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荒郊野外

如此太平地过了些日子,马大犇在校园里依然调皮捣蛋,但在外面还是低调做人,就连常常光顾的游戏厅,也基本上不再去了。到了学期快要结束的头一个月,马大犇出校门的时候,却在门口看到了许久未见、先前被自己痛打了一顿的“龙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哥身边跟着两三个人,至于是不是先前和自己打架的那几个,马大犇确实想不起来。不过龙哥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什么人。尽管马大犇低着头,将校服拉高用衣领遮住了自己的嘴——他实在不想再招惹这群人,无论是觉得麻烦,还是觉得害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龙哥还是看见了马大犇,于是上前堵住了他,对他说道:“马大犇,跟我走一趟吧,强哥有事找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哥的语气生硬,明显还有着早前未能报仇留下的怒气,但碍于强哥的吩咐,也不敢对马大犇乱来。马大犇问道:“强哥找我什么事?我快考试了,得赶紧回家。”说完马大犇打算绕过龙哥继续往回走,却被龙哥再一次拦住,这次龙哥伸出手,用手指抵住他的胸口,然后说道:“着什么急啊,强哥有些话要跟你说,耽误不了你多少时候。”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转头看了看,这天因为李茫生病去了医院没来学校,加上马大犇在学校里也没多少认真交往的朋友,别人看到自己被一个黄毛社会青年拦住去路,也都纷纷绕道而行,根本不会有人帮他。

稻草人书屋

他知道,今天不去是不行了。周强既然叫这个龙哥来找自己,其实用意很明显,自己如果不去,这龙哥肯定要收拾自己。面对手下败将自己虽然不怕,但免不了接下来麻烦会更多。于是他点点头让龙哥带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跟着龙哥上了一辆出租车,车径直开到了城南郊区。在这城乡结合的地方来往的人很少,附近就连平房也都是零零星星。下车后众人又步行沿着一条小路往山脚下走,很快走到了一个看上去像是庙的地方。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是庙,其实也不尽然,从建筑风格和里边供奉的泥像来看,这的确是个烧香拜佛的地方,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既没有庙门,也没有和尚,就连管理的居士都没有。这就是附近村民自发捐出来的一个土庙,里边供着山神河神,神像上罩着一层红布,油灯蜡烛全都没点,就连插香用的石头香炉里,那泥土也成了干的。 daocaorenshuwu.com

很显然,这庙子已经很久没有香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周强正和另外两个人坐在庙前的一块空地上打着扑克,被他们用来当凳子坐的,竟然是被推倒的神像。 daocaorenshuwu.com

周强见马大犇来了,乐呵呵地说:“哟,大犇来了?你别着急啊,等我打完这把再跟你说。”马大犇说:“强哥,有什么事啊?这天色也不早了,这地方离我家远,有什么事你先说了好让我回家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强看起来今天赢了钱,心情不错,他依旧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事儿,就叫你过来坐坐,然后聊聊。啊对了,小龙,东西给大犇了吗?”龙哥回答道:“还没有呢,现在给他吗?”强哥说:“给呀,那个可是好东西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西?什么东西?马大犇一头雾水,转头望向龙哥。只见龙哥从手下手里接过来一个小盒子,然后递给了马大犇。马大犇拿在手里一看,这是个镶了丝绒的盒子,通常是用来装珠宝首饰的。拿在手里分量不轻,看来里面装了挺重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怀着讶异马大犇打开了盒子,映入眼内的,是一根筷子粗细,黄澄橙的黄金项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当时的社会条件里,虽然日子越过越好,但一般人除非是暴发户,很少有人会这么招摇地戴根大金链子。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马大犇很小就懂得,难不成是周强仍旧想要收下他,这东西算作是入伙的份儿礼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对周强说:“强哥,您这是啥意思啊?给我这个做什么?”周强依然没有停下打牌的动作,他一边摸牌一边说:“大犇啊,我们混江湖的人,刀头舔血的,出了事有时候就得跑路,这跑路也得生活呀,生活也需要钱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根链子我送给你,就算贱卖也能换个几千块钱,有钱傍身,没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诶,别忙,我炸了!”周强一边说,一边扔出一副“炸弹”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更加不解,傻笑着说:“强哥,我能出什么事儿啊,我好好的上学又怎么会跑路?这东西我可受不起,也不需要,您还是拿回去吧。”马大犇心里清楚,如果自己贪财收下这金链子,就算是周强的人了,他不能这么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强说:“你瞧你,不懂事了吧?送人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多晦气!强哥我也希望你太太平平,永远别跑路。再说这东西也不算是白给你的,你得帮我做一件事。”他仍旧没有停下打牌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