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大案告破

马大犇的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木言几,自己已经掌握了其中玄机,于是木言几也不由得收起了刚才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马大犇说道:“木大哥,我原本一直很疑惑为什么纸人在水里会流血,直到我看到你这瓶子里的东西,我才完全明白了。”木言几不语,拿出嘴里的牙签,等待着马大犇说出结论。马大犇呵呵笑着说:“这下完全能说通了,妙啊!真妙!”木言几有些着急了,对马大犇说道:“喂,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装模作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语气有些着急,既希望马大犇能够说服自己,又害怕被说服,相当矛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马大犇在桌上铺了一张卫生纸,然后对木言几说道:“木大哥,我给你演示一下。”说完他夹起三鲜汤里的一块猪肉片,然后放在了纸巾上。接着从茶杯里用筷子沾了点茶水,也滴在了纸巾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不知道他要干嘛,只是疑惑地看着。马大犇又用指甲挖出了一点瓶子里的坟土,先洒在了猪肉片上,几秒钟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经过水分的晕染,肉片上沾了坟土的区域,竟然放射状开始出现蓝色的汁水。就好像是有人在上面滴了一滴蓝墨水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有些吃惊,指着猪肉片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马大犇嘿嘿一笑,并不回答。木言几接着说道:“你是说如果有肉体也就是尸体在的话,会变成蓝色对吗?可那是人又不是猪,没准猪肉是蓝色,人肉就是红色啊!”说完这句,他也自觉说了句蠢话,于是立刻闭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又依样画葫芦,洒了一点坟土到先前浸泡了茶水的纸巾上。这下子,纸巾被打湿的部分,开始晕染成紫红色,随后颜色越来越深,如同血迹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拍了拍手上的土,笑嘻嘻地看着木言几,然后说道:“木大哥,我可不是在怀疑你手艺,我觉得你自有你的长处。而今天纸人流血这件事,其实说穿了,根本的关键就在你这瓶坟土上。”他指了指那个小瓶子接着说道:“这坟土就是寻常的泥土,不足为奇,玄机就出在这些白色的小颗粒上。你刚刚说了,坟土要经过你们的祭炼后才会使用,我试问一下,你们祭炼的步骤具体是哪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木言几有点慌张,言语急促地说:“这种门道里的东西怎么能随便跟人说,总之会用到好几样东西,主要就是香灰,还有一些植物的叶子。”马大犇一拍桌子说道:“这就对了,据我所知香是用香粉和木屑等材料做的,我闻过你们那里的香,还有种药材味道。在这个过程中,经过化学反应形成了这白色的小颗粒,虽然我不确定它是什么,但一定是含有一种叫做‘酚’的东西,它是一种结晶状的物质,正是它改变了水的颜色。”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听不懂,茫然摇头。马大犇解释道:“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化学问题。很像你们玄学里讲的阴阳一样,在化学里,阴阳所对应的,应当就是酸碱。而这种物质能够在遇到酸性的时候出现蓝色,遇到碱性的时候出现红色。那个纸人在下水之前按照你的手法是洒了坟土的,也就沾上了这些东西,而浸泡之后变红,那说明游泳池里的水,呈碱性状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得有点激动,并不是因为揭穿了木言几纸人流血背后的“把戏”,而是通过验证,得到了一个自己最渴求的答案。从上了高中开始,学校里就会学习物理化学,这两堂课都是马大犇比较喜欢的,尤其是化学,那些有趣的实验常常让马大犇觉得好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课堂上老师也曾经用化学试纸跟同学们讲过酸碱的问题,那个试纸就含有“酚”,是用来检测酸碱性的一个常用的手段。当马大犇正在高兴自己所学的东西没有还给老师的时候,木言几又问道:“你说的什么酸什么碱我可不懂,就算是你刚刚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化学反应,那么你凭什么认为那里的水就是碱性的,它就不能是酸性的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急了,开始有些强词夺理。马大犇也不生气,耐心地解释道:“木大哥,你还记不记得今天咱们最早的时候,曾经去了那个杂物间?”木言几一愣,然后说:“记得啊,那又怎么样,这两个地方都不在同一处,有什么好类比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大犇说:“咱们在那里闻到了一股比较浓烈的漂白剂的味道,你当时还跟我说,很有可能是空调循环的问题。那么既然空调的水管跟游泳池的排水沟互相是相通的,所以理论上来说,你推测的命案地点,也有可能出现在空调的水管之内,你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