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城南义庄

虽然知道马大犇是个“小狂徒”,但周强显然对自己的威严过分高估了点,或者说,他低估了马大犇不要命的狠劲。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在这样的状况下,马大犇居然敢还手,而且是冲着自己。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没有准备,猝不及防之下,马大犇这一脚就结结实实踹到了周强的大腿上。周强虽然已经不年轻了,但早年也是好勇斗狠之徒,所以还是有些底子的。尽管被踹到,导致他踉踉跄跄退后了几步,但其实并没有受伤,也并未摔倒,只是那笔挺的西裤上,被马大犇踹出了一个沾满灰尘的大脚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强是在场所有人的头目,眼见马大犇居然敢还手,其余人立刻一拥而上,开始围殴马大犇。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如贼多,如此猛烈的围攻之下,马大犇起初还找准空隙闷个几拳,但很快就被雨点般密集的拳打脚踢给掀翻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抱着头蜷缩着身体,就好像当初被龙哥围殴的时候一样,但背部,肩部,肋部还是因为没有遮挡而被打得很惨。尤其是肋部,几度都因为猛烈的击打而让马大犇一时呼吸不畅,难受至极。很快,马大犇就觉得头晕目眩,耳朵里听到的叫骂声和殴打他的声音已经渐渐有些模糊,好像回音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朦朦胧胧中,只听见周强大喊了一声:“把这小王八蛋给我拉起来!”两个小混混架住了马大犇的腋下,将他的手反扣在身后,这样他就不能再轻易挣脱。马大犇被拉起来后,只觉得脚下飘忽,有些站不稳。脸上手上也都黏糊糊,疼痛不已,他知道,今天受的伤比之前要严重得多,现在就算没人抓住他,想要挣脱只怕都难上加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头疼欲裂,眼神也有点涣散,迷迷糊糊中,听见周强喊道:“把他的脚给我抬起来!”于是有个小混混将马大犇的右腿抬了起来。马大犇本就站不太稳,如今一只脚离地后,更是晃来晃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妈的,你喜欢踢人是吧,老子今天让你踢个够!”周强怒道,接着抱起地上先前自己用来当凳子坐的一个佛头,毫不犹豫地,狠狠朝着马大犇的腿上砸了下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喀嚓!”一声,就好像是被折断的甘蔗,佛头结结实实砸在了马大犇的腿上。马大犇只觉得伴随着这声清脆的声响,自己右腿膝盖内侧的那根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地反方向拽扯了一下,接着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这样的疼痛让马大犇立刻清醒,他算是个耐痛能力很好的人,但此刻却也忍不住大声地哀嚎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剩下那只用来支撑的腿也再也没力气站住了,马大犇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抱着自己被砸断的腿,在地上一边痛苦的叫喊,一边来回翻滚,脖子上和太阳穴青筋凸起,脸也胀得通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强在马大犇身边蹲下,抓着马大犇的头发冷冷地说:“小王八蛋,现在知道疼了吧?我告诉你,不给我强哥面子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你虽然岁数小,但不能没规矩!强哥给你留个记号,提醒你今后别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哀嚎着,心里的滋味分不清到底是恐惧还是愤恨。只听周强接着说:“反正你也不肯帮我跑腿,这腿留着也是没用了。你们几个,替我好好招呼这小子!记住,可别弄死了。”说罢周强“呸”了一口唾沫,吐到了马大犇的身上,然后和先前那两个一起打牌的人开车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现场除了受伤的马大犇,就只有龙哥和那两个跟班了。龙哥本来就跟马大犇有旧仇,眼前的机会,他自然是不肯放过。等到周强开车走远,龙哥露出了小人得志变态的笑容。他知道马大犇现在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于是开始泄愤地在他身上肆意踢打。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断了腿,本是内伤,体表却是没有伤口。于是那些瘀血无处排放,在断骨的附近堆积,很快马大犇的腿就肿大了起来,快要撑破裤子。由于受了骨伤,加上被殴打了这么久,马大犇早已虚弱不堪,别说挣扎,连叫喊都失去了力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看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而山里本来就比较黑,但龙哥却并没有要就此饶了马大犇的意思。就在龙哥准备新一轮动手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声音像是大风吹动着帆布,又像是一个没有舌头的人发出的哈气声。而且这声音以非常快的速度在马大犇身边蹿来蹿去,中间还夹杂着诸如“哎呦”、“哇呀”之类的叫喊声。这些叫喊声却都是龙哥和他的跟班发出来的。听上去,好像是那怪声正在攻击龙哥等人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眼神已经有些模糊,他只看见龙哥慌张地好像在寻找什么,但又莫名其妙地摔倒,时而发出惊恐带着哭腔的尖叫,时而又发出因为害怕而歇斯底里地狂吼:“是谁!到底是谁!你是人还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