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游戏机室

听说,每个人的一生当中,一定会遇到一个叫“龙哥”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国人以龙为图腾,号称是“龙的传人”。所以当一个叫龙哥的人与之相遇的时候,起码会觉得这个人有点厉害,否则怎么背得动“龙哥”这个响亮的称号? 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年,一些标榜着义气和兄弟至上的香港电影流入国内,风靡之极。很多半大孩子都因为受到了这些影片的影响,开始崇拜暴力。坦率地说,马大犇实际上也是其中之一。只不过由于岁数小,当世界观和价值观都还未能完全成型的时候,往往就只看到这些电影那些粗鄙的、暴力的东西,而忽略了这些影片传递给我们的传统美德——“忠孝仁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那个年代,一个人混得好不好的标准,并不是事业多么成功,家里多么有钱。而是能不能够一呼百应,手底下有没有足够多肯为你打群架的狐朋狗友。很显然,跟在这个“龙哥”身边的几个小青年,就肯为龙哥打架的“兄弟”。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当龙哥一声令下,这些人就很快将马大犇撂翻在地,拳打脚踢一顿痛殴。马大犇下意识地双手抱头,随着倒地的姿势蜷缩起身体,将身上的要害部位诸如头部,诸如胸腹和裆部保护了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密集的拳头不停地招呼在马大犇的身体上,身体的撞击感令马大犇有点恍惚,耳朵里除了这群人的辱骂和殴打的声音外,马大犇还听见游戏室老板在一边劝架,却又不敢上前阻拦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分钟后,龙哥让这伙人停手。马大犇身上的蓝白色校服已经在一顿痛打后沾满了脚印和自己的鲜血。说起来奇怪,当这些人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马大犇似乎没觉得多痛,反而有点麻木。当他们停手之后,身上先前被打的部位,反而开始酸痛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混混们停止殴打后,马大犇依旧蜷缩在地上。“咔嚓”一声,龙哥点燃了一根烟,然后走到马大犇身边,伸出一只脚来踩住了马大犇的手背,由于马大犇是双手抱着头的,所以这一脚,基本上也就算是踩在了马大犇的脑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哥冲着地上的马大犇喷了一嘴烟,然后冷笑着说道:“小畜生,今天龙哥本来心情挺好,出来娱乐娱乐,你说你赢个一两次也就该见好就收了,你这么做,太不上道,太不给龙哥面子了。现在龙哥心情糟糕了,你也吃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龙哥说罢蹲下身子,将烟灰朝着马大犇的头顶弹了几下,然后一边伸手拍打着马大犇的头,一边接着说道:“今天算是龙哥教你个乖,将来别这么不识趣,打听打听,这一段谁不认识我龙哥,知道你是三十九中的学生,今后不准你来这儿玩,否则下次我废了你。” www.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一句话,龙哥加重了语气。似乎这一切应该在丢下这么句带着强烈威胁的狠话后就该结束,龙哥将脚挪开,正准备扬长而去的时候,原本一言不发缩成一团的马大犇却突然伸手顺势抓住了龙哥的脚腕,并且手上用力,似乎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哥一愣,挣了两下,发现且挣脱不了。眼看马大犇这么不识趣,挨了揍服软就行了,却还抓着自己不让走,于是龙哥又发火了。他怒道:“呦呵,臭小子,不撒手是吧,给我把他给拉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身边的其他小混混一左一右将马大犇架了起来,马大犇虽然早就护住了头,但还是难免有些地方被打到。之间他虽然脸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左耳的耳根子却因为刚刚的殴打血流不止。校服上的血迹,就是由此而来。马大犇站起来后,微微仰着头,将眼睛斜下方看着龙哥,从这个角度看,眼神非常轻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哥一看着眼神,这是不把我龙哥放在眼里呀!在自己的弟兄跟前,龙哥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先是朝着马大犇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然后啪啪两拳,都打在了马大犇的脸上。这两下着实不轻,马大犇的嘴角很快就因此流血,但他仍旧没有表情,还是冷漠地看着龙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龙哥心想今天是遇到个不肯服软的家伙了,但是在小弟面前,他不能丢了面子。于是又冲上去,横手一挥,一个大巴掌就朝着马大犇的脸上扇了过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这一次,马大犇却及时地将头一扭,躲开了这一个打耳光。这是龙哥所料未及,一巴掌扇空之后,他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上去补一巴掌,此刻马大犇吐出嘴里的一口带血的唾沫,然后冷冷地问龙哥:“喂,你打完了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龙哥一愣,显然他从未想过有人会挨打后问这样一句话,即便时间充足,他也不曾想过这个问题应当如何回答。于是他不理会马大犇的提问,直接再度上前准备再来一拳或是耳光,而这一次马大犇也没有躲闪,只是当龙哥的手快挥舞到自己跟前的时候,马大犇脚下用力一蹬,朝前跨站了一步,脑袋后仰,然后猛地用自己的额头撞击在龙哥的鼻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