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中雀(二十八)

  “听说恒渊抢元灵丹是为了帮你脱胎换骨,作为元灵丹的原主人,我应该有资格剖开你的胸膛看看它现在长得怎么样了。”大镜仙手指陡然伸长,抓向尚羽的胸口。
  “住手!”阿宝往前冲了两步,被三具尸将齐齐拦住。
  邱景云看着阿宝和尚羽踌躇。虽然从目前的局面看,大镜仙才是最大的敌人,但是尚羽往日劣迹斑斑,也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想起同花顺身上还背着他下的诅咒,他就没办法像阿宝这样迈开步子。
  大镜仙斜眼看阿宝,眼睛里说不清是同情还是嘲笑,“很多事情是我做的,但这不表示尚羽是无辜的。不断用活人试验炼制僵尸的办法的……是他。”
  阿宝咬着嘴唇,坚定的眼神动摇起来。
  大镜仙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借刀杀人。如果没有我,你们一个个要猴年马月才能除掉他?”
  阿宝好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天帝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镜仙大笑起来,笑得整个人颤抖不已。
  阿宝与他相识以来,很少见他笑得这么失态。
  大镜仙猛然收口道:“尚羽炼制僵尸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见过天庭插手吗?”
  “呃,不是说地上一年,天上一年吗?”
  “天庭的一天很漫长,和你想象中绝对不一样。”
  “不对,天庭不是管了你的事吗?”
  “我?”大镜仙想了想,终于想起他指的是当初自己编造的说辞,“阿水魂飞魄散的确是我离开天庭的借口,不过那是离开之前,离开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管过我的闲事。我留在大镜山也不是天庭禁令,只是单纯地想要拿到炼制僵尸的方法而已。僵尸的种类很多,传说也很多,可是我需要的这种并不容易炼制,必须要亲自照看才行。”
  阿宝道:“你怎么知道天庭不管,也许他们打算谋定而后动。”他说完,觉得这个猜测十分可能,又后悔自己心直口快,要是无意中揭穿了天庭的部署,那他真的是罪大恶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镜仙摇头冷笑:“你以为我和尚羽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炼制僵尸?天庭早就被天外天的传说迷得神魂颠倒,一天到晚都想着怎么找到去天外天的路。至于其他事,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样一个心不在焉的天庭,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归顺我的旗下,至少我会很用心地将这个世界引导上正轨。”
  阿宝斩钉截铁道:“我们现在的轨道就很正!全国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
  “……你是打算忽悠我还是新闻联播看太多?”
  “也许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克服,但我们一直在寻求克服的办法。”
  大镜仙终于知道自己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放弃说服他的打算,对抓紧时间养精蓄锐的尚羽道:“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我送你上路吧,这样,你才能早点和恒渊团聚。”
  尚羽闭着眼睛,充耳不闻。
  大镜仙抬手,一把三米多长的武器出现在手中,慢慢地举起,犹如死神镰刀,上半部分约长一米,像一只巨大的叉子,锋芒锐利,又像野兽的爪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碎月斩日绝情镋?
  阿宝脑海中擅自勾勒的珠光宝气熠熠生辉的神器图瞬间破灭了。
  大镜仙五指灵活地转动,镋尖朝下,离尚羽的脑袋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危险!
  两个字含在阿宝嘴里,心中天人交战。
  大镜仙说的没错,尚羽手下的人命绝对不比大镜仙少,要说该死,他和大镜仙大概可以内部包揽个冠亚军,可是……他毕竟是一条生命啊。与尚羽相处的那几日历历在目,或许他们说不上是朋友,却可以算是半个熟人。
  碎月斩日绝情镋猛然挥下。
  阿宝身体下意识地朝尚羽的方向冲去。三具尸将的身体被齐齐撞开。
  可仍是慢了一步。
  碎月斩日绝情镋从背部插|入尚羽的身体,尖利的镋尖完全没入,血很快湿了整片后背。
  尚羽嘴巴发出咕噜咕噜声,却是吐血不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宝震在原地,两条腿灌了铅似的没法移动半步。
  尚羽漠然地看着前方。
  阿宝起初以为他在看大镜仙,但是看到他的眼睛里只有依恋没有仇恨时,他知道了,他不是在看大镜仙,他看的是大镜仙手里的恒渊元神。
  大镜仙猛然拔镋。
  一块拳头大小的珠子被插在镋尖上。
  大镜仙捏在掌中把玩,不屑道:“神屠再怎么脱胎换骨,也只是一只畜生。”
  尚羽的目光依旧看着前方,但眼底的光芒却一点又一点地黯淡了下去。
  阿宝想,如果他能上历史课本的话,一定会是个被重点批判的反面人物,杀人如麻,横行霸道什么的,但是如果听课的是感性的女同学,也许又会对他的一往情深而感动。
  阿宝没有见过恒渊,可是在这一刻,他宁愿相信恒渊是因为同样的深爱而盗取元神丹的,这样,这个充满残酷、绝望的爱情故事总算有了一个动人的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怨气慢慢从尚羽一动不动的尸体背后飘散出来。
  阿宝突然很想印玄。
  人类的情绪很容易受感染,所以有个成语叫做兔死狐悲。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尚羽的死仿佛让他预见了自己和印玄的结局。
  连恒渊这样的上古大神和尚羽这样的神兽都死在大镜仙的手上,他和祖师爷又怎么可能赢?
  他看着大镜仙冷酷的笑容,心底一片凄凉。
  当他们的敌人是尚羽时,这是一场无望的战斗。
  当他们的敌人是大镜仙时,这还是一场无望的战斗。
  如果可以,他非常非常想对天庭的神仙们比个中指,并警告他们以后招收员工必须考察政治思想觉悟以及心理承受能力两大关卡,并且每年进行复查。
  当然,这个宏伟的提案他也只能白日做梦地想想了,他现在连能不能再见祖师爷一面都不知道。早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事,他在岛上就应该抓紧时间和祖师爷突破一切应该突破的关系才对!

稻草人书屋


  有一句俗话叫做说曹操,曹操就到。现在,这句话不可免俗地被用到了。
  正当阿宝思念印玄思念得愁眉不展死去活来之时,印玄突然出现在尚羽尸体的边上。
  大镜仙微笑道:“用尚羽当先锋为你开路,好计策。”
  印玄道:“你想多了。”
  大镜仙道:“我也觉得我想多了,连尚羽都死了,你们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止我?”
  印玄道:“尚羽不代表人。”
  大镜仙愣了愣,随即笑道:“你比以前风趣。”
  印玄道:“以前我们不熟。”
  “现在熟了吗?”
  “也不熟。”
  大镜仙道:“不熟好,要是太熟的话,我也许就下不了手了。”
  阿宝紧张地看着大镜仙手里的碎月斩日绝情镋,生怕他一个手抖就朝印玄劈了过去。
  大镜仙道:“对了,丁瑰宝的三个鬼使你带来了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阿宝还没反应过来,邱景云已经警惕地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大镜仙手里笑眯眯地把玩着恒渊和尚羽的元神,道:“人物都到齐了,就可以上最后的大餐。”
  阿宝一个箭步蹿到印玄的身后。
  大镜仙看着他们,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垂眸看着掌心的元神。由于他手指微微聚拢,所以阿宝、印玄甚至之前的尚羽都没有看清楚——他手上恒渊的元神只有半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