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鬼煞村(十一)

  51、鬼煞村(十一)
  白色的发丝如蜘蛛网一般扬起,千丝万缕,美得好似冰雪拉出来的丝。
  阿宝佩服自己在这种危机关头还能有这么浪漫的想象,也许是人临死前的本能让他刻意地忽略了身首异处的惨状,想要留下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印象吧。
  身体离树越来越近,他仰着身体,眼睁睁地看着那茂密的树枝出现在自己的上方,就像一顶巨大的伞,罩住自己,吞噬自己……
  笃。
  难以形容的砍伐声。
  阿宝肩膀下意识地缩起,颈项同时传来一阵剧痛。那股让他身不由己地吸力不见了,他的身体在地心引力的召唤下跌下来,落进一个不算温柔却绝对可靠的怀抱。
  印玄一手抓着剑,一手抱着他,极快地朝门的方向冲出去。
  他身后,大镜仙发出一声极怒的咆哮。
  阿宝想去大镜仙此时的表情,但头才微微一动,身体就被重重地扑倒在地。他抬头看着印玄猛然凑下来的头,惊讶地发现他脸色极为苍白,就好像全身血液都被抽干了一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祖师……”爷字还没出口,他就被印玄的下一个动作惊住了。
  印玄抓着他的肩膀,用嘴巴堵住了他的伤口。
  温热的舔舐和伤口的痛楚双双冲击着阿宝的颈项。
  难道祖师爷有吸血的爱好?
  阿宝震惊地看着不断蹭着脸颊的白发,想起第三次见面,印玄一出现就二话不说地抓过他割破的手指往嘴巴里送,他觉得这种可能性真是太大了。再想想刚才印玄惨白的脸色,阿宝觉得自己就是盘中餐啊。
  早知道,祖师爷何必和大镜仙打得死去活来呢?他们一个要血,一个要心,简直是各取所需互不侵犯嘛。
  想到这里,阿宝悲从中来。手轻轻地拍着印玄的后背,放弃似的感慨道:“吸吧吸吧,好吸就多吸一点。”
  印玄居然真的吸了一口。
  阿宝痛得差点哭出来,“不,不是,祖师爷,您还是温柔点吧。”

