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黄色纸人

歇息了片刻,眼前这狼狈的两人,木言几显得就比马大犇老成许多了。看着惊魂未定的马大犇,木言几开始觉得有点好笑。于是他伸出手肘碰了碰身边垂头丧气的马大犇说道:“怎么样大犇,现在你总算是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你理解不了的东西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脸色难看,却一言不发。要说不信吧,刚刚那一幕自己的确是的难以解释,起码以他目前的知识来说,是很困难的。但你要说信吧,他认为力量的是相对的,也就是说当一种力量传来,那么一定有个发力点才有可能。游泳池和水,包括先前拴在自己手上的绳头钉,其实都是现实物质,本身并不具备发力的条件,可这些物质凑在一起,也并不应该存在玄学的条件才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苦思之下,毫无头绪。唯一能够让马大犇比较相信的,就是木言几说的,那个排水口里有东西。区别只在于木言几认为那里面存在一个非理性的东西,例如鬼怪。马大犇则认为,可能是别的东西,造成了排水口的堵塞,甚至是因为水压的关系造成了那股古怪的力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马大犇不回答,木言几只是笑了笑,然后对他说道:“接下来的事,你估计是帮不了什么忙。你就在边上看着就行,如果有危险,你就躲远点。”马大犇问道:“还会有危险吗?”木言几说:“这个就很难说了,先前那东西这么把你给拽下去,很明显是奔着要你的命而去的。能够有这么大力量的东西不算常见,加上它还能躲过我罗盘的测算,这可不是一般的鬼魂能办到的。”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刚才因为打湿了水,他的小辫已经凝成了一团。他接着说道:“一般能力很大的鬼魂,大多带着强烈的执念,例如是未完成的心愿,耽误了它的往生时间。或者说是怀着很大的怨气,留下来只为报仇。目前来看,这家伙很像是后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不对呀!”马大犇不解的问:“如果是报仇的话,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之前还有一个溺水的小孩子,也不可能是害它的人吧。这冤有头债有主,说什么也扯不到我身上来呀。”木言几呵呵一笑说道:“这不就是我要去弄明白的地方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木言几站起身来,走到自己丢在地上的包跟前。本来这包一般是不离身的,只是刚刚为了下水救马大犇,情急之下才扔在一旁的。他从包里取出三支香,一个铃铛,一块看起来像是惊堂木的东西,还有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好像是土一样的东西,但土当中却混着一些白色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

此刻出水口附近的水依旧浑浊,变得有些发黄。那样子很像是什么东西堵住了口子,甚至是将污秽物倒灌了进来一般。马大犇看见那水脏兮兮的颜色,想着自己刚刚落水后还吞了这样的水好几口,又是头发又是油污的,忍不住一阵恶心,开始作呕。 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看着他笑了笑,那样子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但他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浑浊水面的岸边,先点燃了香,然后三根香两两重叠,好像是架柴火堆似的,让它固定在了地面。因为地面是没有可以将香插入的地方的。三缕青烟冒起,上升到大约一尺的位置,就好像被气流搅乱一般。

稻草人书屋

之间木言几左手拿着那块惊堂木一样的东西,右手食指中指和拇指捏住了铃铛的把儿,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左右手按照一定规律,开始在冒起来的青烟上游走晃动。铃铛时不时地摇响,在这空旷的室内泳池里,发出阵阵清脆的回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接着,木言几有从包里取出一个黄色的小纸人来,这是一张黄色的纸剪成的,薄薄的一片,小纸人的姿势,好像是一个“大”字。木言几从瓶子里捏了一些土,洒在了小纸人上,然后用那惊堂木开始虚空从纸人的头顶到脚下,仿佛在快速地书写着什么东西,但写的什么,马大犇却完全看不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马大犇曾经看过很多香港的鬼片,里头那些道士做法,大多都会这么神神叨叨地弄一番。和眼前的木言几相比,区别只在于木言几并没有耍出那种类似武术般的舞动木剑,然后翻跟斗之类的动作,并且也没有穿那些看起来只有道士法师才会穿的黄色长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在纸人上写完之后,就将惊堂木朝着纸人的身子上一拍,发出“啪!”的一声。随后,木言几捡起纸人,在纸人的脚上稍微折了一道痕迹,就好像是折出了一个足关节一般,这样原本是纸片的纸人,此刻就能够因为这一折,而垂直站立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倘若说之前的这一切,马大犇都还能理解的话,那接下来的那一幕,却让他怎么都想不到。木言几在将纸人站立在池塘边后,就退后了两步,然后远远地摇铃。那铃声竟让好像是具备某种力量一般,每响起一次,三支香上的烟雾就随着叮铃铃的声音微微发生改变。慢慢地,烟雾随着铃声朝小纸人飘了过去,经过小纸人的阻挡后,四下分散,但却渐渐地,小纸人也微微颤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