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包容之心

木言几说的这些,尤其是最后一句,马大犇的确没有想过。于是马大犇说道:“木大哥,是我岁数小,说话没轻没重,你别往心里去。”木言几摇摇头说:“无所谓了,对我们的行业心存怀疑的人,你绝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你还记得吗?我曾说过,你很像我年轻时候的样子,那么倔强,有斗志。所以你尽管继续如此下去,看看将来某一天,你是不是真的能够说服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做出了态度上的妥协,却并没认输。经过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后,马大犇也无法确信自己所坚持的,就一定是正确的了,起码有很多事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想要去揭穿看破,自己还差了不少火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开始岔开话题,问木言几刚刚那个被“集中起来的大鬼”,到底是怎么被木言几收拾的。木言几拿出自己手上断裂的红绳说道:“这东西你肯定在我家也看到过,别看它是普普通通的红绳,但这红绳是经过秘法炼制的。将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都凑集到一起,让它浸泡在其中后,借天地自然的风来晾干。期间需要有一些灵性的法器来作催化加持,这样一来,这条红绳表面上看起来寻常,却对鬼怪有一定的压制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又拿起两端的钉子说:“这铁钉不但可以当做武器,有攻击作用外,还可以用来将红绳固定起来,形成一道门,一个界限。通常我们出去处理别家的事的时候,如果家里有些众生存在,就会拉绳头钉,告诉它们不可进入。而这些铜钱,其实是买路钱。遇到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的时候,之所以不肯离开,按照我们传统的说法,就是没有买路钱。所以这钱的作用就在于此,再加上铜钱本是铜器,而铜器和银器一样,对鬼怪也是存在震慑作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里的时候,木言几瞥了一眼马大犇,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当然,这种事看你怎么去理解,可能今天你听起来,又是一派胡言乱语,但没办法,我们学了一辈子这个,只能无条件地去相信祖宗留下的手艺,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马大犇又问道:“那最早出现的那些小火球,你说是残存的迷路的亡魂,这个说法可有什么依据吗?”木言几说:“在来的路上,你应该注意到了,这里除了有新修的坟墓之外,还有一些杂草乱石中的老坟。这些老坟就属于没有后人祭拜,也就是断了香火的意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指着马大犇说:“假如到了饭点,而你却没钱吃饭。你会怎么办?”马大犇一愣说道:“我就饿肚子呀,还能怎么办?”木言几点点头又说道:“那饿你一顿还行,三五顿或许也不是问题,那如果连续饿了你很长时间,你会怎么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那我肯定要自己去找吃的呀!”木言几说:“这就对了,但是亡魂和我们人不一样,它们虽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思想,但比起我们的是思考方式来说,它们其实是不具备的。也就是说,很大程度来说它们的行径更多依存于本能或者习惯。香火是亡魂赖以存在的依据,一旦断了香火,那就是断了粮草。失去香火后,它们会去抢别的坟的香火,从而出现大吃小的现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大的吞并小的,小的就自然消亡了。而这种吞噬的过程,本身也是有违天道的。所以存在戾气。你再看看这周围的环境,全是树林,阳光的照射时间会相对很少,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本身聚集阴气的可能性会更大。”木言几指手画脚地比划着,生怕自己哪个地方说得不够清楚,导致马大犇听不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接着说道:“当这样的阴气聚集到一种程度后,就形成了那些火焰的形态。而收了它们做兵马,一来可以消除戾气,二来可以帮助它们往生。”马大犇不解地问:“那它们是如何在没有火源甚至没有热量的条件下变成火焰的呢?而且为什么在听到你吹手的声音后,就自动朝着你飘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耸耸肩说:“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祖宗怎么教的,我们就怎么学。至于这当中的原理,我们也不会去深究它。只知道这么做会有用。就好像是磁铁一样,同极相斥异极相吸,这种磁场的力量我们是观察不到的,但却知道结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得似乎很有道理,只是在解答这样问题的关键点却始终缺少了一部分。马大犇心想既然这些手艺都是从古时候就流传下来的,千百年来我们人类的科技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古时候未能解答的疑问,并不是当时的人傻,只是当时的科技条件所不具备而已。那么有没有可能今晚所遇到的这些现象,自己也能想办法发现其中的玄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