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白衣婆婆

这个声音,如何形容呢?尖锐细长,并且拖了个长音。是个女性的声音,而用这种语速说话的人,如果不是慢性子,就肯定是个老人。通常如果有人擅闯了别人的家,大部分主人家会问出例如“你是谁?”、“来干嘛?”之类的话,而且语气也大多会带着戒备,甚至敌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原本集中精力在寻找着木言几的名字,此刻任何一点突如其来的搅动都足以让他吓出屎来。所以当这个有些奇怪,出乎意料的“你好啊”传到马大犇耳朵里的时候,马大犇立刻本能地迅速转身,耸着肩膀,即便是憋着一口老血没大声惨叫出来,却还是在转身的时候留下了一个滑稽而惊恐的表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面前的走廊上,站着一个比马大犇矮了很多的老婆婆。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老婆婆一身白衣,像是要去打太极拳。虽然岁数看上去已经有些大了,但头发却只是微微地有点白。头顶扎着一个丸子头,插着一根木钗。一只手背在背后,一只手放在腹前,在前面的那只手上,抓着一串佛珠。说是佛珠,大概也不算,因为那每一粒珠子,都是一颗大概花生大小的小葫芦。可能是在手里捻的时间太长,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脸上皱纹不少,尤其是当她望着马大犇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纹路更加明显。虽然苍老,但看上去气色还是很不错,在这样的年纪里,算得上是红光满面了。而尽管岁数大了,老婆婆却腰身笔直,看上去很是有精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体来说,这个老婆婆看上去有种气功高手的感觉,面带笑容的她也显得很慈祥,如果不是刚刚那一句话吓了马大犇一大跳而还来不及反应的话,马大犇大概会学着武侠小说里的样子,抱拳行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稍微冷静了片刻,然后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刚刚那乍然的一转身,让刚好没多久的断腿又开始隐隐作痛。马大犇故作镇定,对老婆婆说:“婆婆你好,我叫马大犇,是来找这里一个叫木言几的人的。不知道他是不是住在这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婆婆说:“原来是找他啊,他是住在这里啊,不过这会儿出去办事去了,也应该快回来了吧,除非遇到什么难办的事儿,不过这年头,还有什么事难办呢?呵呵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笑了起来,依旧慈祥。很显然,她也是认识木言几的,并且知道木言几的动向,眼前这个老婆婆,必然是木言几很亲近的人,会不会是他的妈妈?于是马大犇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说道:“那没事,我等等他吧。他之前帮过我一个大忙,所以我得亲自谢谢他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这些日子一直觉得,木言几对自己的帮助,远不只是当天自己被殴打的时候出手相助,更重要的却是在临别时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正因为这番陌生人的劝说,才让马大犇这个问题少年重新审视了自己,虽然改变并没有特别大,但起码是在开始好好去做一个自己本分里的人了,例如当个学生,一个正常的学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听马大犇这么说,笑着说:“好,那你进屋坐坐喝点茶吧,我们这里偏僻,但茶却是不少。”马大犇却推辞连连说不用了,自己站着等就好。因为老婆婆的这番话,马大犇更加笃定,她很可能就是木言几的妈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说:“既然来找人,上门就是客。咱们中国人啊,哪有让客人站着等的道理。”马大犇还想推辞,但看老婆婆有些坚持,于是只能笑着挠挠头,拧不过对方的热情,也就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着老婆婆,马大犇走到了尽头处的那个房间。房间的格局与先前的那个卧室一样,区别只在于这里并没有摆放床,而是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矮矮的茶台。墙壁上整整洁洁,挂着一些裱起来的书法字。这些书法字体各异,但却都写得很有大家风范,从先前马大犇这一路寻来看到的种种来看,眼前的这个老婆婆只怕是深藏不露,这样的人想要弄到一些有名的字画,想来并没有那么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茶台很矮,地上放着一些蒲团,有点禅的意味。能够在这样的茶台上坐着喝茶,应该是那种泡了又蒸,蒸了又泡的功夫茶才对。马大犇对这种茶道虽然并不抵触,只不过觉得有点费水而已。但老婆婆端上来的,却是两盏白瓷的盖碗茶。虽然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和这间屋子里的典雅精致,显得有点不符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坐下后,依然面带微笑,看着马大犇。马大犇心想这老奶奶是不是有点好客过头了,否则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是因为我这绝美的容颜?她看上去应该不是这么肤浅的人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胡思乱想间,老婆婆开口问道:“小伙子,你腿上的伤,可都好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