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青砖老房

只是一条小巷子相隔,这栋青砖房子就和外面喧嚣的老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周围的人好像都搬走了,令此处显得那么僻静,马大犇就连自己呼吸鼻孔喘气的声音,都听得非常分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栋楼看上去总是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感觉,尤其是这样安静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有点发怵。马大犇走到楼下对照了一下门牌号,接着就怀着忐忑往楼上走。那些古怪的红线和红丝绸,此刻看起来就好像是在指引道路一般,在青色有些发暗的砖墙上,这些红色格外让人注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莫郎中给的地址是在三楼,于是马大犇顺着上楼的时候,发现越是往上,所缠绕的红丝线就越多。从二楼开始,往上的楼梯两侧,都顺着梯步在角落的位置摆放着大小不一,但看上去都差不多的小泥人。 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小泥人连鼻子眼睛都没有,呈一个打坐的姿势。泥人看起来做工粗糙,有些还带着些许破损,但是不难看出,这些泥人都是被人用纯手工的方式给捏出来的。每个泥人的脖子上都缠绕着红色的丝绸,看起来很像是给泥人戴了个“红领巾”一般。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二楼转到三楼的途中,小泥人越来越多,导致梯步能够下脚的位置越来越少。这几十上百个泥人被人用带着供奉的含义摆放在这里。等到刚转到三楼,一股清幽的香味传了过来。这香味马大犇是知道的,这是用来敬奉神明的香,和庙里的那种香的味道还是有点区别,这里的香除了比较清新独特外,钻进鼻腔后,还带着一股子单单的苦涩,这种味道像是在燃烧木屑,又像是某种中药的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三楼看起来,诡异的感觉却更多了一份。长长的走廊上,但凡能够放平东西的位置,都被人摆上了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绝大多数都是陶器或者土坯烧制而成,和那些泥人一样,看上去质地粗糙,都是纯人工做出来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些瓶瓶罐罐和先前的那些小泥人让马大犇想起了历史课本上,那些被发掘出土的什么新石器时代的文物,只不过这些肯定不是文物罢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整整一层楼,楼梯的左右两侧各有三道门。其中两道门位于走廊尽头的两端,而剩下的四道门,就都集中在靠近楼梯的这一侧。打量了一下四周,马大犇并没有看见任何人,但这些门却都是打开的,于是马大犇开始在这些门口挨个寻找。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最左边尽头的那道门内,看上去是住人的,但屋子里空得出奇,只有一张书桌和一张床,只是那靠窗的一个书架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似乎还地方不够,书架边的地面上也堆放着一摞书。床头的栏杆上,挂着几件深蓝色的衣服,床上的被褥却是叠得整整齐齐。本来就不高的屋顶,是用早期的预制板搭起来的,虽然破旧,但却干干净净,甚至连这种老房子最常见的蜘蛛网都没有。而天花板上有一个长长的电线,挂着一个老旧的白炽灯。 daocaorenshuwu.com

这大概是除了窗户之外,这间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没人,马大犇也就省去了敲门的动作,他也并非没有想过大喊一声,如果有人自然会出来应自己,只是这地方太过于安静,他如果声音大一点的话,就会非常刺耳,这样的感觉别说别人了,就连马大犇自己,也是不喜欢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挨着的两间屋子,看上去更是让人不解。其中一个里面黑漆漆的,连窗户也没有,只能透过走廊上那本来就有些暗的自然光看到,里面堆着一些蜂窝煤,一个用瓷砖砌起来的灶台,还有一口大锅。剩下的油盐酱醋锅碗瓢盆,马大犇也只能看到一个影子罢了。看起来,这里是厨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另一个屋子里,看起来却是堆放杂物的。尽管是杂物房,但却整理得非常整齐,由此可见,这里的主人是一个有条理的人,至少是比较细致、爱干净的。而这听上去却跟马大犇认识中的木言几不太相符,尽管只见过一面,木言几却给马大犇一种洒脱不羁,不拘小节的感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如果说这主人不是木言几的话,马大犇却在杂物房的角落里,发现了先前自己在义庄里看到的那些纸人纸马,就连扎法跟画法都是一样的,于是马大犇也打消了疑惑,木言几肯定住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转向另一侧,越是走近,越是听到一阵唱佛机的声音。但是这听起来有点像音乐的东西,却有别于以往在寺庙里能听见的诸如“大悲咒”“观音咒”等佛音音乐,而是有一种悠扬的古乐器,伴随着低吟的唱词,音调有点古怪,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鼻子里闻到的香味也越来越浓,既然有人点香,那说明此处就算没人,也是刚刚离开不久。当马大犇走到右侧开始朝着第一道门里张望的时候,却冷不丁地吓了一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一间很小的屋子,大概就和先前那个厨房差不多大,但是里面却整面墙上都供奉着各种各样像是牌位的东西。最大的放在最中间,其余大大小小从上到下堆叠着,粗略一看能有三四十张牌位。这些牌位看起来也新旧不一,有几块看上去旧旧脏脏的,似乎是已经传了好几代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