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古怪郎中

莫郎中蹲下查看马大犇的腿良久,这种简单粗暴的外伤,对于这样的老中医来说,想必应当毫无难度。但莫郎中却用手托着下巴,面露愁容。于是马大犇忍不住问道:“莫大夫,我这腿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摇摇头说:“问题倒是没问题,普通断腿罢了。只不过小娃娃,你告诉我,是谁教你这么固定断腿的?”马大犇一阵纳闷,低头看了看自己腿上那简陋的木棍支架,尽管还是会疼痛,但总比什么都不做,任由断腿在那儿晃来晃去的强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还没回答,木言几就抢先说道:“这是我给他做固定用的,腿骨中间没断,是在关节地方。有什么问题吗?”莫郎中斜着眼睛看着木言几说:“当然有问题,有大问题!”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一头雾水,木言几也显然对此毫无预料。只听莫郎中接着说:“从伤势上来看,这腿断了应该有大半日了,人体的修复能力是很强的。如果当时你先接好断腿再做固定,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消肿了。但你没有这么做,这就导致你在固定他腿的时候,他的关节仍旧处于断裂的状态,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摇摇头,先前嬉皮笑脸的表情也收了起来。莫郎中说:“现在伤处已经因为自愈的作用,进行了一些合拢。时间再拖久一些,整条腿就会出现大面积水肿,接着导致血液不流畅,断腿以下的部位就会坏死,到时候还接什么骨,直接截肢得了。不截的话,小命都不见得保得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最末一句话的时候,莫郎中的眼睛转向了马大犇,只不过眼神依旧是斜斜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虽然不懂医理,但他知道莫郎中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于是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虽然出于一片好心,但却把问题越搞越严重。于是他有点慌张地问莫郎中道:“那现在还不算晚对吗?还能救是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莫郎中推了推眼镜,用手指着观音像背后一左一右两块竖匾,对马大犇道:“小娃娃,你识字吧?告诉我上面写着什么?”马大犇说:“左边是悬壶济世,右边是妙手回春。这都是称赞医者的词语,这说明您还是有办法的对吧?” 稻草人书屋

莫郎中说:“办法当然是有,不过因为这木鱼脑壳一通乱搞,你怕是要吃点苦头了。”马大犇这才知道,“木鱼脑壳”是莫郎中对木言几的称呼,就好像木言几叫他“莫大傻子”一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莫郎中让马大犇先坐下,然后对他说:“你这腿治好不难,但人有点遭罪。现在你断腿部位里面的血肉有一部分已经开始长拢,虽然骨头错位并不算严重,但还无法确定里头是不是有碎掉的骨渣子。所以我得再把你的腿敲断一次,然后才能摸得到。要是有碎骨渣子,还得给你开个口子取出来才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倒吸一口凉气,早前断腿那剧烈的痛感此刻仍然历历在目,没想到这还没到一天呢,就要再遭遇一次。但马大犇也清楚,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于是他问莫郎中说:“那有没有什么药能让我别那么痛吗?就好像是那什么…麻沸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由于对方是中医,马大犇脱口而出快两千年前华佗所制的麻药。莫郎中笑了笑说:“还麻沸散,谁还用那东西,直接让这木鱼脑壳一棒子敲晕了你不是更省事?哈哈哈!”说罢他哈哈大笑起来,但马大犇和木言几却谁也没心情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很快莫郎中觉得自己如此干笑得不到响应,于是咳了两声接着说道:“你放心,麻醉用的草药我这里当然是有的,不过由于步骤出了错,又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在没完全恢复之前,这只脚千万不能再有损伤,否则的话,将来可能会成个瘸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当然不想变成瘸子,如此一来,家里就有两个残疾人了。于是他对莫郎中说道:“那就拜托莫大夫了,帮我医治吧。”谁料到莫大夫却说:“别急,刚刚跟你说的是理论上的可行性,但天意这种事,可是祖宗说了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一愣,什么情况?怎么我看个断腿还得看天意?如果真有天意的话我就不会断腿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正在纳闷,马大犇情不自禁转头看向木言几。木言几也脸上尴尬,对莫郎中说道:“我说莫大傻子,这种时候了,你的那些古怪规矩就免了吧。这万一天意说不让你动手,你还就真不动手了?这小兄弟还这么年轻,你忍心看他这样下去吗?”木言几的一番话让马大犇更加不懂。很显然,莫郎中口中的“天意”具体指的是什么,木言几是清楚的,否则绝不会有这么一番对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不说话,只是轻轻摇头,意思是他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规矩。随后起身走到佛像跟前,点香,祝祷,叩拜。趁这期间,马大犇低声问木言几,这是要干什么?什么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