世家后人的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怨女哈哈大笑道:“众人皆知善德世家世代行善,虽受上天宠爱,可世世代代一脉单传,要拿走他们的心比登天还难。”
  印玄道:“你为何不去?”
  大镜仙道:“善德世家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有神灵庇佑,妖魔难以近身。”
  怨女道:“我若是你,一定会拒绝他。杀了善德世家后人,上天必降天惩!”
  大镜仙紧张地看着印玄,一脸的期待与渴望。
  印玄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先莫要拒绝。”大镜仙道,“你既手持呼神唤鬼盘古令,想必是鬼神宗后人。我曾听一位鬼神宗传人说起他一生宏愿,你若是能帮我拿到善德之心,我便竭尽全力帮贵派完成此宏愿。”
  印玄道:“他是他,我是我。他的宏愿未必是我的。”
  大镜仙道:“难道你不想诛杀尚羽?”
  “尚羽?”怨女吃惊道,“你疯了,你要杀尚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望着印玄,一字一顿道:“只要你能帮我打成心愿,我便能为你完成宏愿,绝无虚言。”
  印玄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
  大镜仙的神情越来越轻松,对方迟疑的时间越长就说明他越挣扎越心动。
  印玄道:“多谢,不必。”
  “为何?”大镜仙不甘心地喊起来。
  印玄道:“既是宏愿,便该由我自己完成!”
  “哈哈哈哈……”怨女石大笑起来,“说得好,冲着你这番话,我虽不是神鬼,也愿意听你号令一次,你想要什么,只管开口,我力所能及之内,必帮你打成心愿,无需任何代价。”
  印玄道:“我要去鬼煞村。”
  作者有话要说:西瓜地发出风吹瓜叶的沙沙声,不时被掩盖在阵阵雷声下。风越刮越疾,沙沙声越来越响亮。
  阿宝看着印玄的白发从悠悠然晃动到喇喇作响,非常识趣地退后几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道黄光自印玄握令牌的掌中亮起。
  大地为之一震。
  阿宝暗暗咋舌。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正想着,怀里的三元四喜同花顺无论沉睡的不沉睡的竟然都跑了出来。
  不但他们,连一直被印玄收在袖子里匣子也自个儿翻滚了出来。阿宝听到匣子里面传来一丝极轻的呜咽声,若有似无,他想听得再真切一点,却被雷声风声一起压了过去。
  印玄手里的令牌突然一涨,竟变成一杆旗帜,旗帜上面绣着的像是甲骨文又像是图腾,阿宝逆风眯着眼睛看了半天也没看懂。
  “神鬼听令!”印玄的声音如利剑一般撕裂所有嘈杂,雷电渐止风渐歇,唯独天依旧阴沉沉的。
  老鬼三元四喜同花顺两腿一屈,匍匐在地。
  阿宝看得出并不是他们想跪的,而是那面旗帜传出的威压让他们不得不跪。至于他为什么会感受到威压……因为他也被压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数百年后,我竟还有幸遇到呼神唤鬼盘古令重现于世。”清朗的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大镜仙小镜仙前来拜令。”
  话音刚落,就看到山上跳下来两棵树。
  ……
  这就是大镜仙和小镜仙?
  阿宝嘴角一抽。这明明应该叫大树仙小树仙吧?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大镜仙道:“我们肉身已失,只能用山上之物存身。”
  阿宝仔细观察两棵树,“这两棵树一模一样。”
  大镜仙道:“我们是同卵兄弟,自然什么都是一样的。”
  阿宝察觉小镜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笑道:“你们兄弟感情真好。”两兄弟一个新闻发布人。
  印玄凝眉:“怨女何在?”
  大镜仙沉默半晌才道:“她以毒血杀人,已经失去做神仙的资格,沦落成妖。呼神唤鬼盘古令对她无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突然从西瓜地里冒出来,随即,大片大片的西瓜藤疯狂地舞动起来,慢慢结成一个巨大而精致的藤蔓台,将一块脑袋大小的血红石头托了起来。
  怨女石叫道:“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做你的春秋大梦吗?”
