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地下生意

开门之人,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染了一头黄色的头发,可由于染发后头发又长出来不少,于是发根部分,还是露出不少黑色。他开门后先是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炮爷”,随后就把目光留在了木言几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他的样子来看,似乎是在努力辨认木言几到底谁,仿佛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一般。而木言几却刻意避开了这个黄毛的眼光,因为虽然对方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是木言几却认得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黄毛,正是当天在河神庙跟前围殴马大犇之人,也是马大犇最早与之结怨的龙哥。当日木言几搭救马大犇的时候,其实是藏在不远处的小树林里,然后指挥兵马动的手。尽管是躲在暗处,但他实在无法确保当日混乱中,这位龙哥有没有看见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言几打定主意,如果对方认出自己来,那么就打死不承认。反正已经时隔小半年,就算见过也仅仅是一面而已,且当时天色已经昏黑,只要自己不认,应该没有问题。只不过这却让木言几想到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这个龙哥称呼刘总为“炮爷”的话,那么他肯定就是刘总手底下的人。而龙哥又是马大犇口中那个“周强”的小弟,如此说来,这三人应当就是一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句话说,龙哥是小混混,周强是帮派小头目,那这个刘总看上去似乎名望更大,以此类推,刘总表面随和,其实背地里也是帮派分子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样的想法让木言几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刘总,这些日子接触了不少次,刘总给木言几的感觉始终都是一副土大款人傻钱多的样子,而他却对眼前的这些小弟,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威严,这幅模样,和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感觉完全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已至此,木言几也不能因为这些原因而临时离开,于是他随着刘总进了门。门内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小套间的客厅,有四五个内门,每个门口都坐着一个好像龙哥这样的人。除此之外,整个客厅里空空荡荡,地上满是喝光的水瓶和丢弃的烟蒂。房间里烟雾缭绕,似乎这里的人抽烟从未断过,天花板上那刺眼的灯光,在烟雾中,看起来相当迷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刘总走到屋子中间,双手揣在裤兜里,将自己那彰显土豪气息的鳄鱼皮包夹在腋下,然后问在场的那些人说:“客人多吗?有什么事儿发生没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有!”“没事儿!”“都好着呢!”众人七嘴八舌抢着回答。从这个举动来看,似乎这些人都抢着要在刘总面前表现自己,也就是说,木言几的猜测应该是不错,这个刘总在这群人当中,算得上是德高望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从刘总问“客人多吗”木言几判断,这里应当是一个服务性质的场所,否则为什么要称“客人”呢?而他问“发生什么事没有”,也就意味着他更在意这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木言几看过之前刘总的其他场子,虽然像夜总会这种娱乐场所难免有些猫腻的东西,但也不至于糟糕到哪去,所以他嘴里的“事”,大概是说有没有人闹事砸场子之类的吧。

daocaorenshuwu.com

正想着呢,刘总转身对木言几说道:“木大师,这地方就是我最后一个场子,你可能也发现了,这地方隐蔽,没有自然采光,也不算通风,所以还希望您从风水角度,指点指点,让生意好一点,太平一点。” 稻草人书屋

木言几有点不解,于是问道:“太平?这里难道不太平吗?”刘总嘿嘿憨笑着,却并没有回答,只是走到其中一扇门跟前,让门口的人用钥匙打开房门。木言几正想着这门中门都还得上锁,你是有多怕自己的东西被人偷的时候,门打开了,里头传来喧哗的声音。诺大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好像台球台子一样的大桌子,桌子边围了一圈坐满了人,桌上放着不少人民币,每个人都在等着桌子中央一个骰盅被打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这一刻,木言几才算是明白了。这里哪里是什么服务行业的场子,这里是一个赌场!一个地下赌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刘总拍着木言几的肩膀说道:“木大师,不瞒您说,这正当的钱,实在不好挣。我有些门路,能聚拢一些喜欢玩的朋友,大家也都输得起。”木言几在开门的时候就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于是当刘总跟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没能回过神来。这种地下赌场的样子,在此之前,他只是在那些香港电影里见过,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偏远僻静的地下车库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些挥金如土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总接着说道:“我这里是个小场子,只有三个庄家,您看到的这个是玩骰子的,另外两个,一个是玩牌的,一个是玩转盘的。我呢,就是提供给大家一个消遣娱乐的地方,从中抽点成,这些在场的小兄弟都是替我做事的,都是辛苦钱,您也别见怪,这世道啊,不好混。”刘总如此说着,似乎是在向木言几传达一个事实:我是被逼,才来开这个赌档。