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对师生

四五岁的孩子,就算再怎么懂事,面对这陌生的城市,也依然是恐惧的。于是老婆婆当下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强的戒心。看着孩子可怜,于是她就对木言几说:“孩子,阿姨不是坏人,你要不要跟着我回家,等你吃饱了身体结实了,我带你回家去找阿爸阿妈?”

www.daocaorenshuwu.com

放到现如今的环境里,这句话无论如何听上去都像是个人贩子。但对于当时的木言几来说,找到阿爸阿妈就是自己唯一的愿望。尽管跟眼前这个阿姨素不相识,但她能给自己吃肉包子,看上去也不凶,于是就答应了老婆婆,跟着回了家。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叹息说道:“可能一两个礼拜后,孩子的精神和身体都慢慢好些了,于是我就带着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还买了不少送给孩子的东西,一起坐车去了成都。那时候交通条件比较不好,好一点的县城之间通常只有一条马路可以连接,而且不像现在这样,有火车,有高速公路,所以等到了都江堰的时候,就已经耽搁了两三天。”

稻草人书屋

她接着说:“松潘虽然是个县城,但是却由于是少数民族地区,加上又是高原,道路的恶劣条件非常严重。去县城的车两天才有一趟,倒不至于是木言几说的那样,只能坐牛车马车。这一来却又多耽搁了不少时间。而且到了松潘县城后,他又具体说不出家里的位置,只知道从家里走路到县城要大半天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我想到了当地找派出所问问,但这一问却没有任何结果,那时候的人对于户籍的意识不强,少数民族的确更加如此,好多家庭在孩子没上学之前都不会主动到派出所登记户口,加上木言几对自己家的描绘也非常模糊,所以很难找到。”老婆婆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那其实可以张贴点寻人启事之类的呀,既然是少数民族县城,那人应该没有大城市多才对,相互打听打听,就总能找到人的。”老婆婆摇摇头说:“当时就是这么试过了,还是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做的。但是等了一个多礼拜,音讯全无。后来派出所打算按照失踪无认领的儿童对他处置,大致上是送到福利院,或者是收容站。我心想这么小的孩子去了那样的地方该怎么生存,将来长大后,该怎么去回想自己的童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婆婆接着道:“但是派出所因为我早前坦诚事实的关系,也不能让我随便就把孩子带走了。当时我就问过他,现在找不到你的阿爸阿妈,你就要去福利院跟一群你不认识的孩子一起生活,将来有喜欢你的家庭就会领养了你去,当你的新阿爸,新阿妈,你愿意吗?他说不愿意,说只要阿爸阿妈,还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婆婆似乎有点触动心事。毕竟是女性,心思本来就比较丰富。马大犇能感觉到,当时年幼的木言几指着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是一种信赖,他认为老婆婆能对他好,能和阿爸阿妈一样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说当时她也非常感动,虽然只短短的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孩子却对自己有这份信任。而这期间她自己也挺喜欢木言几的,于是跟派出所商量没有结果后,她就直接带着木言几回了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插嘴问道:“派出所不是不让你带走吗?你是怎么做到的?”原本还沉浸在回忆情绪里的老婆婆这时候微笑着说:“这个嘛,有很多办法。”这个微笑,似乎是在告诉马大犇,她既然有能力当木言几的老师,那么手段肯定是有的。老婆婆说:“后来回了家,我就当他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知道他姓木,加上小时候话也不多,于是我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木言几,就是话少的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笑了起来,说这名字起得还真是随意啊,看来自己当初在义庄和木言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得还真是不错。老婆婆却说:“这个名字还有一层含义,就是少说话,谨言慎行之意。”这回马大犇却不笑了,跟这老婆婆聊天许久,茶却一口没喝,于是端起茶杯,猛灌了几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婆婆接着说:“后来的事情就好像刚刚我说的那样,他由于上不了学,于是我教他读书写字,跟着我学手艺。不过我从来没有和他有过正式的收拜师徒,所以他一直叫我先生,我也一直喊他的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生?可您是个女的呀,怎么叫先生?”马大犇不解地问。老婆婆说道:“我们这个行业呀,就是这样。行过拜师礼,才可以叫师父。如果只是敬了茶水,有了师生名分,就只能叫先生。”马大犇点点头,这番话,让他对这个本就很陌生的行业稍微多了一点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