稻草人书屋


  躲在阿宝怀里的四喜纳闷地问三元道:“你猜大人和印玄大人在干什么?”
  三元没做声。自从大镜山出来,他就极力地将自己往里面缩,生怕露出一丁半点。
  四喜无奈,只好继续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宝估摸着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三分之一血量的时候,印玄终于停口了,还拿出两块创口贴帮他把伤口贴上。
  阿宝:“……”
  印玄站起身,收起跌倒时被放在一边的赤血白骨始皇剑,低头看着还赖在地上不动的阿宝,微微皱眉,“还不起来。”
  阿宝两只手像乌龟一样比划了两下,“我头晕,好像失血过多了。”
  印玄道:“此地煞气极重,一草一木皆染上戾气,多躺对身体无益,快起来。”
  阿宝打量四周,发现已经远离大镜山山洞,立即一骨碌爬起来,“这是什么地方?”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残破的土屋,屋顶盖着茅草,里头黑森森的,仿佛终日不见阳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印玄道:“鬼煞村。”
  “到了?”阿宝道,“那我们快点找到师父他们吧。”他往前踏了一步,见印玄还站在原地不动,脸色惨白依旧,而自己好端端的,除了脖子上有点痛之外,全身上下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于是把心一横,把歪着头将脖子送上去,“要不,祖师爷你再喝一点?”现在祖师爷是他们最主要的战斗力,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谁都活不了。
  印玄挑眉道:“你觉得我是吸血狂魔?”
  “不是啊,你刚才不是……”阿宝手指比了比他的嘴,又比了比自己的伤口。
  “若不是你的血有香味……”印玄别开目光,脸上露出些许不屑之色。
  阿宝尴尬了。原来祖师爷两次都是帮他止血啊。他干笑两声道:“我主要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祖师爷的。呵呵。”
  印玄道:“扶着我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将信将疑地走过去,印玄身体的重量一下子全都加在了他身上,让他差点一个没站稳往前扑去,幸好老鬼和四喜及时钻出来扶住两人,才避免他们再次滚做一团。
  印玄皱眉道:“你们出来做什么?万一染上煞气,岂非还要替你们除煞。”
  老鬼道:“主人不是有大镜仙的两样宝物吗?不如拿出来一用。”
  印玄道:“此时的我不宜用混元破煞镜。”
  老鬼面色微变,眼睛朝阿宝看去。
  对他眼中的怪责,阿宝只能无辜撇嘴。做省略孙做到连自己的血都愿意贡献出来,他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
  老鬼和四喜重新钻回印玄的袖子和阿宝的怀中。
  阿宝扶着印玄,慢慢地顺着鬼煞村的小巷子走着。地上坑坑洼洼不平,阿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稳住两人的重量,“我们现在去哪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印玄道:“找个宽敞的地方。”
  宽敞?怎么样算宽敞?屋里还是屋内?
  阿宝追问,可印玄也说不上来。
  他只是单纯觉得这里附近很危险。
  “祖师爷,你会为什么回来?”这不是印玄第一次在关键时刻赶到,但前面几次加起来都没有这次惊心动魄。前两次尚羽派来的这些人只打算活捉他,这次阿宝是实打实地觉得生命受到了威胁。
  印玄道:“鬼煞村的煞气突然朝大镜山方向涌动。”
  阿宝讶异道:“为什么?”
  印玄道:“不知道。”
  阿宝猜测道:“难道是大镜仙和这个鬼煞村有什么关系。”
  四喜突然从阿宝怀里探出头,“三元问现在几点了?”
  阿宝看了看手表,“下午五点一刻,怎么了?”
  四喜把头缩回去,过了会儿重新探出来道:“三元说,这个村有一座很简陋的道观,可以藏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道:“三元呢?”
  四喜道:“在同花顺怀里缩着。”
  ……
  “你是不是把两人的位置说反了?”阿宝怎么也无法想象高大英俊的三元缩在娇小可爱的同花顺怀里的样子。
  四喜道:“我把眼珠子揉掉了两次,事实还是那样。”
  印玄若有所思道:“这里就是他说的地方?”
  四喜道:“应该是的。”
  阿宝道:“道观在哪里?”
  四喜过了会儿才道:“在村子最中心的位置。”
  阿宝扶着印玄走了一会儿,突然停下脚步道:“不对,我们这样走,只是在村子最外围绕圈子。”所有的房子都连在一起,根本没有往里圈走的路。
  印玄左右看了看,指着一道破破烂烂的门道:“进去。”
  阿宝担忧地看了他一眼。祖师爷现在的状态,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可靠了。 daocaorenshuwu.com
  印玄道:“你的黄符呢?”
  阿宝抓出一小把。其他的都丢在索魂道里了。
  印玄道:“走吧。”
  阿宝:“……”虽然能够得到祖师爷的信任是他莫大的荣幸,但是,如果能少信任一点他一定更开心。
  他从地上捡了跟黑乎乎的木棍看,小心翼翼地捅开印玄选择的那道摇摇摆摆的木门。霉臭味扑鼻而来,灰尘在半空中滚动,一粒一粒,看得阿宝全身都痒起来。
  印玄迈步朝里走。
  阿宝怕他摔着,急忙一手搀住他,又怕他看不清路,用另一只手打开手电筒照路。
  他们站的地方像是外屋,一边摆着锅灶,一边摆着桌凳。
  手电筒的光照到屋子边角上有一道黑漆漆的小门,上面贴着一张红色的纸,阿宝想凑近去看,却听吱嘎一声响,门被拉开一道细缝,一个脑袋从里面伸出来,“谁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一时间,阿宝的目光对上了对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