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良言相劝

木言几看起来说得轻描淡写,其言语之间,还是隐约有种无奈感,就好像是对自己及这个行业可悲。不过在马大犇看来,他如此的无奈其实是带着些许病态的,因为马大犇并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存在,毕竟出发点一旦有错,那结果肯定是不对的,只不过对于自己头一晚遇到的那些事情,自己实在是无法解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问起木言几的身世,例如是如何进入到这样的行业的,木言几却含糊其辞,几度想要将话题岔开,不难感觉出,他对于此其实并不想谈论,或者是不想跟马大犇说,毕竟在木言几的眼里,马大犇就是茫茫人海与自己偶然交集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会很多,所以没必要说那么多,加上从前一晚在义庄里两人的对话,木言几也感觉得到马大犇其实只是好奇,内心深处还是不信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说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也不勉强,只是在等待的过程里跟木言几东拉西扯地闲聊。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李茫也来了莫家馆接马大犇。木言几在把马大犇扶上车后,马大犇正打算关上车门,木言几却拦了一把,车门关到一半,被他给拉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举动让马大犇有点诧异,于是问道:“怎么了木大哥,你是还有什么事吗?”木言几笑着说:“小兄弟,说起来有点扯,你知不知道,很多年以前,我和你其实是一样的人。”马大犇说:“那时候你也是个高中生吗?” 稻草人书屋

问完这句,马大犇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句蠢话,但已经无法收回,也就只能尴尬地傻笑。木言几说:“我倒是想啊,想跟你一样,当年做个学生。可惜我身世不好,所以一直都没有上过学,我很羡慕你。”

稻草人书屋

本来只是随口一句,却似乎触动了木言几的憾事,马大犇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木言几接着说:“我说我跟你一样,其实是性格和脾气。那个时候的我,锋芒毕露,甚至目中无人,长辈对我的指导和吩咐,我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总认为自己很了不起,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没有说话,木言几这是在拐着弯地骂自己吗?木言几继续说:“可后来吃了大亏,再想回头的时候,发现已经走出去很远了,远到有些回不去。因为社会很现实,很残酷,没有人会因为你是高中生,或者是小学生,而对你格外包容。当你意识到自己面临的事已经超过自己的能力范围时,你会本能地求救,或者是求生,可那时候你才会发现,一向骄傲自负的自己,其实身边一个能帮你的人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相识时间很短,但在马大犇看来木言几是一个优点吊儿郎当,甚至凡是都不关心的人,此刻隔着半扇没关好的车门突然对自己说出这番话,听上去的确像是忠告,但却又感觉什么地方不对。于是马大犇只是礼貌地点点头,却不置可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大概也意识到自己此番临别,好像是话多了点。于是又笑了笑说:“好好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做本分内的事情吧。每个人都一样,都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说完这句,木言几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那意思好像是在说:这个位置是在天地之间,只属于自己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着木言几关上了车门,拍了拍车顶,示意出租车司机可以开车了。当车离开,马大犇从后视镜看到木言几目送了十秒钟,然后转身离开。

稻草人书屋

回家的车上,李茫一直滔滔不绝,一边表达自己对马大犇的担心,一边又询问这一天一夜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断腿了。但马大犇却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着,心里想着的,却是木言几刚刚说的那番听起来有点突兀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陌生人,萍水相逢,实在谈不上如此肝胆相照。既然如此,那木言几为何要叮嘱自己这些呢?难道是他说的那样,觉得自己很像年轻时候的他,所以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惺惺相惜之感吗?却也正因为此,马大犇才会静下来思考那一番话,换了别人将同样的话说出口,马大犇只怕是转瞬就忘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回家后,本以为会迎接一场痛骂。但见马东方表情严峻地打量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腿,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挪到了床边,将平时自己用的那一对拐棍,分了其中一支递给马大犇。然后马东方说道:“累了吧,自己去煮碗面,然后好好睡一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里带着愧疚,原想着挨顿骂能好受点,但马东方这语气冷冰冰但却充满关怀的话一出口,马大犇一下子没忍住,扶着父亲的拐棍,就开始哭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距离上一次哭,马大犇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了。他是个要强的人,又认定了男子汉决不能随便哭,所以自打母亲去世后,马大犇好像只是在夜晚梦见母亲的时候,才会哭喊流泪,别的时候,大多都嘻嘻哈哈。他很早就学会了用乐观的外表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难道要强的人就一定不能哭吗?这道理岂不是跟好人打架一定要赢一样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