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兵马指路

剩下的时间里,马大犇的确也帮不上什么,因为他今天来原本就不是为了帮忙,甚至多少有点凑凑热闹之嫌。于是木言几问吴总找来了这栋楼房的水电分布图,发现除了裙楼之外,高层的住户竟然有数百家之多,这如果要挨个查找,不知道何年何月。 www.daocaorenshuwu.com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对于木言几这种江湖上的人来说,办法自然是有的,只不过会花点时间。这时候,最初从水里捞起来的那些油污状的东西,此刻就成了关键。木言几认为,那油污上附有那种专属于“鬼魂”的恶臭,意味着它很可能和这个鬼魂的本主有某种直接联系,甚至很可能就是来自于它的身上。 稻草人书屋

此话一出,马大犇开始有点不高兴了,要知道先前自己落水,可是吞了不少这样的污水。而照木言几说的意思,自己算是把死人身上的东西给吃到了肚子里。想到此处,忍不住一阵作呕,却又吐不出什么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将那些油污凑到一块,然后照例开始做他的那一套“法事”。他用兵马为指引,将油污和兵马关联到一起,如此一来,点香飘动的方向,就是兵马带领着他去寻找的方向。他称之为“兵马香”。其原理大概就跟警犬搜寻毒品一样,只是这种非理性的烟雾能够带路,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马大犇陪着木言几一层楼一层楼地爬着,途中手里的兵马香已经烧尽了两三轮,终于在这栋楼的二十层的主下水管道口,烟雾不再继续往上,而是直奔着管道而去。烟雾撞击在有些生锈的管子上,四下散开,无论木言几如何改变自己的位置,烟雾都死死朝着那个方向而去,看上去好像非常笃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谢过兵马,将香插在楼梯间里任其自己燃烧完毕,而他则拿出罗盘,凑到管道附近查看。木言几告诉马大犇,这现代房屋的建造结构,大多都是钢筋混凝土。金属的东西会对罗盘的指针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并不会很大,所以这时候观察罗盘,更多就要凭着自己的多年经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有些不懂,这种所谓“灵性”的东西,是如何对机械化的罗盘产生影响的?木言几说他也不知道,先生怎么教,他就怎么学。不过罗盘的指针和指南针的原理完全一样,而指南针之所以只指向南北方向,是因为地球本身存在的磁场。所以换个角度来说,鬼魂或许就是某种具备影响磁场的能量,我们直接是感受不到的,而透过例如罗盘这样的工具,或许就能察觉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的话让马大犇觉得,尽管他是个玄门中人,但其实并没有否定或是排斥科学,想到这里,他微微有些惭愧。也许是立场的不同,在玄学的人看起来,许多东西是可以共存的,但是在科学看来,真理却必须是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蹲在水管跟前,烧香祝祷,做了一场简单的“法事”。折腾完毕后,天也黑了下来,已经在这里忙活了一整天,总算是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而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通知警察来查出水管里的真相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问木言几这水管里到底有什么,木言几说:“这个可能性很多了,总之是和死人有关的。有可能是来自于死者的一些贴身东西,甚至是死者本身。这种破案的事我们做不了,也没权利去做。所以还是靠警察同志。”整理了一下衣物和现场的东西,木言几提出回去会所里,然后报警,打个匿名报警电话就行了,剩下的咱们也管不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木大哥,我有个非常熟悉的警官,需不需要我给他打电话说说这件事?”木言几道:“非常熟?有多熟?”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一边下楼,一边聊着。 稻草人书屋

“你也知道,我是个挺调皮的孩子,所以小时候没少给家里惹祸。这个警官,是我以前的教化员,说白了就是派出所里那些给走了歪路的孩子约束行为进行思想教育的人。”马大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木言几说:“可你都说人家是派出所的了,这种案子派出所管治安的警察也插不上手啊,而且你找人来怎么说,说你是跟着一江湖神棍,然后用烧香指路的方式查到的吗?人家凭什么要信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完他嘲讽地一笑,似乎这样类似的事情木言几早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而求助于警察的时候,却常常碍于自己尴尬的身份,而难以说服警方。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警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了解到这么清楚,反而将自己列为嫌疑人之一。 www.daocaorenshuwu.com

到时候,即便能够洗脱嫌疑,免不了也会被盘问很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这个警官在来派出所之前就是一个刑警,专门办大案子的。被下放好像也是因为在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因为看不惯罪犯的嚣张,所以动手打人,把人家给打成重伤了。这是警队对他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