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神秘力量

从被那股力量拖拽,直到马大犇掉进水里,整个过程也就短短一两秒钟。就在自己腾空跌落的时候,马大犇感觉到脑子里一阵莫名的眩晕感。伴随着跌落的过程,他耳朵里仿佛听见木言几以及吴总刘总在不远处因为目睹而惊呼的声音,但叫喊的什么,他却听不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在马大犇还来不及叫出声的时候,眼睛耳朵,鼻孔嘴巴里,都迅速被灌满了水。耳朵里嗡嗡作响,眼睛因为突然进水,而感到一阵刺痛,鼻子伴随着呼吸将水抽进了嗓子里,他开始咳嗽。而咳嗽却使不上劲,因为他的嘴巴里也全都是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此前马大犇也并非没有跌落水里过,尤其是小时候跟李茫去游泳的时候,也会有过跳水甚至是偶然失足的情况。但和当下不一样的是,以前那些都是自己有所预判,也就是说,当身体接触到水的时候,大脑其实是已经做好准备了。但这次却完全没有,甚至是当他挣扎着张嘴想要咳出来,却反而让水里的那些脏东西——例如头发丝和油污倒灌进喉咙里,那种异物感和臭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和喉咙,那感觉别提多难受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泄水口的位置,大约是在游泳池水深一米八的位置,而这个地方是最深的位置。原本放了一段时间的水之后,水深大概只有一米四左右了,而马大犇身高超过一米七,按理来讲,是不存在溺水的。可由于落水过于突然,池子底下有比较滑,马大犇扑腾了几下后,硬是没能站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就是只有,明明一件很简单的事,却会因为慌乱而变得情况不可预测。手上的拖拽感还在继续增加,根本就站不稳的马大犇在水下更加难以使上力气。好死不死的,之前的绳头钉又是栓在了马大犇的手腕上,令他此刻即便想要解开绳子逃脱,都非常困难。 daocaorenshuwu.com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只是几秒钟而已,可在马大犇感觉起来,似乎是有几个小时那么漫长。整个脑袋被拉在水下,耳朵里隔着水迷迷糊糊听见木言几的叫喊声和跳水的声音。紧接着,一只有力的大手一下子拎住了马大犇的衣领,然后开始往水面的方向拉扯。

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知道,这是木言几跳下水来救自己了,原本有点绝望的心情,此刻开始重燃斗志。于是他顺势使力,先想法子让脑袋伸出水面。在木言几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平衡,脚也在池子底部踩实了,于是腿上一蹬,马大犇就站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前由于连续呛了好几口水,出水后马大犇开始剧烈地咳嗽。他只感觉到自己胸腔肺部的位置,每伴随着一声咳嗽,就能够感到一阵痉挛般地扯动,而每咳一次,眼睛就随之变黑一点,似乎还能看见自己眼睛里的血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并没有帮助马大犇咳出肺里的污水,而是一把抓住拴住马大犇手上的红绳,两个人好像是在拔河一般,开始跟水下的那股神秘力量对抗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此僵持了十余秒钟,马大犇的神志也恢复了大半,他低头看着脚下的水,因为刚刚的一番搅动后,显得更加浑浊,仅仅一米多的水深,竟然完全看不到排水口附近的情况。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泄水的咕噜噜的声音戛然停止,手上那股力量,也随之消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如此,那浑浊水面之下的那只黑色的“怪手”,竟然好像不但停止了拖拽,还反而将另一头的绳头钉给扔了回来,因为木言几和马大犇都看到原本密度大于水的钉子,被丢到了木言几的脚边。而伴随着这一切的停止,排水也停了下来。现场恢复了一片安静,马大犇和木言几都只能听见自己沉重急促的呼吸,还有快速的心跳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在看来,继续站在水里似乎是一种危险的行为,于是木言几拉着马大犇回到了泳池边上,而不远处的吴总和刘总,似乎是被刚才那一幕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刘总,原本笑容可掬,此刻看来吃了惊恐,没有其他的任何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虽然已经开春,但天气依旧非常寒冷,大家身上的衣物也都比较厚实。在这样的天气下泡了水,衣服和皮肤之间那种黏糊糊的感觉,让人不舒服。木言几稍微平复了一番后,冲着不远处的吴总和刘总说道:“你们俩还愣着干嘛,没看到我们浑身湿透了,拿点干毛巾来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发火的人,但此刻他的口气听上去,似乎是有些不爽,于是也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吴总听到后,跌跌撞撞跑去取干毛巾了,而木言几则拉着马大犇,走到了刘总跟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刘总,这事儿好像不好办啊。你那个排水口里,肯定藏了什么东西。”木言几一边跺脚抖出耳朵里的水,一边语气凝重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