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白色火球

这团无端出现的白色火球,还是让马大犇感到非常惊讶。在他看来,火焰存在是需要一定介质的,例如温度,例如助燃的气体。即便如此,人类也并不能随意地控制火焰,木言几是怎么让这团火钻进葫芦里的?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看到马大犇吃惊的表情,显得有些得意。于是他对马大犇说:“怎么样,没见过吧?现在还怀疑吗?”马大犇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摇头的意思是他没见过,点头则是因为他仍然怀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问道:“这火苗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是白色的。”木言几得意洋洋地说:“这些就是兵马显形的其中一个形态,这是最微弱的一种。人死后虽然思想消亡,但魂灵仍然会继续,它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和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产生接触,就会出现一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就好像水跟火,两者互相抵触,一旦接触,要么水灭了火,要么火把水烤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说的道理马大犇是懂的,因为学校里老师也教过类似的原理,叫做能量不灭定律。意思是说世界上的每一样东西可能都是传递能量的一种媒介,当能量在某一样东西上不再存在反应,并非是这种能量消失了,而是换了一种形态继续存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对照到木言几说的关于生死,马大犇认为这就如同一个动物死掉,烂在土里,它的肉体虽然消亡,但因为尸体的腐烂而滋养土地,土地又长出新的嫩芽树苗,那么这种滋养的方式,其实就是能量继续存在的证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的想法,似乎是佐证了先前马大犇的那番话,任何未解之谜都只是因为时候还没到,不管是哪个领域,只要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当中,那就早晚可以用相通的原理去解答。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是马大犇不明白,那团火是如何出现的,又基于什么听命于木言几的指挥。在这个过程当中,木言几并没有发出过声音,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用“念咒”等方式去影响这团火焰。火焰的燃烧和飘动本身就存在着能量,它原本应当是随机而必然的,于是木言几操纵火焰的举动看起来,就显得非常神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再加上,如果这团火就是“兵马”的话,那就这么一团微弱的火光,又如何能办到木言几说的那些事呢?换句话讲,当天自己被欺凌的时候,救下自己的,难道就是这些火焰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越想越想不通,脸上露出不解的愁容。正在思索的时候,马大犇突然感觉到从背心到后脖子的范围,突然皮肤骤紧了一下,那样的感觉很像是刚刚从游泳池出来,然后刮来一阵风一般。身上突然有种阴冷的寒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转过身来朝后看,这也是他本能下的反应,然后将手伸到后脖子上去摸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摸到。只是感觉背心上有点湿漉漉的冒冷汗。而这一转身,马大犇隔着义庄那破破烂烂的窗户,看到屋外正有零零星星大约五六个大小不一,但形态一致的白色火球,正在慢吞吞晃悠悠地朝着屋里飘了进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没有再搭理马大犇,因为来收“兵马”就是他这次来主要的工作。他看火球突然多了起来,于是就伸手拿起葫芦,用手掌托住葫芦的底部,就好像是西游记里金角大王的动作似的,然后另一只手单手做出好似剑决的手势,接着脚底下有节奏地踩着步点,那样子很像是在跳一种诡异的舞。然后,他朝着那些正在茫然飘动的火球慢慢靠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加上刚刚自己的背心莫名地冷了一下,这样的感觉无论如何都很像是鬼片里演的那样。于是他开始有点紧张,慢慢朝着墙壁的一角后退,打算躲开这些行动并不迅速的火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间木言几分别慢慢移动到这些火球的附近,虽说是火球,但那火光其实并不刺眼,感觉甚至还有些寡淡。只是在这深夜里,义庄里昏黄色的蜡烛火光照射下,环境依然是很黑暗的,于是那些火球才会看得这么分明。紧接着,木言几挨个将这些火球都控制在葫芦口的周围,接着消失不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火球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钻进了葫芦口里,而是在口子上刚碰到葫芦,就熄灭了一般。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团不大不小的火继续飘了进来,却没按照木言几的指挥去找葫芦,而是晃晃悠悠径直朝着马大犇飘了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尽管速度很慢,但马大犇还是在这狭窄的空间里难以躲闪。眼看这发着诡异的、白中带着隐约浅蓝色的火苗离自己越来越近,害怕被伤着,马大犇情急之下,就伸出手掌,朝着火苗拍打了过去。 daocaorenshuwu.com

“住手!”木言几在一边压低了嗓子叫喊道,但已经迟了,为求自保下的马大犇,已经一巴掌打在了火球上,而火球在被打到的一瞬间,就立刻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