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三毛五分

原来这个老婆婆是木言几的老师。马大犇心里想着,于是迅速把木言几的那些“本领”和刚才上楼的所见所闻跟眼前这个看起来和和气气的老婆婆联系了起来。不难看出,这个老婆婆也是木言几和莫郎中他们的“行里人”,身为木言几的老师,肯定比木言几要厉害得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马大犇立刻肃然起敬。只听老婆婆接着说道:“木言几这孩子,从小命苦,是我捡来的孩子。我看他可怜,就一直带在身边,到了上学的年纪,由于那个时候户籍信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所以就一直没个正式的户口,导致他上不了学。于是就跟着我学点手艺,读书识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接着说:“这孩子有天份,心肠也不坏,所以很小就闯了点名堂出来,这些年环境好多了,他也早就自立门户了,只是怕我孤老太婆有事没人照应,就一直留在这里陪着我。”她一边叹息着木言几的身世,一边又满是骄傲。从她的言语中马大犇猜测,这老婆婆应该是没有子女的,否则也不会说自己是孤老太婆。再加上先前看到的那些古怪的带着宗教性的东西,说不定还是个出家人。如果是出家人的话,自然是没有孩子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于是马大犇说道:“是的,木大哥心肠好。当时如果不是他出手救我的话,我恐怕是死在那破庙跟前,臭了都没人知道。”说罢马大犇挠挠头傻笑着,实际上心里对于当天的一幕,还是心有余悸。 稻草人书屋

老婆婆说:“你的那件事,木言几曾经跟我说过,这腿还是花医生给你医治的吧?”马大犇点点头,老婆婆接着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从没见过你,是怎么知道当天木言几跟我说的那个断腿的孩子就是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其实是当下马大犇最大的一个疑惑,首先他认定这老婆婆是一个高人,但不至于高明到可以未卜先知的地步。加上马大犇本身对这一套玄学的东西心存敬畏,但其实还是非常怀疑的。在马大犇看来,世界是由物质和逻辑构成的,这些宿命的因果的一切,统统可以用科学的办法得到答案。听老婆婆这么说,马大犇点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笑了笑说:“首先你并不是这一带的住户,因为这附近的人我们基本上互相都认识,就连亲戚都认识不少。这很容易察觉,从你上楼的时候那谨慎的模样,还有东张西望找人的样子都说明你对这里并不了解。而一般来我们这里的人,除了老街坊之外,大多数都是来求助的人,这些人也不会直接找上门,而是会有附近的街坊带着来。所以像你这种独自找来的人还真不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顿了顿继续说:“这里住的人就只有我和木言几两个,既然我不认识你,那你肯定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来找木言几。从年龄,外貌,还有明显的走路有点伤后的感觉来看,所以我才断定你就是当天他救的那个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的一通分析,好像是在破案一样,却无一不说得马大犇暗暗点头。心想这看起来面慈心善的老婆婆,没想到就我上楼这么短短的时间,就有如此惊人的洞察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竖起大拇指,对老婆婆说道:“您说得一点不错,虽然这边我并不算第一次来,倒真是第一次找上门来。之前也只是在莫家馆呆过,当天木大哥救了我之后,还借了我些钱让我给医药费。今天我一是来专程道谢,二是来还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知道马大犇这么一说,老婆婆却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说他还借你钱,那可真是怪事了,木言几这孩子吧什么都好,可就是抠门儿啊。这一段谁不知道他是有名的铁公鸡啊!”老婆婆说罢笑了起来,马大犇也跟着笑,心想这老婆婆也真是性情,我第一次来就这么跟我当面吐槽自己的学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边笑边说:“只不过这也难怪,当年我捡到他的时候,他手里就死死攥着三毛五分钱,说什么也不肯撒手,跟个宝贝似的。”这几毛几分的概念,即便放在马大犇这个年轻人的耳朵里,也显得非常老旧。马大犇小时候,的确很多东西都非常便宜,甚至那时候的几毛钱,相当于现在的好几块。木言几比马大犇大了不少,所以应该更值钱才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时候,一分两分的面值其实大多数地方已经找不开了,所以许多家庭稍微有点闲钱的人,会专程用稍大面额的钱币去换成这种分币,但换来却并不是用来买东西,而是用来折成一定的形状,再用许多这样形状的分币去做成一个船或者篮子之类的装饰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马大犇家里就有一个用许多一分钱纸币折出来的船,那是一帆风顺的意思。正当马大犇想要接嘴说自己家也有个这样的东西的时候,抬头一看到老婆婆的表情,却有种若有所思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