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事发现场

马大犇连具体发生了什么事都没问清楚,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来在这一个星期里,木言几如约去了那家夜场会所,经过一番查看后,并未发现过多的不正常。尤其是那个出事的游泳池,因为没办法为了查事就把水给放干,可围绕了一圈后也没有发现异状。于是木言几只是纠正了之前找来的那些风水师有些偏差的风水指点后,就留了几道符咒在夜店里,说先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没出事,生意渐渐好了起来的话,就算是解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就在木言几给了对方符咒和处理完风水一周之后,夜店里还是出现了怪事。先是店里的电路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经常发生故障,有个别地方的灯管会时明时暗,有时候直接不亮。而检查总闸开关却排查不出任何问题。再然后就算是一楼保洁员的杂物房门口,总是会有股漂白剂的味道,但检查的时候发现并没发生破损,只是找不到那味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这一个星期里,还有两个员工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受伤。例如路过的时候墙上的画突然脱落,然后砸到人。例如桑拿区锅炉房加热的时候,气体喷出造成工人的烫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已经有许多流言的夜店里,在发生了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后,更加人心惶惶,有好几个员工都因为害怕,纷纷离职。客流量非但没有增加,还在继续减少,最诡异的是那个以前就出过事的游泳池,在封闭后水面上竟然开始出现一些漂浮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扫卫生的人将那些漂浮物捞起来,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些缠绕在一起的头发,还有那种散发着恶臭的油污。

稻草人书屋

吴总看没有效果,于是再次找到木言几求助。木言几也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像自己最初预想的那么简单,于是决定这个周末再去彻底调查一次,只不过这一次,他叫上了马大犇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末的时候,两人如约去了夜店,由于马大犇看上去是个半大孩子,一脸稚气,所以当吴总看木言几带来这么个人的时候,还是有些诧异。木言几也没多说,只是说这是自己的小兄弟,来帮忙的。而当天在店里的除了吴总之外,还有他们真正的老总,一个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身材不高有点肥胖,大冷天还穿着背带裤的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男人看上去虽然肥头大耳,但却笑容可掬。见到木言几和马大犇的时候,笑呵呵地来握手递烟。可他却不知道,马大犇和木言几都是不会抽烟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经过吴总的介绍,这个老总叫刘浩,大家也就都称呼为“刘总”。刘总是这间夜店的实际拥有人,吴总只是替他办事的。而吴总显然对店里近期发生的一切感到非常恼火,非常迫切想要解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总的穿着像极了一贯的暴发户,尤其是他手腕上那块金表和脖子上的一根大金链子,无一不在显示自己有钱人的身份。但他的态度却非常和气,让马大犇这种一贯有点仇富的人,对此人也没办法生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跟着木言几,先把发生事故的几个地方都检查了一边,在工人的杂物房外,马大犇的确问道一股浓烈的漂白剂的味道。木言几推开杂物间的门,发现里面除了日常用来打扫卫生的工具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木言几端着罗盘在屋子里晃荡了一圈,在他看来,如果这个地方是受到刘总和吴总口中“脏东西”所影响的话,那么罗盘的指针是会对这些东西有所感应的。但晃了一圈后指针却非常平静。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房间外,靠室外的那堵墙上,有一个小小的换气窗口,是将室内的空气往外排放的,所以那里不可能是这股味道的来源。而马大犇将鼻子凑到墙壁上闻了闻,发现那味道会变得更浓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墙壁并没有湿润,只是有些冰凉,也就不存在有人将漂白剂刷在上面的可能性。于是马大犇抬头望了一下,这个位置靠近走廊,顶上除了灯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www.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看到马大犇在细心观察,于是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怎么样大犇,你看出什么来了?”马大犇摇摇头说目前还没有发现。木言几神神秘秘地说:“这里的漂白剂味道,很可能是从那儿传下来的。”说完眼睛朝着上方看去,马大犇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在一盏吊灯的背后,有一个中央空调的出风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木言几说这番话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并且挡住了刘总和吴总的眼光。马大犇问道;“你是说这味道是从空调里传出来的?”木言几说:“很有可能,实际上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但是当时没有说。”马大犇又问:“那你既然察觉了,为什么不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