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边缘职业

义庄里恢复到安静的状态,只剩下木言几大口喘气的声音。看样子刚才那团气流扑面而来的时候,木言几用红绳格挡,算是压制住了对方。尽管此刻马大犇对发生的一切还没回过神来,毕竟太过于颠覆自己过去的认知,但却说不出哪里不对,起码一时半会说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就这么瘫倒在脏兮兮的地上许久后,马大犇突然开口说道:“木大哥,你还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语气平静,仿佛早前那场差点动手的争执留下的不快,此刻已经全都消散了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回答道:“我还好,有点惊险,但是还好。”他的语气就没有马大犇那么平静,声音显得疲惫。马大犇说道:“那你能把你的脑袋挪一挪吗?你压到我的马小犇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赶紧把头抬了起来,这才发现刚刚倒地的时候没有注意角度,直接一头睡在了马大犇的命根子上。他觉得有些尴尬,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一边起身一边说道:“对不住啊,刚刚没注意,顺势就倒下了,没给你压坏吧。”说完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因为刚刚争斗而留下的满身灰尘。 www.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也站起来,却没有回答。气氛一度显得有些古怪,马大犇默默走到了其中一个石头台子跟前,然后坐下,一言不发。木言几也开始收拾先前因为那古怪诡异的现象而留下的一地狼藉。过了好一会木言几才开口说:“你冷不冷啊,要不要生堆火烤烤?”马大犇点点头,他心不在焉,还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daocaorenshuwu.com

于是木言几开始捡起地上那些碎掉的窗户架子,很快就在屋子中央生起来一堆火。这个城市的冬季大多是阴天,加上有地处盆地的边缘,于是那些湿气无法很快就散开,造成了冬天里总是阴冷潮湿。即便这里是南方,这样的寒冷依然让人感到难受,而这山中的夜晚,更是如此。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坐到火堆边,伸出手烤火,但看见木言几正盯着火焰发呆,他的双手还有些微微的颤抖,好像适才发生的一切,依然让他心有余悸一般。于是马大犇问道:“木大哥,以你看来,刚刚那是什么东西?”木言几苦笑着说:“还能是什么东西,是这山里的大鬼啊,它并不是某一个单独的鬼魂,而是好多微弱的亡魂凑集到一起而形成的。之所以对我们发起攻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低下头,他曾经猜测过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动手拍灭了一团火焰而导致的,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必须承认鬼魂是存在的这样一个事实。于是他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说,是因为我的关系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点点头,然后说道:“虽然我不敢肯定,但这个可能性很大。今天我来收兵马,就好像以前古时候的官兵去收编土匪一样,本来应当是安抚为主,好让对方顺从。可咱们一上来就杀了对方一个人,那你说人家还会顺从吗?它们当然要反抗了。”这样的比喻比较简单直接,马大犇倒是听得明白。毕竟刚才的一幕马大犇全程都看在了眼里,确实很难用自己学过的物理知识来解释。倘若说那些门窗胡乱撞击是因为屋外有风,那扑向自己的那团夹杂灰尘、臭味和吼叫声的家伙,那到底应该是什么,就算它因为某种理由而存在,那为什么偏偏发生在自己打灭了那团火之后呢?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接着说道:“我们这个行业,看起来好像是不被主流接受的旁门左道,是封建迷信,但很少有人真正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在我们看来,活着的和死去的,就如我们国家哲学的根本——阴阳一样,既是对立的,却又互相依存。而两者之间所产生的少量交集,就会对这两界产生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伸出一根木棍,挑动着火堆。几个火星子乍然腾空,火焰也变得更亮了一点。木言几接着说道:“这样的影响,可能有好有坏,但大部分并不算好。阴阳相隔,生死有别,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就要尽可能少去叨扰。放任自流,会出大事,但干预过多,却又会横生因果。所以,这就是我们这行人,游荡在两界边境做的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木言几说得有点悲壮,似乎是认为自己和行里人正在做一件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好事,但却总是被人误解,被人排挤。既看不上这类人,又在遇到事的时候少不了这类人的矛盾感。尽管对木言几说的关于“两个世界”的论调马大犇心存疑虑,但对于他的行为,还是默默赞许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继续说:“像我们这样行业的人,自古以来就是存在的。开创这个行业的人,正是被我们视为文明始祖的三皇五帝之一,伏羲。而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文化里,都存在着跟我们一样的人,例如西方宗教的神父或牧师,伊教的阿訇,还有我们的和尚道士,甚至是小地方的那些民间巫师,其实都在默默地充当着这样的角色。大家都是在边界上行走,用自己的手段,来调节两界相对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