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钢琴女孩

李茫对马大犇说道:“大犇,你看,那不是…”马大犇点点头,然后告诉李茫:“走,看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茫虽然人怂,但一直跟在马大犇后面,加上自己块头大,所以很多对他二人敬而远之的孩子们,也都把李茫当成一个狠角色。慢慢走到近处,只听见那几个社会青年笑嘻嘻地对那女孩说:“你躲什么啊,就是找你聊聊天,又不会把你怎么样。咱们从小就认识,又不是不熟…”

稻草人书屋

说话间,剩下的几个小青年也跟着哄笑,那场面看上去,毫无疑问就是一群社会混混在调戏一个女孩子的样子。笑声中,还夹杂着小卖店老板的声音:“你们这些小畜生,要胡闹别处去,爹妈都白养你们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明显,小卖店老板是认识这群人的。这也难怪,厂子就这么大,早些年全国重工的时候,效益也是国内名列前茅的大厂,爆炸案发生之后,相关领导被问责,厂里改建后的发展一直没有起色。随着市场经济时代的到来,这些老军工厂的生存,实际上是非常尴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方面是国家战备的重要后方基地,一方面在和平年代又发挥不出所长,所以厂子虽大,这些年还是流失了不少人。还留在这里的,都是待了一辈子的老人,自然是都认识厂里面这些小孩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走到那群人跟前,然后冲着那群小青年里带头的一个染了红头发的孩子说:“赵二娃,你干什么呢?欺负小女孩儿啊?”马大犇一边说,一边把手放进裤兜里,那样子看上去也并不将对方放在眼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孩子马大犇也都认识,虽然都是从小一起在厂里长大,但却并不是一路人。眼前这个叫“赵二娃”的人,从来都不是马大犇一伙的人。赵二娃是家里第二个孩子,和他哥一样,也是厂里主要的几个小恶霸。哥俩人从小到大,没少跟马大犇发生冲突,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赵二娃的大哥两年前在外头打伤了人,抓了给判了两年,大哥不在了,老二就开始充霸王。

daocaorenshuwu.com

这赵二娃小时候得过羊角风,治好了以后说话有点不利索,嘴也有点歪,所以大家背地里都叫他“歪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二娃一看是马大犇来了,先前嬉皮笑脸的样子立马收了起来,转而有些不屑和嘲讽地说道:“哟!我、我当是谁、谁呢,是马…大犇啊。你说你不在你们…家伺候你那残、残废老爸,跑出来瞎、瞎晃悠什么呢?我…赵二娃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你来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一开始,气氛就有些剑拔弩张。李茫把那个被调戏的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不让那群小青年继续靠前。马大犇有个残疾父亲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些不对路子的孩子也没少拿这件事去讥讽他,马大犇早就习惯了。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马大犇笑了笑说道:“你欺负人家小女孩,这事儿我就要管,你也不看看她是谁?”说完马大犇朝着身后那被吓得有点惊慌的小姑娘指了指,然后说道:“她是我们楼的,人家不爱跟你这歪嘴玩,你怎么这么不识趣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小姑娘,就住在马大犇那栋楼三楼,也正是那个弹钢琴的女孩。她的名字叫褚洧洧,是一个非常文静,长得也很好看的女孩。她比马大犇小了两岁,还在上中学。小时候也被大孩子欺负,马大犇那天心情不好,就帮她打架救了她。但是褚洧洧的父母都是厂里的高级干部,学识好,家教也很好。独生子女时期,她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本来都算是同龄人,但因为马大犇行为乖张,家里又遭遇变故,所以褚洧洧的家人一直不准她跟马大犇来往,害怕跟着这样的孩子会学坏。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很喜欢听褚洧洧弹奏的那一曲《少女的祈祷》,每次听到这曲子,他都会觉得心里非常宁静。但是自尊心极强的他,一早就察觉到褚洧洧刻意地对自己疏远,自己也就不去自讨没趣,有时候两个人在楼道里搽身而过,互相也都不会打招呼,就好像是不认识一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其实对马大犇来说,褚洧洧在他心里扮演着一个很特殊的角色,像是一个小妹妹,但却那么陌生。可每当听见她的琴声,他却能借此找到一点平静跟安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褚洧洧躲在李茫身后,寒冬里吓得脸蛋通红。她本就是厂里众多孩子里,学习和才艺都比较出众的一个,加上如今也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所以早些年那些认为她不起眼的大孩子们,如今也都在她路过的时候,纷纷忍不住多看两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了马大犇和李茫。李茫相对比较单纯一些,他的心里可能只是纯粹地觉得褚洧洧长得好看而已,但马大犇却刻意地对她闪避,至于为什么,马大犇自己也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