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泳池水底

关闭了排水口的泳池,理论上就是一潭死水。加上游泳池是室内的,也不存在有风刮动的可能。既然如此,那水面上都这么平静,水底下为何会有水流的感觉呢?在马大犇眼里,这样的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水底下有任何搅动,水面上都不可能连点波纹都没有。

www.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将手里抓着的红绳和钉子递给了马大犇,并在马大犇的手腕上栓了一圈,似乎是防止绳子掉进水里,然后叮嘱他抓稳,无论如何不要丢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正在纳闷:这里又没有别的东西,我好好的站在这儿,为什么会掉?正在不解之间,却听见木言几对吴总和刘总说道:“两位老总,麻烦你们开闸放水吧。”刘总点点头,然后让吴总去打开泄水的水闸,很快,大家就听见隔着地板和水面,从水底传来的咕噜噜放水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那声音来听,水流的速度其实也并没有很快,只是水池面积够大,加上水深的关系,导致水底的水压相对更大。而出水口可能稍微小了点,于是才有这样的响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手里抓着绳子,垂落到水下的绳头钉此刻看起来像是在钓鱼,而铁定本身是有一定重量的,所以沉在水底,并未收到泄水的影响而发生位置的改动。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马大犇也从起初站在池塘边的动作,改换成蹲着。此刻水已经放掉了大约五分之一,游泳池边缘的瓷砖上,也出现了被水浸泡过的痕迹,只不过那上面还沾了不少凌乱的头发丝,还有那恶臭的油污。 稻草人书屋

却就在这个时候,马大犇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上的绳子出现了一种拖拽感,低头一看,发现原本沉在水底的钉子开始缓缓朝着出水口的方向飘动,似乎是当水量减少后,出水口吸水的力量就开始显得更大一般。木言几低声对马大犇说道:“大犇,抓稳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话音刚落,马大犇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见从出水口的方向突然咕噜噜冒起来几个大大的水泡子。水泡浮动到水面上厚迅速炸开,形成涟漪。视线一下子被这突然的搅动而受到影响,就在这个时候,马大犇感觉到手上一紧,一股比较大的力量好像在水底下抓住了绳子一样,开始拖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时候马大犇一到暑假就喜欢约上李茫去厂子背后的野湖钓鱼,由于还是小孩子,没有专业的鱼竿,于是所有的抓鱼设备,都是他们俩自制的。当下的感觉,就和小时候钓鱼时鱼咬住鱼钩开始挣扎逃跑的感觉非常接近。而区别则在于,鱼是会朝着不同方向去挣脱,而且力量也并不会大到控制不了。但此刻马大犇手里的绳头钉却死死奔着出水口的方向而去,而且力量不想,不仅如此,还有越来越大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吃了一惊,迅速死死抓住绳子。水下的气泡越来越多,好像是煮沸的水,在这些翻腾的水面下,马大犇已经无法看清绳子的去向。这样的感觉很像是在拔河,两个不同方向的力量借助一条看上去很脆弱的红绳对抗着,拉拽中,红绳发出轻微的“吱吱”的声响,似乎如果双方的力量再大一些的话,它就有可能从中绷断,就好像放风筝的时候风力太大,造成风筝线断裂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尝试着把绳头钉开始往自己的方向拖起来,却发现水下的力量竟然随着他拖拽的力量而改变大小。就好像是我既不让你输,也不让你赢的感觉一样。这诡异的一幕让马大犇有点慌乱,而木言几早已发现这个情况,凑到马大犇的耳边说道:“大犇,稳住,别使劲拽,也别让它拖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所幸的是,这力量虽然不小,但并非蛮力,自己还不至于控制不住。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后,突然水面上再度冒起来几个篮球大小的水泡子后,那股拖拽里力量竟然悄然消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手里那原本绷直了的红绳,此刻看上去也慢慢垂软了下来,尽管还是一条直线的样子,但绳子上已经渐渐失去了那种紧绷的感觉。在那几个大水泡子之后,排水那呼噜噜的声音停止了,水面也在一番涟漪后,渐渐恢复平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泄水口的附近,水质却不再如先前那般清澈,而是变得有些浑浊了起来。水看上去并不是脏,而是看不透,如果说起初的水是玻璃般透明的话,那此刻出水口附近的水质,却很像是磨砂玻璃的感觉,并且还微微泛着淡黄色,在池底蓝色的瓷砖映衬下,显得黏糊糊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总在木言几身后问道:“这位大师,这是怎么回事啊?看上去咋这么不对劲呢?”他一改先前那笑脸迎人的样子,此刻语气听上去有些紧张,甚至是害怕,很显然,他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