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作弊旷考

少女的祈祷,一如它的曲名一般,青春的憧憬中有着内心的胆怯和渴望,伴随着天真而不谙世事、那种暧昧的蠢蠢欲动。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姑娘,娇艳而羞涩,既盼望着别人目光和心绪的停留,却又畏惧那之后未知的一切。 daocaorenshuwu.com

在这老军工厂里,天色已晚,马大犇背靠着树,他的耳朵里已经听不见那些邻居家做饭锅铲翻炒的金属撞击声,也听不见老邻居们学着收音机里那蹩脚的川剧唱段。只有这段钢琴曲,在这接下来的几分钟里,静静伴随着他。 稻草人书屋

每天的差不多这个时间点,三楼都会传来钢琴演奏的声音,当然曲目并非仅仅是这一个,只不过马大犇比较偏爱此曲而已。而这个曲子马大犇之前也无数次在别的地方听到过,却唯独最钟爱这三楼的琴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到家后,马大犇一言不发,默默地吃完了爷爷奶奶做好的饭菜。看着瘫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电视的父亲马东方,马大犇收拾完碗筷,扫干净父亲因下酒而丢了满地的花生壳,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马大犇所在的年级迎来了学期开课以来第一次小考。尽管平日里马大犇疯疯癫癫,经常闯祸,早已是学校里知名的“坏学生”,但他的学习成绩,却一直不算很差。老师们除了对他的行为和个性不敢苟同外,在课业上还真挑不出多少毛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对于李茫来说却不是如此了,他念书比大多数同学都认真,但学习的效率却极低。每次遇到考试,就如临大敌一般。由于是小考,监考的也都是班上的任课老师,马大犇和李茫都是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为此,也就特别受到关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知道李茫遇到考试就要翻车,于是在这次小考前就跟李茫说好,互相在考卷上写上对方的名字,只需要在考试的时候趁着老师不注意把试卷交换一下就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高中的老师可比中学要严格得多,也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老教师,什么样的坏学生,老师都见过。马大犇的这点伎俩,根本就是小儿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于是,那场在考场里互换试卷的作弊行为,被监考老师抓了个正着。老师正愁没理由发落马大犇和李茫呢,这总算抓着个机会。毕竟作弊对于学生而言,无论何种理由都是一种大忌,这已经不是成绩好坏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诚信和品格。当场老师就没收了二人的试卷,罚他们离开教室,到门口罚站反省,直到考试结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茫一脸沮丧,低声问马大犇:“大犇,现在可怎么办呀?咱们俩会不会被开除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不至于吧?不就考个试吗,但免不了要挨个处分了。莽子,我看你是真傻啊,你刚才丢试卷给我的时候,就不能动静小点吗?这下好了,一抓抓一双,开心了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莽子”是李茫的外号,从小马大犇就这么叫他。在本地的方言里,“莽”这个字,通常代表着“块头大”、“人傻”、“反应迟钝”等特点。所以莽子这个称呼之于李茫,也算得上是恰如其分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有点忿忿,因为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作弊,此前由于自己身手敏捷,熟悉了老师们的习惯和套路,基本上很少失手,这次算是栽在了李茫身上。虽然自己心里有火,但看着李茫那可怜兮兮的傻大个模样,马大犇也只能自认倒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于是马大犇对李茫说:“莽子,反正咱俩都进不去考场了,现在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很长时间,要不然咱俩直接翘了吧,出去玩游戏机去。”李茫慌忙摆手说:“不行啊大犇,咱俩本来就是在这儿受罚,现在跑出去,待会儿老师不知道又要怎么罚咱们了。”

daocaorenshuwu.com

李茫除了有点傻,人还很怂。于是马大犇拍着他的肩膀说:“莽子,你可是个男人,男人就得胆子大!你怕了,人家就觉得你好欺负,隔山差五换着方来收拾你。你得雄起才行啊,不就是一堂考试吗,你怕个鸡毛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茫依旧不回答,只是连连摇头,眼神里满是抗拒。尽管大多数时候李茫都听马大犇的,但比起怕马大犇,李茫更怕的是老师,是被他老爸打。如果学校把这件事告诉李茫的父母,免不了要挨顿揍。要知道李茫的老爸打起他来,就跟打狗似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看李茫不动,马大犇又凑上前,盯着李茫的双眼,试图用陈恳而坚毅的眼神打动他:“莽子,你记住,胆子大才可骑龙骑虎,胆子小,只能骑尼玛个爆鸡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爆鸡母”也是本地方言,意思大概是指只会下蛋的老母鸡。马大犇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只敢骑爆鸡母?” 稻草人书屋

李茫依旧摇头,并且把眼神避开了马大犇。马大犇心想老子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都不肯,那再劝也是没用。于是故作老成般地叹息一口,对李茫说道:“那行,你就在这儿待着,好好反省,好好改造,你犇哥我可得先溜了。”李茫慌张地说:“算了吧大犇,待会儿老师问起来可怎么办?”马大犇斜嘴一笑说道:“那还不容易,你就说我肚子疼,上厕所去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