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接近真相

马大犇曾经看过一部香港的黑帮片,但他忘记了片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片子是在讲一个年轻女人向一个黑帮头目复仇的故事。最后她设计了种种套路使得自己潜入了黑帮头子的家里,然后弄死了家里所有人,只留下了这个头目。而她最后在游泳池边上,将这个黑老大割喉,黑老大倒在了游泳池里,脖子上涌出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池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一幕,和眼前的一切,何其相似,唯一的区别只在于现如今漂在水上的,是那个黄色的纸人而已。红色的“血迹”和水池里原本浑浊的淡黄色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古怪的色彩。这种奇怪的颜色,开始好像是渐渐往水下沉一样,朝着出水口的方向缓慢地移动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放下手里的铃铛,摸出罗盘来。只见罗盘的指针正在不断旋转,但旋转的方式却比起先前要温顺了很多。早前转动的样子,像是一个愤怒的人,正在肆无忌惮的发泄,而此刻看起来,就像是此人内心的愤怒终于被揭穿,愤怒转化成了悲哀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木言几的话来说,这说明他们的调查已经开始渐渐接近真相了,相反的,之前这些种种动静,都是为了吸引他去找到真相。于是木言几站在岸边给自己一边跺脚一边拍手地念了一段咒,至于念的是什么,马大犇却一句都没听清。但他知道,这是木言几在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前,给自己护身用的。 daocaorenshuwu.com

果然当木言几念完后,呼出一口气,然后再度取出绳头钉,将它垂入了水下,这一切,就和最早的时候完全一样。 daocaorenshuwu.com

而这一次,绳头钉虽然很明显是被水下的什么东西给抓住了,但其力量却显得小了很多,也没有过度的拽扯,像是一条已经被钓到但筋疲力尽的鱼,既没有力气去挣扎,却又不甘于认命一般。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喜出望外,他朝着马大犇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笑着说:“妥了,它已经屈服了。这里发生过命案,绝对不会错。”当马大犇正想要问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时候,木言几却转过头去,盯着手上的红绳,然后开始缓缓往上拉。

稻草人书屋

随着红绳在水面一点点被扯出来,越是靠近水面,红绳的另一头就越是挣扎得厉害。但相比起最初将马大犇拉下水的那种力量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这就好像是你已经抓住了一个人,这个人想要逃,却明知道自己逃不了,于是只是在试探性地做出一些微弱抵抗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渐渐地,绳头钉被木言几完全拉出了水面,令在场所有人感到惊讶的是,绳子的另一头的铁钉上,竟然缠绕着一团大约拳头大小的、形状如同钢丝球的头发团。而自打出水之后,它就好像寻常的头发一般,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动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就在头发离开水面后,水池下的排水口似乎又开始恢复了工作,呼噜噜地继续排着水。木言几将那团头发从绳头钉上取了下来,放到地上,将罗盘凑上去看,罗盘却只是微弱的弹了几下指针,甚至分不清是不是因为手没拿稳。吴总和刘总因为有些害怕而站得远远的,于是马大犇走到木言几身边问道:“木大哥,完事了吗?”木言几点点头说:“调查的部分,基本上完事了。但这件事当中还有很多关键点没有连接起来,需要一点时间。不过目前来看,这团头发的主人是在透过这样的方式向我们传递信息,说出自己的冤屈。”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不解的表情,木言几看在眼里。此刻他对于马大犇的心态其实也给予了足够的理解。于是木言几说道:“你看地上这团头发,它也许并不是某一个人的头发,而是跟这池塘里的水相连的包括下水道里积下的很多人的头发混合在一起的。但在鬼魂力量的控制下,它是可以用来传递信息的。而鬼魂力量的大小,取决于它生前怨念或执念的大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说:“有些鬼魂,会给人一种固定的形态,例如完整的人形,但是却显得虚无缥缈,很可能一开始就给你一种它并不是人的感觉。可还有很多,正如你我一般,根本就忘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所以你看到的鬼其实跟活人没有两样,只不过形态和对每个人心理的影响,决定了你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得有点深奥,马大犇需要时间去推敲跟理解。不过木言几补充了一句说:“你凭什么确定,你一生所遇到的,又全都是人呢?”说完他指着那团头发接着道:“头发是不会溶于水的,而水又是一种可以隔绝空气的东西,换句话说,这里的鬼魂肯定是死在水里,并且被死亡的介质所禁锢。举了例子来说,如果有一个人在眼前这个游泳池里淹死了,造成他死亡的并不是游泳池,而是里面的水。水就成了死亡的介质,那么由此可以推断出,只要跟这里排水管道相通的整栋楼能通水的部分,都非常有可能是这个鬼魂死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