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警官雷叔

这一脚毫无预兆,马大犇被踢倒的地方虽然是屁股,但猛力之下,牵动刚刚康复的断腿,于是他还是踉踉跄跄地朝侧面退了几步,一下子背心撞到了单元楼道的铁门上,发出“哐当”一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适才的一番吵闹,周围的邻居大多都听到了。怕事的都关上窗户拉上窗帘躲了起来,个别上了岁数的,就都趴在窗台上朝下张望,看着热闹。看到赵二娃等人离去,马大犇又被王雷踢了一脚,不知道是哪家街坊喊了一句:“踢死这群小王八蛋,天天闹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虽然是骂人,但却骂得没错。只是马大犇觉得有点冤枉,自己明明不想打架,所以才让李茫跑去找王雷,而王雷却给了自己一脚,马大犇不解,于是问道:“雷叔,你这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怒气未消,拎着手里的扳手问马大犇道:“马大犇,你这是要干嘛,给人开瓢啊?”马大犇争辩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来了十多个人,我单枪匹马的,不找点东西防身怎么办,光挨打吗?”他的语气有点急,因为他不理解今天这事自己没有错,为什么王雷还要责怪自己。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雷说:“如果你直接用拳头和他们打,顶多算个聚众斗殴,可你要是使上家伙,那就是持械伤人了。性质就变了,你懂吗?”马大犇不说话了,他的确没想到这一层。王雷接着说:“今天还算你机灵,知道提前来通知我一声。你说我要是再晚来几分钟,你们这群小混蛋要惹出多大的事来!你一个人,再怎么狠,再手里有家伙,能是人家十几个人的对手吗?”

daocaorenshuwu.com

王雷这话说得的确没错,这么多年来,厂里的这些问题孩子,也就只有马大犇不拉帮结派了,一直单飘着,能够屹立不倒,全凭不怕死的狠劲,谁也不敢轻易招惹。而赵二娃等人之所以能迅速纠集一群人来,就是因为在外面认识了狐朋狗友,而这一点,马大犇却不屑于去做。他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就从一个小恶霸,变成了帮派分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茫在边上一直没说话,他很害怕王雷,尽管王雷从没对他怎么样。王雷冷静了片刻后对马大犇说:“你怎么惹上赵二娃了?他现在可不简单,我听说自从他哥判了之后,他就跟了个外头的人,那些人可不好惹,你将来少跟他来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哼了一声说:“那有什么了不起的,狗仗人势。今天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肯定送他一对国宝眼睛!”这句话听起来,多少有点事后撂狠话的意思。王雷却说:“你很厉害是吧?你以为外头的人就跟你们厂里一样,成天打打闹闹的就算了?那些人可都是有过案底前科的人,亡命徒你知道吗?这些人连爹妈都不认,烂命一条,你惹得起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接着说:“我听说赵二娃新跟的那个大哥,好像是最近这些年蹿红很厉害的一个人,外号叫强子,早些年我还做刑警的时候,曾经办过他的事,这家伙心狠手辣,唯利是图,这赵二娃早晚是要吃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强子?王雷的一番话引起了马大犇的注意。虽然马大犇并不是社会上的孩子,但对于这些江湖传闻,还是多少知道一点。难道说这个强子就是那个周强?前段日子砸断自己腿的那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于是马大犇问王雷道:“雷叔,你说的那个强子,是不是叫周强啊?”王雷一愣,转眼看着马大犇说道:“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马大犇慌忙说:“不认识不认识,就是听说过。”心里却默默在想,果然是周强。今天这事儿赵二娃只怕是没出到气,早晚还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这件事闹起来,周强迟早也会知道。自己和他本来就有点恩怨,如果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下落,恐怕又要起风波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到此处,马大犇的断腿又开始隐隐作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雷说:“这个周强,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十多年了,一向下手狠,然后又懂得笼络人心,所以很多社会上的小混混,要么畏惧他,要么巴结他。”他顿了顿接着说:“十多年前我就办过他的案子,那时候他还只是个替人做事的走狗,身上背了几个重伤案的嫌疑,一直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当时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一直定不了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他好像因为别的事情进去了,但那时候我就已经被下放到社区做片警了,很多事都不知道。早年间厂里那个爆炸案,据说他也撇不掉关系,但他一直不承认,也没有证据。唉!”说到此处,王雷叹了口气,好像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个遗憾一般。身为人民警察,尤其是曾经的刑警,不能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无论如何,都是一件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