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再度拜访

一周后,马大犇回到学校,在父亲的书面担保下,加上自己腿上的伤也是事实,学校对马大犇莫名其妙失踪的那一天,也就不再追究。也因为他早就是个“老油条”,论斗智斗勇,老师们也没那精力跟着他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重返校园后的马大犇,其实和之前并没有多大区别。他依旧调皮捣蛋,只不过因为腿上有伤,无奈有些被动地收敛。如果一定要找个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他开始多花了些时间在学习上了。以前一放学就没影的人,竟然能够时常在教室里看到他趴着学习的身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马大犇的改变,老师们也都是看在眼里,尤其是曾经被马大犇和李茫恶整的班主任老师,更是颇为感动。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月很快过去,马大犇腿上的石膏还没拆,就迎来了一个学期的期末考。不出意外地,马大犇的成绩在班上六七十号人里,名列前十。好几个平常是老师眼里的乖学生,但是这次的排名却在马大犇身后的同学感到忿忿不平。他们的郁闷并不是自己的名次真有那么差,而是被马大犇甩在了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班主任公布成绩的那天,一贯嬉皮笑脸的马大犇,却莫名地感到紧张。从小到大他都是个聪明孩子,也有很多机会在考试前奋起直追,但这次,却是自己认真去做了,手里的成绩单就是对此最好的证明。 稻草人书屋

寒假的时间很短暂,大多数孩子会在春节期间跟着家长走亲访友。但马大犇却不一样,一来是他们家已经没有那么多亲戚可走动,二来也是因为马大犇和马东方都行动不便。于是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父子俩凑在一起看晚会,剥花生吃,尽管交流很少,但这样的情景,却是让这堆父子都感觉到很舒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距离学校重新开课一周左右,马大犇按照之前和莫郎中的约定,去拆掉了石膏脚。莫郎中用小木槌在他的断腿几个穴位敲击,试探反应,一切正常。马大犇终于可以好好走路了,但由于伤了太久,他还是不敢非常用力,以至于走路的时候,还是会有些轻微地一瘸一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莫家馆里,马大犇并没有看见木言几的身影。他知道木言几和莫郎中是街坊,于是向莫郎中打听木言几的住处。谁知莫郎中一听见木言几这三个字,立刻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马大犇有些谨慎,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莫大夫,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双手叉在腰间,用一种极其不爽的表情对马大犇说:“小娃娃,你还记不记得你断腿的那天来接骨,那姓木的跟我说什么了?”马大犇楞道:“这个,他那天说了很多,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莫郎中说:“那天本来是阴阳各半的卦,但我还是给你医治了,你要知道,我是完全可以不治你的。我肯帮你,你不记得是那家伙答应我什么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这才想起来:莫郎中喜欢刘寡妇,木言几当时说帮他说媒作为交换条件,莫郎中才救的自己。看着莫郎中那生气的样子,又想起当初那番对白,马大犇心里觉得有点好笑,毫无疑问,肯定是木言几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莫郎中觉得自己被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忍住笑说:“那您更得告诉我木言几住在哪儿了,我去找他,帮您要个说法!”说到此处,马大犇伸手握拳比划了一下,做保证状。莫郎中摇摇头,叹息道:“罢了罢了,左右是个缘分,骗就骗了吧,作恶的又不是我,是他木言几。什么是大善?救人危难是大善。那什么是大恶?欺骗就是大恶!”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边说,莫郎中一边摇头晃脑地走到自己的桌子前,拿纸币写下一个门牌号,递给了马大犇,然后说道:“小娃娃,你可别学他,这妄语啊,可是要下无间地狱的,那可是地狱里最苦的一层了!”

稻草人书屋

莫郎中说得认真,还挤眉弄眼的,似乎这样的表情可以加重他肯定的语气。这莫郎中虽然性格怪癖乖张,在马大犇看来却有些憨厚可爱。嘴上总是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却总透着一股子喜感,惹人发笑,但笑过之后,却不知道笑点在哪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拿着地址离开了莫家馆,顺着老街道一路往上,蜿蜒曲折的步梯小路上,高矮不一的房子显得错落有致,爬得越高,就越能清楚地看见底下的长江。过江缆车时不时从头顶驶过,江里也偶尔会传来渡轮游船那呜呜的汽笛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路众多,光有个门牌号找起来还是会有些困难。好在周围街坊比较多,马大犇随时都能问别人,只是这里的人大多相处了大半辈子,马大犇却是个生面孔。这样的人到了这里,很容易就会引起街坊们的注意。于是当马大犇正在犯愁路往哪走的时候,一个热心的大婶端着菜盆子凑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帅哥,你找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