  大镜仙不理她,兀自对印玄道:“你若想过西瓜地,最好以油火攻。若是无油,我可供山上柴火助燃。”
  不等印玄回答,怨女石已经叫起来,“烧我,我陪你这么多年你竟然想要烧我?!丧心病狂如你,简直世所罕见!你有今日都是报应。可惜啊,无论你如何自欺欺人,小镜仙都已经死了,再也不回不来了。”
  阿宝一愣,眼睛朝大镜仙身后那棵一直没开口的小镜仙望去。
  大镜仙平静道:“你疯了。”
  怨女石道:“疯的是你!是你不肯接受现实,对神仙来说,散尽仙元如同凡人魂飞魄散,必死无疑。什么大镜山小镜山,那都是你的分|身!你将自己仙元分成两半,一座当自己,一座当小镜仙,因此这两座山变得一模一样。你骗得过别人骗得过自己,却骗不过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道:“他没死,他一直在我身边。”
  怨女石狂吼:“死了!”
  “没死。”
  “死了!”
  “没……”
  “……”
  阿宝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抬头问印玄道:“他们还要吵多久?”
  印玄刚一皱眉,怨女石又大叫起来,“你以为假装听号令便可掩盖你也沦落成妖之事?哈哈哈,不错,我在此毒害路人,仙格尽毁,可你又好得到那里去?你以为我不知天庭数度征召都被你拒绝,如今你和我一样被天庭除名,沦落成妖,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阿宝叹气道:“你知道全世界多少人口,能当上神仙得有多不容易啊。你们俩居然说辞职不干就辞职不干了,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怨女石道:“你没听过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吗?我不甘心我堂堂灵石仙子竟然比不过一面普普通通的凡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道:“他不是镜子,他是我的弟弟。”
  怨女石道:“什么孪生弟弟。不过是你得道升仙时顺道照到的凡镜。镜子最大的特色便是可照出别人的模样,所以他才与你生得一般模样,可假的终究是假的,他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混个下仙当当,如何能与你我相比?散尽仙元算他识趣。”
  大镜仙道:“他的仙元我已集齐,无须多久,便能让他复生。”
  怨女石冷嘲道:“痴人说梦,你别忘了,你还缺最重要的一味。”
  大镜仙所在的树突然朝印玄的方向抖了抖树枝,“怨女所言属实。我的确已是妖魔之躯,但你若是有任何用得上之处,只管开口,我定竭尽所能,不负所望。”
  印玄道:“你的条件是最后一味药?”
  树突然倒了下去,一抹灰白色的声音从树干中走了出来,白肤黑发,容颜出众,即使站在印玄面前也毫不逊色。大镜仙道:“不敢相瞒,我原打算接近你讨好你,伺机定下契约,以获助力。可如今有了怨女从中作梗,只怕是不成的了。我虽然不再是神仙,但仙力仍在,你有何愿望只管说来。只是愿望达成之后,请一定助我拿到那最后一味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阿宝道:“最后一味药是什么?”
  大镜仙道:“心。”
  阿宝道:“鸡心鸭心还是猪心?”
  怨女冷笑道:“仙元本收于心中,散尽仙元之后,心瞬间枯萎,即便他拿出自己的心也无法重新为凡镜凝聚仙元,何况那些俗物。他要的心当然是这世上最难能可贵的心。”
  阿宝道:“七窍玲珑心?”
  大镜仙看着印玄,缓缓道:“善德世家后人的心。”
  怨女哈哈大笑道:“众人皆知善德世家世代行善,虽受上天宠爱,可世世代代一脉单传,要拿走他们的心比登天还难。”
  印玄道:“你为何不去?”
  大镜仙道:“善德世家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有神灵庇佑,妖魔难以近身。”
  怨女道:“我若是你,一定会拒绝他。杀了善德世家后人,上天必降天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紧张地看着印玄,一脸的期待与渴望。
  印玄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先莫要拒绝。”大镜仙道,“你既手持呼神唤鬼盘古令,想必是鬼神宗后人。我曾听一位鬼神宗传人说起他一生宏愿,你若是能帮我拿到善德之心,我便竭尽全力帮贵派完成此宏愿。”
  印玄道:“他是他,我是我。他的宏愿未必是我的。”
  大镜仙道:“难道你不想诛杀尚羽?”
  “尚羽?”怨女吃惊道,“你疯了,你要杀尚羽?”
  大镜仙望着印玄,一字一顿道:“只要你能帮我打成心愿,我便能为你完成宏愿,绝无虚言。”
  印玄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
  大镜仙的神情越来越轻松,对方迟疑的时间越长就说明他越挣扎越心动。
  印玄道:“多谢,不必。”
  “为何?”大镜仙不甘心地喊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印玄道:“既是宏愿,便该由我自己完成!”
  “哈哈哈哈……”怨女石大笑起来,“说得好,冲着你这番话,我虽不是神鬼,也愿意听你号令一次,你想要什么,只管开口,我力所能及之内,必帮你打成心愿,无需任何代价。”
  印玄道:“我要去鬼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