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科学释疑

木言几之所以有此一问,很显然,今天发生的一切他认为马大犇是无法解答出来的。毕竟和早前在义庄不一样,马大犇今天是切切实实被拉下了水,感受应该很深刻才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对于马大犇而言,尽管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让自己感到难解和吃惊,但他始终认为还是会有一定的道理可循。自己被拉下水的那一刻,如果只是寻常的排水口的吸力所致的话,听上去似乎太勉强。毕竟马大犇是个一百多斤的人,在水底下因为水本身的阻力,想要将力量传到水面上,这原本就会被削弱很多,在如此前提之下,竟然还能够将马大犇拉了个腾空飞起,当时那股力量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对此,马大犇只能有一个解释:假设当时的排水口本身由于头发,油污等东西造成了严重的堵塞,可能只有一丁点缝隙在往外出水。这样会造成排水口的水压因为堵塞的关系而内外失衡。那么垂在水下的那一头绳头钉是的确有可能被缓缓地吸引过去。 daocaorenshuwu.com

由于起初的时候是马大犇眼看着将游泳池的水排放掉一部分的,所以至少在这个过程中,排水口是并没有发生堵塞的,那么后来不仅堵上了还形成了倒灌,水也因此变得污秽不堪的时候,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排水过程中,那些污物造成了堵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是在水池这么大的容积之下,水压对小小排水口形成的压力会与堵塞的另外一头——也就是管道内的空气形成一个强烈的压差比,当这种内外压力到达一定反差的时候,较弱的一方就会瞬间形成崩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一边跟木言几阐述自己的想法,一边形容道:“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用针扎破了一个吹得很胀的气球,气球并不会因为扎了孔而逐渐泄气,而是一股脑因为压力的释放而形成气球的爆炸同样的道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没学过这些物理知识,他甚至连正式上学的经历都不曾有过。但马大犇在描述的时候,也尽可能选择了他能够听懂的方式,加上自身根据描述的联想,木言几不得不暗暗点头,马大犇说得有道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道理发生的时机显得过于巧合:例如凭什么就偏偏那个时候堵上了,又偏偏在另一个时刻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马大犇却解答不出来,他毕竟只是个高中生,而所谓巧合就是恰逢其会,根本就无从预料。于是马大犇绕开了这个问题,接着说道:“当压差比足够大,而通道又非常小的时候,因为空气和水互相压力寻求一个平衡点,那么较强一侧的压力就会迅速释放,而我很有可能就是被当时释放时所形成的吸力给拽扯进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至于此,马大犇有些迟疑。尽管他说的这个原理是不错的,可却无法解释当时自己落水的时候,手上所感受到的那种明显不是自然吸力,而是有什么东西拔河般拽扯的力量,否则区区那样高度的水池,自己怎么可能试了好几次都站不起来,还因此喝了很多污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到这里,马大犇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汤碗,碗里那三鲜汤飘起来的油花子,忍不住又是一阵干呕。木言几看着小子无端端就开始作呕,他当然不知道马大犇想到了什么,于是就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啊,是吃撑了,还是怀孕了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完,木言几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陶醉于自己那机智的幽默感当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擦了擦因为作呕而涌出的眼泪,然后瞪了木言几一眼,继续说道:“总之,那股瞬间形成的压力导致了我落水,而水下的环境也同样因为压力产生出吸力,形成了一个暗流旋涡的作用,所以我才无法站起身来。”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收起笑容,然后问道:“那我后来丢的小纸人,你还记得吗?”马大犇点点头没印象太深,怎能忘记。木言几接着说:“这个小纸人是拍过咒的,在我们行里,有点像是扶乩,意思是招请鬼魂附身在上面,然后用稍微具体的形态来告诉我事情的性质。”木言几解释说,扶乩是一种玄学手艺,请神问事查事,也算是比较常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他接着说道:“纸人在水面漂浮,背后流血,那不就是鬼魂借纸人的身子在告诉我,它其实是被杀害的吗?”说罢木言几取出一根牙签咬在嘴里,那样子似乎是在说:看吧,事实摆在眼前,你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稻草人书屋

对于那一幕,马大犇印象深刻,且不论“扶乩”这样的说法究竟成不成立,单单是纸人冒出血迹来,这就足以让人觉得惊讶。可马大犇却觉得,血液的形成是一种生理上的形态,若非血肉之躯,又怎能产生出血液来?就算真的像木言几说的那样,排水口里有一个死去的“亡魂”,甚至是有尸体的一部分,那么经过如此长久的水的浸泡后,血液也早就已经稀世掉了。当“水”、“纸人”、“血液”三者缺一不可的情况下,既然“血液”是需要最终求证的疑问,那么问题就肯定出在“水”或者“纸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