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中计(二十三)

  阿宝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那个专门克制僵尸的什么什么阵法……”
  四喜补充道:“驱魔阵。”
  “是啊,驱魔阵怎么会在僵尸出现的时候短暂的失效?还有臧海灵怎么会对你们言听计从?”
  “这当然需要技巧。”珍珠道,“你们还记得去十二楼的时候扑在地毯上的纸张吗?”
  阿宝道:“驱魔阵能够用白纸盖住?”
  珍珠道:“浸过药水的白纸就可以。至于臧海灵,他很信任我和珊瑚,不但亲自画了驱魔阵,还愿意和我们一起轮流在曹氏大厦值班。你们来的那天刚好是我值班的日子。”
  阿宝道:“在哪里值班?”
  “监控室。”
  阿宝倒吸一口气道:“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
  “隐身衣虽然可以隐藏你们的身形,却不能隐藏外界的反应。我不需要看到你们的人,只要看到电梯的动静就知道你们走到哪里了。你们很聪明,竟然放弃了电梯选择走楼梯,这使我大吃了一惊,差点误了事。不过幸好最后你们还是中了调虎离山计,而我在那之前就故意打电话给臧海灵,假装受到袭击。我知道,人对别人说的话也许抱持怀疑,但是对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实一定会深信不疑。果然,他一赶到曹氏大厦就看到了尸体和你们。”这个计划显然是她的得意之作,说的时候脸上难掩洋洋得意的光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道:“然后你们就报了警?”
  珍珠道:“为什么不呢?警察的人物和网络可比我们要齐全得多了。而且在曹氏大厦我们就发现曹煜已经是魂体状态了,但没有什么证据,动用警察抓他有两个结果。一是他恢复成魂体逃跑,这样一来,他已经死亡的事实也就包不住了,一是他硬扛着不变。这又为我们提供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机会。”
  阿宝道:“那老鼠爷是怎么回事?”
  珍珠道:“他?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春波洞的秘密其实存在着致命的缺陷,他的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完全变身为僵尸。他在我们面前发了毒誓,只要我们能救他,他就愿意为我们卖命。珊瑚觉得他有点价值,就让刁山火把他救活了。可惜是一件瑕疵品,不堪一击。”
  阿宝道:“既然是瑕疵品,为什么还让他来袭击我们?”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有可无,不是吗?”珍珠道,“而且他袭击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逼印玄出手。”
  阿宝怔忡道:“为什么?”
  珍珠的目光慢慢移到印玄波澜不惊的侧脸上,“因为我知道了印玄的秘密。”
  她的口气带着极大的排外性,让阿宝觉得十分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事情只有她和印玄心知肚明,他却被蒙在鼓里。
  “是吧?”珍珠直盯盯地看着印玄。
  印玄正在研究符文,闻言只是淡然地扫了她一眼,对阿宝道:“玩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儿。”
  阿宝立时眉开眼笑起来。
  珍珠道:“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但是在月光村的表现已经出卖了你。你根本无法驾驭赤血白骨始皇剑!”
  阿宝斥道:“胡说!”
  “我没有胡说。”珍珠道,“赤血白骨始皇剑乃是神器,他再强大也只是个凡人,以凡人之体使用神器本来就很勉强。我猜他只能在巅峰状态下使用一次。我用曹煜为诱饵让老鼠爷逼他出手就是为了让他把这一次机会用掉。可惜,老鼠爷比想象中更令人失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道:“为什么把曹煜关在玻璃瓶里?”第一眼看到还以为遇到了睡在水晶棺里的白雪公主。
  珍珠看向曹炅。
  曹炅冷笑道:“我只是想让他试一试被人关在瓶子里的滋味。”
  曹煜泰然道:“就像透明的落地窗。”
  曹炅瞪着他,“要不是为了让你像猪肉一样被人展览,我一定会用黑漆漆的花瓶。口子狭小腹部宽敞的花瓶,当你坐在里面的时候只能看到口子里那一点点的光亮。四周一片漆黑,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却总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无数个蟑螂在你的身边不停地爬来爬去……”
  阿宝道:“你被关过?”
  曹炅神经质地笑着,“不敢相信吗?对一个才五六岁的孩子做这种事情?”
  阿宝道:“根据花瓶瓶口的大小,我非常担忧你当时的身体状态。”
  曹煜歪着头想了想道:“父亲以前曾经炫耀过家里有一个特地从捷克运来的花瓶,据说是一位大师的作品,很古怪的造型,可是有一天莫名其妙地被人敲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道:“曹炅五六岁的时候曹煜几岁?”
  曹煜道:“两三岁。”
  阿宝道:“……五六岁的人被两三岁的人塞进一个花瓶里。曹家的基因真是强大啊。”
  曹炅道:“这种事需要他的指示吗?从我住进曹家的那一刻起就有无数的人为他卖命,然后拼命要我的命。”
  阿宝道:“呃,等等,住进曹家的意思是……”
  曹炅讥嘲地看着曹煜,“我只是一个私生子。”
  曹煜道:“我从来没有因此而歧视你。”
  曹炅整张脸夸张地扭曲着,狰狞地吼道:“你没有?”
  曹煜冷静道:“没有。我只歧视你那一半的基因。”
  “曹煜!”要不是身上被捆着,曹炅几乎要扑过去了。
  四喜小声道:“他也是私生子,和大人一样呀。”
  阿宝面色一变,拼命地朝四喜使眼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喜茫然道:“上次在索魂道,你不是亲口对大镜仙这么说的吗?”
  阿宝几乎不敢回头看奇叔的脸。
  虽然四喜说得很小声,但显然,该听到的和不该听到的都已经听到了。奇叔口气十分和善地问道:“宝少爷,你什么时候变成私生子的?”
  阿宝打了个哈哈道:“奇叔,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完全是……急中生智!”
  奇叔盯着他的后脑勺,半晌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老爷有很多误会,但是,不要表现得太明显,老爷会伤心的。”
  阿宝连忙点头道:“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
  珍珠对话题被他们打断,并扯到十万八千里远感到分外不悦。她道:“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的问题解开了,后面的答案水落石出。阿宝摊手道:“很简单。你们先利用警察威逼利诱,没想到奇叔保释了我们,医院的陷阱在师弟的帮助下也被破坏了,你们只好想出邀约的方式,先在山外山度假村布下天罗地网守株待兔。这么一想,你们根本就没有抢宝物的足够实力嘛。”要是有抢宝物的实力,就不需要绕来绕去绕这么久,直接明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珍珠脸色变了变,随即苦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阿宝也沉默下来。
  曹炅狠狠瞪了曹煜一眼,却被对方回以冷笑。
  邱景云突然道:“神兽被困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但是我们现在却有很多人。”
  阿宝道:“你想说,我们死得很热闹吗?”
  邱景云道:“我是说,神兽只有一个,所以必须在阵法发动的时候单独面对所有的符咒,但我们可以分成几组,各个击破。”
  阿宝道:“听上去挺靠谱,怎么各个击破?”
  邱景云干咳道:“目前还停留在理论上。”
  “不可能,”印玄指着其中一个扭来扭曲扭成一团的符文道,“这个阵法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能被分割。”
  阿宝道:“神兽是怎么扛下来的?”就算有人从外面杀进来救他,也要它先在里面挺住才行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印玄道:“皮厚。”
  四喜叹息道:“要是大人的脸皮覆盖全身就好了。”
  “……”阿宝将他扯回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