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匿名报警

由于木言几打匿名报警电话的时候,马大犇并没有听见他是怎么说的,于是有些好奇,就问了问木言几。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忙活了一天,虽然算不上危险重重,但好歹称得上是惊心动魄,俩人身上那还没干透的衣服就是最好的证明。此刻也都饿坏了,于是一边狼吞虎咽,木言几一边说道:“这个嘛,还是得讲究点技巧才行。首先你不能实情相告,否则警方会猜测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你只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偶然看到不解现象的路人,说得越是模糊离奇,越是能让人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学着武侠片里的动作,放下筷子,但嘴里还包着一大口饭,双手抱拳说道:“愿闻其详!”木言几接着说道:“我就告诉接线员,说我是那栋楼的住户,发现自己家水管堵住了,于是去检查排水管。却发现里面渗出了古怪恶臭的液体,好像是血迹,然后怀疑里面有尸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夹了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接着说:“你想想这接线员每天要接多少个报警电话?我敢说她只要跟你聊上几句,基本上就能判断出你要说的大概是什么事。但命案这种事,可能好长时间都遇不到,所以只要我这么一说,人家必然会引起重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说:“可是人家也有可能认为你是在夸大其词,甚至是报假警啊!”木言几笑着说:“所以说你小子嫩,经验少。我当然知道人家会有这样的怀疑,于是我会告诉对方,这栋楼曾经有传闻发生过命案,但一直没找到尸体,会不会就藏在下水管道里。而且一定要强调自己是直接受害者,也是第一个发现的人,让对方察觉到如果失去了这条线上,很可能就成了悬案。这样一来,就算是心存疑虑,他们也一定会重视起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又说:“那照你这么说,我无凭无据地也能去报这种警了?倘若我瞧一个人不顺眼,我是不是也可以像你这样编造一个事实去骗警察,然后让警察上门找他去?”木言几说:“那性质当然不一样,首先我没有说谎骗人,我顶多算是夸大了事实。或者说,我是把我的怀疑当做事实一样告诉了警察,这是合理合法的,如果没有死人就是万幸,而一旦真如我说的那样,那我就是英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平白无故就这么相信你,警察也不问问你的姓名什么的吗?”马大犇虽然有点迟疑,但他仍旧觉得木言几说得在理。木言几竖起大拇指说道:“兄弟,你这个问题才算是问道点上了。你知道线人和嫌疑人之间的区别在于什么吗?就在于警察知不知道你是谁,了不了解你是干什么的。所以警察这么问我的时候,我会一副为难至极的样子说我只是个小老百姓,这种事能躲多远躲多远,只是正义和良知促使我来打这个报警电话之类的屁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笑了起来,没看出来眼前这个模样有点浪的木言几,竟然对付起警察来,方法一套一套的。只听木言几接着说道:“随后我就会挂了电话,很可能挂电话之前会再强调一次,让他们尽快派人调查,否则就晚了。让他们察觉到这件事的刻不容缓,当然如果你的语气能够装得再焦急一些,那就更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这番话,木言几伸手到自己包里,拿出来一千块钱,然后放到了马大犇的跟前。马大犇不解地问:“木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木言几说:“今天你虽然是来凑热闹,但好歹也参与其中,算是帮了我的忙,这是理应分给你的一部分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当然不肯收下,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能顶上一般家庭一个月的总收入了。但马大犇有点生气地说:“木大哥,你这就是瞧不起我了,别说我没帮上什么,就算真帮上了,我也不能收你这钱。我拿你当朋友,朋友之间可不是用钱来打发的。”

daocaorenshuwu.com

说罢,马大犇做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并且有些生气。木言几却不以为然,继续吃他的饭,一边吃一边说道:“大犇,这绝不是瞧不起你,恰恰相反,正是瞧得起你才这么做的。虽然都说金钱维系的关系不会太久,但没有金钱,甚至都无法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给自己舀了一碗三鲜汤,然后接着说:“今天给你这钱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江湖规矩而已。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凡事都讲个因果。所谓事出有因,有因必果,而正因为因果之间的某一环出了问题,才会找到我们这样的人。而我们要做的就跟今天把那游泳池的出水口弄通一样,让原本堵塞的因果关系重新建立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得有些深奥,但马大犇却觉得他很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