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看破玄机

很明显,这有违物理常识。而木言几却正是想用这样的办法,试图去说服马大犇。看马大犇有些瞠目结舌,木言几笑着说:“很奇怪是吧?”马大犇点点头。木言几又说:“你是不是认为我又跟救你的那天一样,放了兵马来帮着我推杯子?”马大犇又点了点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木言几伸出刚才抵住茶杯的那只手,将手转过来,让马大犇看到自己的手掌。木言几的手掌看起来和正常人的没有两样,只是当只伸出食指的时候,其余四根手指都是蜷缩起来的。而木言几的拇指指尖和无名指在蜷缩起来的时候,却是互相扣在一起。这看起来寻常的一个动作,如果没有练习过,却是不容易做出的。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其实我并没有请兵马帮忙,而是默默在心里诵念了一段咒文。这段咒文的用意也并非是拉杯子这么直接,而是扰你的心神,让你颠倒做事。”马大犇不解,什么叫做颠倒做事?木言几解释道:“所谓颠倒,就是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在这段咒的影响之下,你明明想往后拉,却变成了往前推,这种力量来自于你自身,并不是任何外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觉得神奇,但他并不太相信念个咒就能让人反着使劲,只是当下他并未争辩,因为他自己还没有答案,即便是争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看马大犇满脸疑惑,木言几也没有勉强,只是对他说道:“下礼拜我还得去一趟城南义庄,上次我收兵马的时候你已经晕了过去,没能看到,你如果还是不信,可以跟我一起去,信不信都没关系,就当是看个稀奇。” 稻草人书屋

随后,木言几也不再跟马大犇讨论这玄学上的事,因为他知道马大犇心里有怀疑,只是没有找到合理的原因来反驳自己罢了。再加上木言几虽然对马大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那终究只是感觉,两个人还是过着完全不同的人生。所以木言几也完全没有必要一定要说服马大犇,让他相信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认为,法只赠有缘人,马大犇目前来看,似乎还算不上是有缘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拉西扯闲聊一阵,天色渐渐晚了,武先生打算留马大犇吃完饭,但是马大犇拒绝了,说家里还有别的事,于是打算离开,只是在临别的时候告诉木言几,去义庄之前给自己来电话,他一定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将自己家的座机电话写给我木言几,木言几笑着收下,接着马大犇辞别了武先生,木言几就送他下了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家的路上因为堵车,走得比较缓慢。但这并未让马大犇的心情受到影响,因为这一路上,他都在反复思索着木言几“念咒动茶杯”的把戏,之所以是把戏,是因为马大犇觉得这当中有猫腻,他一定要找到这当中的原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天回家,天色已晚。马大犇走到楼下,看了看时间后,依旧靠着树呆了一会儿,直到楼上再度传来那首熟悉的《少女的祈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第二天马大犇就把李茫叫来了家里,学着头一天木言几的样子,让李茫跟自己玩推茶杯的游戏。只不过这一次,李茫扮演了前一天的自己,而马大犇换位成了木言几的角度。可是连续试了好几次,都并没有出现昨天的情况,李茫顺顺利利地就把茶杯给拉走了,而马大犇无论再怎么精神集中,却仍然无法让茶杯跟着自己走。

www.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的精神力量?单单只靠这些毫无根据的东西就能改变物理世界的一贯常识吗?这是马大犇第一次对自己所学到的知识产生怀疑,这样的怀疑却只是一闪而过,越是困难的问题,却越能激发马大犇钻研的劲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他开始假想一种情况:坐在对面的李茫就是木言几,他是一个懂玄学的神棍。马大犇不断在心里重复着这样的想法,直到自己渐渐开始有点相信。趁着这样的感觉还在,马大犇和李茫又再度实验了一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却奇怪了,出现了和头一天一样的情况,自己越是想往后拉,杯子却偏偏往前挪。马大犇有点惊喜,因为他觉得开始有点眉目了。接着他又让李茫拉杯子,自己用手指顶,只不过在这一次实验之前,马大犇对李茫说了一番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莽子,咱们从小玩到大,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李茫一听,立刻疑惑起来。那样子似乎是在说,你还能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马大犇说:“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咱俩去爬树掏鸟窝,我一下子没踩稳给摔了下来,头都摔破了那次?”李茫点点头说当然记得,当时为这件事回家还挨了一顿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嗓子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从那次摔了头之后,我感觉我身体就出现了一些变化,我能看到一些你们看不见的东西,还有一些我根本就解释不出来的神秘现象。”他说得有点玄,声情并茂,好像这件事就真的发生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